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50章 所以,你们谁先死?

第50章 所以,你们谁先死?

        孔寒安晃动着手里的五张冥币,吸引着五人,五人的头都不自觉的随着冥币的摇摆而摇摆。

        既然入了盗行,便没有道义可言,为盗者,多的是因为穷困潦倒没有法子,最后的底线都守不住了,哪有什么盗亦有道这种自我安慰?

        孔寒安一直这么认为,所以他打算用钱砸,但已经用了七百,他不愿再用更多,既然没买通,那就不浪费功德了,实施第二个计划。

        魔改版二桃杀三士。

        “你们分了这五张钱,五人都死了,那算上前面两张,可都白捡了呀。”

        孔寒安伸手,从赵五粗怀里欲把那两张冥币取出来。

        赵五粗哪会让他得逞,紧紧的拽着,即便黑白无常上前摁住他,孔寒安都拿不出来。

        “想好了,万一拽坏了,你们一张都没有,若你们一会说的有理,我这七张还是你们的。”

        孔寒安无奈,头一次见到比他还守财的。

        赵五粗闻言,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但他光顾着守财,哪还留心听孔寒安说了什么。

        其余四个面面相觑,唯有周苦闷发话了:“兄弟一起,便是一起死了,也都无所谓。”

        白无常最欣赏讲信义的人,见此,抛了个眼神给黑无常。

        我们是官,他们是贼,可我怎么突然觉得他们很顺眼?

        黑无常还了一个眼神。

        继续看下去吧。

        孔寒安点了点头,也不反驳。

        “那好,我问你们每人一句话,先从五粗开始,你们四人都不许说话,否则这钱你们一张都拿不到!”

        也不给五人抗议的时间,孔寒安厉声喝问:“五粗,我且问你,作为大哥,因为你的失误,导致四个弟弟无辜而死,你不内疚么!”

        四人互相看一眼,齐刷刷看向了五粗,急的脑门直冒汗,周苦闷可能是平日被兄长们抢话抢多了,此刻又想开口说话,黎觅海一阵妖风灌进了他的嘴里,让他呛到出不了声。

        “别说你们兄弟五人怎样,就问你自己的良心,你内不内疚!”

        孔寒安步步紧逼,赵五粗满脸苦涩,只得低声道:“内疚。”

        “那你说个屁的兄弟齐心,你哪有尽到一个当哥哥的责任?你该死!行了,你别说话了!”

        孔寒安转向瞪住第二人:“钱矮瘦,我且问你,五粗犯错死了,你作为二哥,有没有照顾弟弟们的责任?你不负责任的随大哥去死,你是个负责的二哥么!?其他人不准说话!”

        钱矮瘦捂脸道:“是我不对。”

        孔寒安点了点头:“还算讲点良心,行,你该死,别说话了。”

        转向第三人:“孙三角,你作为三哥,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你看着他们因为大哥的错误而死掉?你忍心么!”

        周苦闷唔唔的想讲话,但嘴里的风太大,他发不出声,孔寒安瞪了他一眼:“一会我再问你。”

        孙三角叹了口气:“大人,我该死。”

        孔寒安转向李拔子,李拔子自觉低下了头,不敢和孔寒安对视。

        风从周苦闷嘴里抽了出来,周苦闷大声呐喊:“我们本就是兄弟,哪有那么多计较。”

        见孔寒安要开口,他抢话道:“我下面没人了!我不内疚,我不用负责,我不用亏心,我不该死!”

        孔寒安点了点头,笑了起来。

        “对啊,你不该死,为什么要随着他们去死呢?”

        周苦闷瞪眼:“大人,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要玩文字游戏。”

        孔寒安觉得有意思,这老五在五人里算有点脑子的,但也只是有一点。

        “但是,你有没想过,你与兄长们都死了,这钱,最后会怎么样么?这是你四个兄长拿命换来的钱,你不好好活着,替他们保管,替他们享乐,让他们在天之灵得到慰藉么?”

        周苦闷一时没转过弯,呐呐不能言。

        赵五粗叹了口气:“小弟,大人说得对,你不需要死。”

        三人连连点头。

        周苦闷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你们别点头啊,你们就应该死么?”

        赵五粗长叹道:“都不该死,我贪了这点钱,我该死!”

        四人冲上去抱住了赵五粗,齐声哭到:“大哥!!”

