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8章 大战前的准备

第28章 大战前的准备

        凤吟镇,六月底,晴。

        雨季已经过去,作为一个在山谷盆地中建立起来的城市,这个时节简直如同火炉一般。

        时值正午,风干物燥,如非必要,没人愿意在这个时间出门,凤吟镇的国庙更是人际袅袅。

        大齐是一个道教正统的国度,虽然也偶尔有类似东岳庙这种单独供奉的神庙,可稍大些的城市附近还是会建立一个国庙,供奉大部分道教主神。

        凤吟镇作为边陲重镇,当然有一个国庙。

        春困夏乏,国庙正殿中,三清神像之下,小道童清风正在打瞌睡。

        可国庙总归规模大些,守着正殿的可不止一个道童。

        另一个道号明月的道童将他推醒。

        “师弟,精神些,你没听说么?和略镇的东岳庙出了一个夯货,每次都往功德箱里丢厉鬼。”

        清风揉了揉眼,冷哼一声:“也就东岳大帝那和善的性子,换我们三清道祖,他敢!?”

        明月又劝道:“近日和略镇出了大事,师父师兄他们都赶去支援了,庙内现在没什么战力,我们还是谨慎些好。”

        清风撇了撇嘴:“咱俩就这个水平,真要有人冲撞神庙,我们也拦不住呀。”

        “哈哈,小师父倒是个明白人,可你俩拦不住是一回事,没有拦又是另一回事喔。”

        一道爽朗的笑声在宫殿里响起,两个道童抬眼看去,一个浓眉大眼穿着不合身长衫,一副书生打扮的青年男子正站在门口,冲他们俩微笑致意。

        清风扫了一眼书生的打扮,心中已断定是个穷酸,不屑的撇了撇嘴:“拜了这么久的三清,也没见哪位老爷显灵,我何必装模作样,我还年轻,万一真出了事,下半辈子就没着落了。”

        明月苦笑,行礼道:“这位先生有礼,师弟顽劣,请勿放在心上。”

        书生点了点头,并不在意。

        他走向神像,恭谨的鞠躬行礼。

        清风越发有些不屑。

        这家伙不光看着愣,人也蠢,拜神不跪,实在没规没矩,怎么会有神灵庇佑。

        那书生拜完,在那小声念叨,清风明月自小修道,有些修为,听见了书生的话,面色不由古怪了起来。

        只听那书生说:“三清道祖见谅,实在是以前没进过国庙,不知道大帝在哪,但这孝敬应该是一样的吧。

        小的真的很尊敬您三位,马勉他们都打发回冥界了,自己徒步上山,就是为了不惊扰圣驾。

        您三位要么帮忙联系一下大帝?我有急事找他。”

        礼毕。

        书生从背后的包袱里掏出了一道锁链,在两个道童不解的目光中,从锁链里取出了个什么东西。

        这这这……清风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他虽然看不见魂魄,但灵魂中的威压感让他极其熟悉,像极了化神境师父的威势。

        这个落魄的书生,居然有化神境修为的魂魄!?

        他,他要干什么!?

        三清殿的氛围凝重了许多,清风明月隐隐觉得,神像好像露出了生气的表情。

        还未等他们回过神,殿外一阵鸡飞狗跳。

        “大帝,大帝!您去哪儿呀!”

        清风明月隐隐看到了一道身着缥缈青衣的身影闯入正殿,转瞬又不见踪影。

        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个浓眉大眼的书生。

        宫殿里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清风眨了眨眼:“刚刚,那是东岳大帝的神像吧?”

        明月点了点头:“应该是……”

        清风又眨了眨眼:“道祖是不是生气了?”

        明月抬头看向神像,不由打了个哆嗦:“你一定看错了,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个先天境的修士闯入正殿:“东岳大帝刚刚显灵,神像从神殿消失了,祂是否来过?”

        两个道童对视一眼,又抬头看了眼道祖,一齐摇了摇头。

        刚刚三清殿,什么都没有发生。

        “孔寒安,你越发出息了呀!”

        国庙外,大帝咬牙切齿,怒视孔寒安。

        这小子今天丢人丢到道祖那去了,简直岂有此理。

        孔寒安虎躯一震,纳头便拜。

        “大帝,救命啊!和略镇辣么多条人命,就指着您了!”

        大帝气笑了,指了指孔寒安:“不是让你离阴风山远点,不要招惹么,这不都是你惹出来的麻烦?”

