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聂先生又苏又撩在线阅读 - 第1152章 歌与顾沉:小凤凰

第1152章 歌与顾沉:小凤凰

        闻着饭香,翁千歌拢着半湿的长发过来,吸了吸鼻子。

        “好香。

        熬的什么粥?”

        “海鲜粥。”

        顾沉回她,扭头一看,立即皱了眉。

        “都多大了,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这是什么天气,就顶着湿发出来。”

        “没事。”

        翁千歌浑然不在意,“自己会干的。”

        呵。

        顾沉不赞同,“你头发又厚又多,等自然干天都要亮了。”

        一边说,一边取了毛巾来,拢住她的头发,细细替她擦着。

        翁千歌很受用,也不推辞。

        “等我把披肩脱了。”

        纱织披肩里面,是件半截的瑜伽服。

        顾沉站在她身后,看到从瑜伽服背部露出来的半个肩胛部。

        隐隐绰绰的,露出个纹身。

        火红的,小小的挺精致。

        顾沉眼神一暗,情绪莫名,但显然并不是愉悦。

        察觉到他停了下来,翁千歌扭头看他,“怎么了?”

        “没事。”

        顾沉继续给她擦头发,像是随口问起。

        “你背上,有个纹身。”

        “……”翁千歌顿住。

        哦,瑜伽服背后是个x形,没盖住肩胛部,露出了纹身:那只小凤凰。

        她想起来,以前顾沉非常不喜欢她这个纹身。

        每次做那种事,尤其是她背对他时,纹身在他眼底展露无疑,他就会异常凶狠。

        “好好的,为什么纹个纹身?”

        他这样问时,是带着气的。

        翁千歌每每背对着他翻白眼,她哪儿知道?

        她要是记得,还不去找那个前任算账?

        再者,顾沉凭什么这么质问她?

        她的纹身只有那么一点点大,而他呢?

        身上纹那么一条大龙!只许州官放火?

        可笑。

        于是,翁千歌的脾气只有更臭,“管的着吗?

        我的背是我的,我想干什么干什么。”

        接下来,便迎来顾沉发狠般的折磨……现今,又听到他提起纹身。

        翁千歌只有无奈,骂是骂不出来了,反而说了实话。

        翁千歌点点头,“嗯,是有。

        不过,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在哪儿纹的了。”

        顾沉眯了眯眼,“那看来,是在加国的事。”

        “……嗯。”

        翁千歌失笑,“或许是吧。”

        她在加国有过一段恋情,还有过一个孩子。

        虽然不记得了,但每每想起,翁千歌都会想,她应该是很爱那个人的。

        否则,以她的性子,怎么会和他同居,还怀了孕。

        头发擦的不滴水了,顾沉再拿吹风机给她吹了下,吹到七八成干。

        “差不多行了。”

        忙完这个,顾沉去盛了粥,配着清爽的小菜,放在翁千歌面前。

        “刚退烧,吃这个好消化。”

        “嗯。”

        翁千歌被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满足的像只慵懒的小猫。

        朝顾沉竖起大拇指,“一级棒!”

        这话是真心的。

        顾沉的精力出奇的好,明明人人都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

        翁千歌觉得自己只能做好一件事,可顾沉不但把工作做的出色,还能兼顾家务。

        这样的男人,过去未来都属于打着灯笼难找那一挂的。

        从小出生在豪门,翁千歌身边反正是不存在这样的物种。

        想来封筱筱的前男友祁俊彦足够好了,可和顾沉一比,那就差点意思了。

        这么想着,翁千歌不由多看了顾沉两眼。

        也许是因为离婚了的缘故,从那段关系脱离出来,成为了旁观者,她反而能清晰而理智的看待顾沉,发现他的优点了。

        顾沉捕捉到她的视线,“怎么了?

        我脸上有什么?”

        想要看他,又不好好看,偷瞄什么呢?

        “嘻嘻。”

        翁千歌笑起来,因为最近两人相处的不错,也能开玩笑了。

        “我是在想,顾沉哥你这么‘贤惠’,不知道以后会找个什么样的嫂子,嗯,不过呢,不管是谁,那他可是捡到宝了。”

        宝,她这样形容他。

        顾沉心上一阵轻快,暗暗道,这个宝让你捡了好不好?