        白无常满是纳闷,看了眼黑无常。

        这什么情况,我怎么莫名其妙的觉得大人说的好有道理。

        黑无常对他眨了眨眼。

        大人说的,当然有道理。

        但他有一句话没有传念给白无常,他其实已经看透了孔寒安这一次的方式。

        一个虚拟的假设,步步紧逼的追问,半隔绝式的问法,让五人陷入了大人的陷阱里。

        大人的话,只有一半有道理,譬如他与白无常,为了信义死,为了信义化身为厉鬼,各自苦守一方,五盗若真有信义,确实不该追求所谓的同生共死,反而要带着对方的托付坚定的活下去。

        可这道理,歪就歪在,一切都是假设。

        但这些和他们黑白无常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这五个盗贼,他们俩也看着不顺眼。

        毕竟,他们是官,生前是,死后也是。

        你在想什么,我怎么感应不到了?

        白无常纳闷的传了一句。

        黑无常眨了眨眼。

        没想什么。

        孔寒安叹了口气:“你们知道自己的错了吧?所以财神爷不要你们啊,踏踏实实在阴司干吧。”

        说完,孔寒安向香堂外走去,走到门口,他顿了顿,背对着众人开口说道:“我麾下还有五位鬼捕名额,但你们五人一体,我只给一个鬼捕。”

        言罢,走出了香堂。

        随着孔寒安的离开,屋内都是厉鬼妖魔,整个香堂彻底被幽冷所笼罩,就连财神供桌上的香烛,都成了昏暗的绿光。

        赵五粗二话不说,手里摸出了一把长刀,横在脖子上:“兄弟们,我该死,我先去了!”

        言罢,血洒当场。

        钱矮瘦紧跟着闷哼一声,胸口已插上了一把匕首。

        孙三角早就起身撞向墙壁,可却比他们二人慢了一步。

        李拔子满脸青色,原来是咬下了藏在牙齿内的毒药。

        屋内越发昏沉阴暗幽冷,一股晦气。

        周苦闷倒是什么都没做,可怔怔的看着四位哥哥,苦笑起来:“孔大人好手段,我服了,四位兄长已去,我也不能独活。”

        他闷哼一声,自绝经脉,七窍流血而亡。

        黑白无常自己在交流,马勉一脸神秘莫测,黎觅海懒得问他,转了一圈,捅了捅牛斗,问道:“诶,他们到底是真的情比金坚,还是说的情比金坚?他们这到底是真的同生共死,还是为了抢鬼捕的位置?”

        牛斗回过神来,不耐烦道:“怎么想是你的事,管俺什么事?”

        黎觅海不愿放弃,追问道:“大人那个问题,若换做你和小婉,你怎么选?”

        牛斗嫌他烦,挥了挥手:“大人那问题,一开始在俺这就行不通,俺有了钱,肯定全给小婉,真要死,也是俺死,小婉是鬼,她再死了,岂不是成了魙?”

        五盗全死,黑白无常动手,黑无常勾魂,白无常驱魄,五盗成了五鬼,一时有些不适应,茫然无措。

        白无常嘿嘿笑道:“你们五个生前有修为,死后到冥界,以鬼魂和阴气修炼,进展会很快,但是,入了我们阴司,就要守阴司的规矩。”

        五人连连点头,眼神向门外瞟去。

        牛斗见事了,懒得再浪费时间,哼了一声:“先回冥界修炼,一点修为都没有,就想着入大人麾下?”

        一道白光从牛斗鼻间涌出,将五道魂魄一锁,伸手把五盗的尸身一揽,扛到肩上,带着五鬼,踏入了孔寒安留下的冥界通道之中。

        黎三也赶了回去,他准备回去向族人卖弄大人今天的神勇。

        可黑白无常与马勉,却留了下来。

        孔寒安折服五盗的这段时间,屋外已经夜半三更,屋内所有妖魔都感应到,一个人在不久前御剑进入了孔府,孔寒安出门没多久,便与那人遇到了。

        他们不担心,那人只是个元神境,修为与大人相当。

        可黑白无常与马勉却也留下来策应。

        如果真有什么万一,他们顷刻便能出手,让那个元神境的修士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但其实,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昏暗幽深的香堂里,财神爷的画像微不可查的抖了抖眉毛。

        还真让那小子把这五个崽忽悠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