        孔寒安茫然抬起头,一脸无辜:“大帝,您说啥?不是您让我早做打算么?面对威胁,要把它掐灭在萌芽之中,没错呀。”

        大帝踢了孔寒安这惫怠货一脚,笑骂道:“少和我皮,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阴风山后面那位,我们自会给你挡一阵子,和略镇那边也不用担心,但后面的麻烦,你得自己收拾好。”

        言罢,又丢下一卷书卷,孔寒安连忙接住。

        生死簿融合书卷,名字又变了,现在是《剑阁郡生死簿副册》。

        孔寒安喜出望外,以后要想办法多孝敬一下大帝。

        又听到大帝说道:“这次算是给你开恩了,再没进阶别来烦我,你和阴风山机缘牵扯越来越深,我们能给你挡一次,可不能一直给你挡,别再招惹麻烦了,好好把剑阁郡的妖魔鬼怪清理干净。”

        孔寒安闻言点了点头:“好的大帝,放心吧大帝,我一定给你把事情办的妥妥贴贴的。”

        他接下来正准备去端阴风山的老巢,这可是剑阁镇最大的鬼修势力呢。

        大帝瞧这货瞧得心烦,又是一脚踢出,将孔寒安踢入了冥界。

        仙界中,财神苦恼的揪着胡须,眼前棋盘上的局势虽然对他有利,但他丝毫开心不起来:“他干嘛要惹阴风山呀,怎么这么不省心呢。”

        坐他对面的东岳大帝笑了起来,他想到了当初在孔寒安脑海里看到的一句话,此刻说出简直应景:“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啊。”

        和略镇,孔寒安家,五个身材各异的身影正在翻箱倒柜。

        “大哥,你说那小子怎么还不回来啊。”

        “没事,他越晚回来越好,我们把他家搬空,给他一个好看,他一个凡间的俗物,凭什么让我们听他的命令!”

        “说得对,大哥!搬空他家!”

        “可是大哥,他家也实在太穷了……”

        陡然间,五道身影动作一顿。

        “好浓郁的阴气,这是阴风山那群妖人来了?”

        “嘿嘿,正好,我们干翻他们,到时候那孔小子哪还有脸命令咱?”

        “干干干!”

        ……

        和略镇东岳庙,一众修士正为了讨伐阴风山的问题吵得不可开交,争吵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第一,东岳大帝下旨,他们为什么要响应?

        第二,阴风山那个可移动的山门,最后归哪一家。

        道家的不争从来都是为了争,更何况这群人都是肉体凡胎,此刻利益当先,哪还有平日里的仙风道骨?

        陈道首只是一个分庙的祭酒,面对一众分神期的道士,插不上话,只好坐在一旁苦笑。

        笑着笑着,苦笑变成了开怀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们不用吵了,他们找上门来了。”

        功德箱里的纸人张到感受到了同伴的气息,激动不已,从功德箱里爬了出来。

        刚露头,就看到大帝神像蹲在功德箱旁,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张到心里苦闷,又缩了回去。

        他不知道,这神像已经失去了神力,里面呆着的灵魂,是他一直以来监视的顾强。

        顾强一边模仿着东岳大帝,一边心下祈祷:“大帝在上,不是我有意冒犯,是在是情况紧急,您要生气了,就找我们家大人,他一定给您一个圆满的交代。”

        冥界,孔寒安认真的进行的战略部署。

        他瞅了眼缩在一旁的虞俊,开口说道:“一会儿,你带我找到阴风山的位置,没问题吧。”

        虞俊连连点头。

        孔寒安十分满意。

        纳闷了,这么识相的贡品,大帝和道祖之前为啥要生气呢。

        不管那些了,孔寒安起身,拍了拍手道:“等到人间日落,我找到阴风山的位置,便会打开裂隙放你们去人间界,到时候什么都别管,就是干,城主,先驻守枉死城,若有需要,我再请您出去。”

        一众黎更族人觉得十分新鲜,连连答应。

        “好,就这样,散会!”

        孔寒安对开会深恶痛绝,此刻自然也不会拖堂,言简意赅。

        阴风散去,牛斗一脸不好意思的留到了最后。

        “大人,能不能请您帮个忙?”

        孔寒安沉浸在领导风范的余威中,听到请求,言简意赅:“讲。”

        牛斗道:“请大人对俺多用几次那种提升修为的神通,俺也想晋级,俺不想拖后腿。”

        孔寒安奇道:“这和我那神通有什么关系?”

        牛头挠了挠头说:“俺问过马二黎三,他们境界都是因为感受过您精纯的阴气。”

        厉无咎闻言也点了点头:“大人之前那神通传来的阴气十分精纯,我也受益匪浅。”

        马勉在一旁附和:“是啊大人,您实在太阴了,我在冥界这么久都没见过这么阴的,大人您简直是阴人在世。”

        孔寒安青筋暴起,这马儿怎么说话的?被黎三带坏了?

        风中传来了黎三的叹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