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5章 关门打狗

第35章 关门打狗

        孔寒安抬头看去,招魂幡的阴魂厉鬼已经被收拾干净,一群鬼修组成松散的阵型,跨过了空间裂隙,遥遥的向枉死城冲了过来。

        再看向己方这边,枉死城内的地牢已经鬼满为患,牛斗马勉带着一部分黎更族人勉力压制,孔寒安擦了擦汗,决定早日安排顾老爷开堂审判,这鬼实在太多,孔寒安嫌麻烦。

        厉无咎已彻底吸收掉了黑护法,身上还穿戴了黑护法的黑袍高帽,严常安伤势似乎也没有大碍了,苍白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两坨红润,两人一左一右站在他身旁为他护法。

        而黎更族长觉得孔寒安被偷袭他有责任,羞愧不堪,已带着城内大部分黎更族人冲向了敌阵。

        孔寒安突破时的阵势不小,除了期间给严常安治疗和提升诸人的阶位,大部分时间沉浸在修为提升和消化记忆里,周围的鬼怪都有所察觉,自行安排起了工作。

        厉无咎见孔寒安醒来,拱了拱手:“大人,恭喜。”

        孔寒安摇了摇头,挥手便将空间裂隙关闭了。

        之前开门揖盗,此刻关门打狗,棒!

        胥童踏入冥界,摇摇看见远方土城城楼上,一个年轻书生双目紧闭,黑白护法站在他身侧,只以为边远真的偷袭成功。

        可带人冲杀至一半,那书生双目张开,挥手关闭了身后的退路,他便知道不好。

        冥界的妖风出现,比之前阴风山上多了何止数倍。

        阴风呼啸,妖风凛冽,胥童虽然身旁有一众鬼修,可仍然感觉自己成了惊涛骇浪中的孤岛。

        又中计了。

        胥童心如死灰。

        最强的那股妖力正在向自己袭来,可不是之前与黑护法缠斗的那名鬼王?

        这一幕,和当年多么的相似。

        曾经,他带着一支偏军,企图袭击大齐的粮草。

        可不成想,各种计谋都被敌方将领看破,最后,那大齐将领制定计谋,将他引诱到一处山谷,当时,那大齐的虎将也是这样向他扑来。

        鬼修已经彻底乱了套,四散逃避,本就松散的阵型一触即溃。

        胥童大急,却没有丝毫办法。

        若非我之前训练的鬼卒被山主调走……

        胥童心中刚刚生起不甘,可看到城楼上那个笑吟吟看向他的书生,不由想勾起了曾经兵败的记忆,心中又生颓然。

        有什么好抱怨的呢,也是自己愚昧中计,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我,果然不适合统军……

        罢了,兵败之耻,一次就够了。

        胥童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引颈就刎。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从体内飘出。

        这便是死亡的感觉么。

        意识应该很快就会消失了吧。

        阴风山那群败类,成事不足,此次战败,非战之罪也……

        听说人死之后,会魂归冥……

        胥童的灵魂陡然睁开眼,他记得,那个书生曾说,阴司属于冥界,那……阴司枉死城呢?

        一股妖风卷住了他,胥童绝望了。

        死都不能解脱么!

        主帅莫名自戕,阴风山的修士们哪还有什么反抗的意识,逃跑又跑不赢妖风,聪明点的纷纷跪地求饶。

        严常安低声开口对孔寒安提醒道:“大人,这群人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他平日里早就看这群鬼修不顺眼了,一个官差怎么可能和一群占山为王的土匪相处融洽?

        曾经有黑护法和山主压制,此刻黑护法被兄弟吞噬,兄弟之间自无压制一说,陈常安便彻底放开了心扉,希望孔寒安严惩这些混蛋。

        厉无咎在一旁摇了摇头:“可我们阴司不惩活人,之前惩戒那个养小鬼的老头,大人似乎都有所损伤。”

        他是个十分冷酷严谨的人,对法度有相当深的执念。

        孔寒安点了点头:“是的,我们不杀活人。”

        严常安十分失落,他知道做事必须要讲规矩,可不能惩戒这群混蛋,难道要放他们回人间继续作恶?

        厉无咎轻轻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冷酷的眼神中居然露出了一丝俏皮,向他眨了眨眼。

        严常安不明所以。

        厉无咎使了个眼色,他顺着看向孔寒安,只见孔寒安面色严峻,无比威严道:“天地之间自有法度,冥界之地,活人不得入内,擅入者,死!”

        言罢对陈常安耸了耸肩膀:“所以我们是依法行事。”

        风声呼啸,无数声音在这片空旷的区域内回荡:“擅入者,死!”

        这一次,是真有千军万马。

        严常安吃惊的看向自己的友人,一像死板的他,居然已经可以摸清上位者的心思了?

        他变了!