        可这话,他不敢说。

        不但不敢,情绪也跟着低落。

        他的前妻,还想着给他找个老婆呢。

        所以,她虽然不像以前那样讨厌他了,但是,也并不喜欢!顾沉低头喝粥,是他做的还不够。

        不着急,他早就有心理准备。

        她觉得他贤惠是不是?

        把她泡在他做的蜜罐里,总有一天,能把她的骨头给泡酥了。

        ……第二天,翁千歌身体大好,说什么也不肯继续休息。

        她是来工作的,要是一直躺着算怎么回事?

        顾沉拿她没有办法,只好由着她。

        这次的事情,受伤的工人不少,顾沉来有一半为的就是做好安抚。

        安抚要是做不好,事情一旦发酵,如今这个网络时代,舆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觑。

        尽管擎天摆出了诚意,但并不是每个受伤工人都买账。

        一来,他们的确是受害者,二来,这其中也不乏有借此想要发一笔横财的。

        一整天下来,翁千歌跟在顾沉身后,看他风度翩翩,姿态却又摆的很低,她这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这么些年,她总是跟封筱筱说,顾沉是为了继承权才委屈求全娶的她。

        她挺看不起他的。

        一个男人,丢弃了尊严只为了利益,自然得不到她的尊重。

        是以,结婚那些年,翁千歌指使起顾沉来,丝毫不手软。

        总觉得,这就是他该的。

        也盼着,有一天他会受不了,摆脱了她。

        这些日子来,翁千歌充当他的助理,和他吃住、工作在一起,却意外的见到了他很多面。

        他的能力是一方面,毅力更是惊人。

        她才跟他一起工作多久?

        见到的怕只是微不足道的部分。

        翁家是海城豪门不假,但这些年来,在顾沉手上,翁家得以发展、扩大,如今提起翁家,在海城已是首屈一指。

        翁千歌默默凝望着顾沉,擎天能有今天,他背后付出了多少?

        又遭受过多少冷遇和白眼?

        只怕是,不计其数。

        而她亲身掌管了擎天几个月,更是清楚,要做好总裁这个位子,还要经历数不清的勾心斗角,阴谋算计……桩桩件件,想起来头皮都发麻。

        眼下这户人家,算是比较难缠的,死咬住不松口。

        眼看着,不大讹诈一比,不肯罢休。

        翁千歌翻了翻手上的资料,下肢胫骨骨折,做过了手术,三个月到半年可以恢复。

        擎天承担了所有费用,也包括了务工费,另外还有经济和精神补偿,数额已经很良心。

        “我好好一个儿子,让你们弄成残废!你们休想拿这几个钱就打发了!”

        伤者的母亲尖细的声音险些刺破耳膜,听着非常不舒服。

        翁千歌终于是忍不住:“这几个钱?

        呵,这位太太,你管这叫几个钱?

        请问,你这辈子见过这么多钱吗?”

        “!”

        “你说什么!”

        中年女人一下子被踩到了痛脚,蹦了起来,直愣愣的冲到翁千歌面前。

        “吸人血的资本家!你也断一条腿试试!”

        翁千歌吓了一跳,顾沉匆忙挡在她面前。

        脸色已然沉了下去。

        “这位太太,请你好好说话!”

        “说?

        你们不肯给钱,还说个屁!”

        中年女人恼羞成怒,这种颠倒是非的话都说了出来。

        “滚!现在马山给我滚!”

        卓跃想要从中周旋,“别,我们不是还在商量……”“商量个屁!”

        女人气的不得了,“你们滚不滚?”

        她这副撒泼的样子,把翁千歌的犟脾气彻底给勾了上来。

        “说到底,你不就是想狮子大开口吗?

        任何工地都会有意外,我们给的补偿合情合理,已经是超额了!我奉劝你一句,人心不足蛇吞象!小心到头来一场空!”

        “岂有此理!”

        女人回头招呼一声,“孩子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