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9章 他不怕的么?

第29章 他不怕的么?

        剑阁郡距离凤吟镇不远的山谷之中,层峦叠嶂,草木丰盛,靠着这片森林,养活了不知多少穷苦人。

        日落西山,山谷里隐隐生出了些雾气,巴樵夫背着一日的收获,步履急促,面色焦躁。

        早听前辈们说过,这剑阁郡的山林不能呆太久,山里有邪山神,专在日落后出现,吞噬迷路的人。

        但巴樵夫老娘病重,家里又有幼儿,只能冒险多打些柴火。

        这样的行为已经持续了好几天,并没有出事,他本已觉得那些不过是传说。

        可今天,他发现,他平日里走了千百次的山路,此刻竟然这么陌生。

        他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兜兜转转,樵夫巴越发的心急,抬头看看天色,脸色大变。

        隔着雾气,视线中隐隐出现了三座山峰,中间的主峰极高,两侧肩峰并齐,三个峰头紧紧相连,四周雾气缭绕,颇有点人间仙境的味道,这可不就是老人们传说中的山神山么。

        见到山神山的人,绝大部分被邪恶的山神吸食了精血,只有少部分人在山神吃饱喝足的情况下,可以安然回来,安然回归的人都会获得一笔钱财,可回到家后就会发现,那些都是冥币。

        没吃饱的山神有各种各样的形态,有的青面獠牙,有的看不见摸不着,有的看起来与人无异,只有吃饱了的山神,样子是固定的,老人们的传说里,邪恶的山神只有一个形象。

        身着白色孝服,面色惨白,口吐长舌,浑身阴冷,露着古怪的笑容。

        凤吟镇的老人经常拿山神吓唬不听话的小孩,而这个山神的传说,成了大半凤吟镇孩子们的梦魇。

        樵夫巴打了个冷战,不管是哪一种山神,他都不想遇到,连忙转身要跑。

        可他跑不动。

        或者说,他全身都无法动弹了。

        “嘿嘿嘿,山门总算靠近活人的村镇了,我的宝贝儿又能打打牙祭了,那个火夫,转过身来,我有事问你。”

        阴森的话语自身后响起,樵夫巴身不由己的转了过去。

        眼前出现了一个老人,骨瘦如柴,脸上的皱纹都挤到了一起,勉强才能分清五官,看起来十分可怕。

        樵夫巴心里一凉,完了,山神爷还饿着。

        “山神”没管他,开口说问道:“这附近是哪座城镇?”

        “浮……风……凤……”

        樵夫巴哆哆嗦嗦,话都说不清了,若不是身体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控制着,他一定瘫倒在地。

        “这位老人家,请问往凤吟镇的路怎么走,这该死的山路,行路难,难于上青天啊。”

        一道年轻的声音响起,一个穿着略显邋遢满身风尘的书生走了过来,他浓眉大眼,看起来憨态可掬。

        又来了一个?老人先是心中一喜,可听到凤吟镇三个字,又不由暗骂晦气。

        今天是白护法值守,安排巡逻。

        山上谁人不知,白护法生前是官差,见不得坑害活人,尤其照顾凤吟镇的人。

        唉,本来今天也不是白护法当值,可那虞护法昨日下山未归,白护法便提前了。

        “大爷,我瞧这天已经黑了,夜里山中赶路不太安全,不如我去您那借宿一宿?”

        老人闻言怔了怔,心中大喜,这书生的话提醒了他。

        把活人带回去关上一天,只要过了夜,不是白大人值守了,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嘛?

        巴樵夫心中大急,这后生怎么回事,看不出现在情况不对么,怎么还自己赶着往虎口里送。

        他不知道害怕么!?

        巴正想开口提醒,可老人瞪了他一眼,他顿时觉得自己的口舌都动弹不得,只能拼命的瞪着眼看向书生,希望书生能领悟自己眼神中的意思。

        书生确实看到了樵夫的眼神,他犹豫片刻,叹道:“这位大哥真是好客,但我看你身强体壮,应该有家室,你我相交不深,我若轻易上门,实在有失礼数。”

        我没有让你上门啊!我是让你快跑啊!!现在是讲究礼数的时候么!?