        厉无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改变。

        孔寒安白天独自前往国庙祭拜,厉无咎在冥界呆了许久,对冥界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加之之后孔寒安从人间归来,也向他坦诚道歉,他当然也知道阴司的情况。

        其实他并不生气,反而越发敬佩孔寒安。

        一个毫无修为的人,竟然成功糊弄了他这个鬼王,其间的胆气与智慧,就不是常人能拥有的。

        归根到底,如马勉一句话:不愧是东岳大帝看上的人。

        阴司新建,需要大量人手苦力建设地府,这群鬼修,大人便是拼着吐血也要把它们都留下。

        其实不用吐血,孔寒安所说确有其事。

        在他晋升都尉时,大帝遗留的信息让孔寒安得出了一个结论。

        之前击杀虞俊,是因为孔寒安执掌的生死簿只在和略镇范围,他跨区行动,并不用背负反噬。

        鬼老,是因为在阳间,而且他的生死簿已经涵盖了剑阁郡,相当于孔寒安在自己辖区内知法犯法,所以孔寒安必须要改动生死簿,自己也要受到了反噬。

        但冥界,若无孔寒安的神通,他们是进不来的,既然是钻空子,那么孔寒安命人击杀他们,也不用受到机缘牵扯。

        时间过的很快,枉死城已经塞满了囚徒和等待审判的厉鬼,黎更族需要分出大量人手才能确保枉死城的秩序。

        黎更族人倒不嫌麻烦,他们很乐意看管这些亡灵。

        难得有机会可以肆无忌惮的恐吓与激怒,他们开心极了。

        牛斗马勉被替换回来,两人向孔寒安拱手行礼。

        “大人,我想向您请个假,回马妖一族一趟,我有几个兄弟,打算让他们也加入阴司,为大人效力。”

        “俺也一样!”

        他们见到黎三带着一队阴差耀武扬威,可实在羡慕坏了。

        孔寒安点了点头,厉无咎与严常安两大鬼王在身侧,应该没有问题。

        但不久之后就要返回和略镇,孔寒安让他们速去速回。

        而后,孔寒安让人带上虞俊和胥童,这两个可是大头。

        两人刚被押上来,就心中一惊,怎么黑白护法投敌了?

        厉无咎继承了黑护法的行头,加上本来人也冷峻,确实与黑护法有些酷似。

        孔寒安生死簿浮现,瞪了他俩一眼问道:“你们可知罪?”

        虞俊早在枉死城被折磨坏了,见此情况,二话不说纳头便拜:“大人,在下知罪了,请许我归降阴司,入大人麾下,戴罪立功。”

        他亲眼见过道祖发怒,大帝显圣,又在枉死城被黎更族折磨的死去活来,早就想摆脱了,黑白护法能投降,凭什么我不能?

        严常安冷笑一声:“你也配在大人手下做事?”

        说完,向自家大人拱了拱手道:“大人,请将他交给我,我会安排他的结局。”

        反正只要能摆脱枉死城,跟随都无所谓,虞俊连连点头。

        孔寒安无可无不可,点了点头,可之后,让虞俊更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他发现,自己的灵魂,居然化成了水,严常安,被严常安一点一点的吸入体内。

        他突然想起了阴风山的传闻,白护法提升修为,是靠吸魂的,若不是山主不许,白护法或许早就将阴风山吸食干净了。

        可此时晚了,他再怎么挣扎咒骂也没有用,最后彻底消散。

        孔寒安心头一动,隐隐感觉自己功德点提升了一百多,看来虞俊平日没少做坏事。

        一旁胥童吐了口唾沫:“反复小人,当有此报。”

        他深恨投敌之人,一直没有忘记之前虞俊诓他。

        他又狠狠的瞪了眼厉无咎与严常安:“妄你们还是阴风山的黑白护法,你们两个也不会有好下场!”

        两只鬼王相视一笑,心有灵犀,开口说到。

        “我是无。”

        “我是常。”

        “我们不是阴风山的黑白护法。”

        “我们是地府阴司黑白无常!”

        孔寒安有些感慨,异界终归还是出了一对黑白无常,这世事也是无常啊。

        胥童其实很好处理,一个将军必然背负了无数杀戮,这个不用看生死簿都知道,但孔寒安还是想招募胥童。

        自家人知自家事,军阵之事他只是略有耳闻,肯定不如人家专业。

        日后地府建立,阴司扩大,终有一日要和那些土著爆发战争,他需要人才啊。

        罪孽滔天怎么了,在阴司打工赎罪,有问题么?

        但胥童一把年纪,已经看出了孔寒安招揽之意,直接一句话堵住了孔寒安:“大人天纵奇才,计谋百出,我不如大人,但休想让我俯首称臣,胥某但求一死。”

        现在不是招募的时机了,孔寒安摆了摆手,让人将胥童带下去好生关押。

        他又再度打开裂隙。

        他一直没忘,阴风山可是件宝贝啊,他是真的想要!

        以后阴司总要有一个正经办公的地方,这阴风山,可实在太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