        樵夫巴绝望了,这书生不光看着憨,他是真的憨啊。

        老人哈哈大笑:“后生不用担心,你们俩谁都走不掉,跟我回山去吧!”

        言罢,一挥手,一阵阴风刮起,卷起二人就往山里飞去,不知是不是心中畅快,老人觉得今天的风特别顺,飞的特别快。

        老人年纪很大了,忘了姓名,元神境修为,但他出名的手段却是饲养的小鬼,所以,老人又被阴风山的人称作鬼老。

        是的,这不是什么山神山,这就是剑阁郡修士谈之色变的阴风山。

        一阵天旋地转,三人落在了鬼老的洞府前,樵夫巴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俯身呕吐。

        倒是那书生表现奇怪,他好奇的左右看了看,“老人家,你这儿环境不错。”

        这是左肩峰的山腰上,放眼看去,视野开阔,虽然天色昏暗,但居高临下,依稀能在山林之间看到许多楼阁洞府。

        鬼老暗骂一句,真是废话,阴风山虽然是鬼修的聚集之地,但也不是都喜欢住在阴森森的环境里。

        以前阴风山邋遢些,自从神秘山主入山,加强了管制,阴风山虽然号称阴风,可环境看起来确实更像一座仙山。

        这些只是想想,鬼老并未解释,他察觉到这书生有点不一般。

        刚刚那一番手段,他不怕么?

        他再次凝神感知,没察觉到书生有修为。

        或许只是个心大的愣头青?

        鬼老有些狐疑,决定试探一下。

        他嘿嘿笑了起来:“随我进屋吧,我的孩子只怕等急了。”

        一边走着,一边絮絮叨叨的说道:“可能是年纪大了,我已越发对其他的事情没有兴趣了,唯有看你们被我的孩子折磨惨叫,才能让我觉得我还活着。”

        樵夫巴闻言,彻底站不起来了,不顾肮脏,趴在了自己的呕吐物上。

        他心中划过无数的念头,最终,脑海里只剩下早晨出门时的记忆。

        母亲的病情在这几日吃药后有些好转,能在妻子的搀扶下下床走路了,顽皮的孩子弄了一身脏,但妻子顾不得打骂,只是略显担忧的嘱咐他早些回家。

        心中正在忧伤,樵夫巴只觉肩膀一沉,仿佛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他的背上。

        回头看去,一个大脑袋的畸形娃娃,正瞪着拳头大的眼睛看着他。

        樵夫巴惊惧,刚要喊叫,娃娃却被书生提了起来。

        书生晃了晃手中的小鬼,对鬼老笑道:“老人家,这是你家的孩子吧,看这身上褶皱的皮肤,果然是您的种,和您长的一样丑。”

        说完,书生似乎意识到自己言语不妥,连忙说道:“老人家,我不是嫌弃您的外貌,我的意思是,您和您的孙子长得挺……别致的。”

        鬼老再看不出这书生有问题,他便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他脸上的皱纹越发挤到一起:“你是什么人?”

        书生身上升起了一阵令鬼老惊骇的威压,他手中的小鬼感应更明显,哇哇乱叫,枯瘦的四肢胡乱挥舞。

        “我叫孔寒安,地府阴司一鬼捕。”

        书生自我介绍到。

        “对了,老人家,您知道凤鸣镇旁的那座木桥么?”

        鬼老不明所以,紧张的戒备着书生。

        孔寒安微微一笑,露出八颗牙齿:“老人家,别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你不妨回头看看?”

        鬼老戒心不减,三岁小孩的把戏,老夫会中这种计谋?

        可他发现,趴在地上的樵夫巴,正惊恐的看着他身后,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这样的神情不似作伪,难道身后真的有什么东西?

        鬼老连忙转过身,只见一群怪物密密麻麻,无声无息的飘着。

        每只怪物都好似有三张脸,六只眼睛。

        这无数双眼睛静静的注视着他,眼神如出一辙,冷漠中带着一丝好奇,好像在看猴戏。

        见鬼老回头,那些怪物悄无声息的向前飘了一寸。

        鬼老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场景,不由被吓得惨叫一声:“啊!!!”

        那些漂浮的怪物随声叹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