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99章 把能打的都拉出来

第99章 把能打的都拉出来

        老人都会说一些讨封的事。

        传说中,狐狸或黄鼠狼修炼到一定的修为,便会穿着人的衣服,带着人的帽子,找人问他像不像人。

        若回答像,则妖怪会成为人,但人也会因此损失寿命。

        应对方法似乎也很简单,只用骂它,便能毁掉它的修为。

        可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讨封毕竟涉及到其修为与进阶,妖怪本事越强,被讨者越难拒绝。

        胥铜便是这个状况。

        他知道他不能答应,答应了,命可能就没了。

        可他感觉他现在除了回答像,什么都做不了。

        狐狸的脸离他越来越近,他甚至能看到狐狸脸上的绒毛。

        胥铜满身大汗。

        凉风吹动了狐狸脸上的绒毛,吹得胥铜浑身冰凉。

        风?怎么会有风?

        这客栈虽然破旧,但不至于无法遮风挡雨。

        老狐狸和胥铜同时怔了怔。

        一只双腿退化,身上有着两个纹身三张脸的怪物,突兀的出现在了二者中间。

        “嘿,妖精,我家先生一眼就看出来你不是人!”

        黎觅海对着老狐狸一通龇牙咧嘴。

        黑白无常同时出手,哭丧棒哭哭唧唧,勾魂锁链铺天盖地。

        “哼,妖孽大胆!”

        “哈,大胆妖孽!”

        牛斗马勉带着鬼王境之势,从屋外踏入了客栈。

        这两个回来了?还突破了?

        孔寒安愣了愣,但不妨碍他对一旁的彪形大汉笑了笑。

        “你说你运气多差,这满屋子,就你一个是正常人,以后记得行善积德,做个好人。”

        孔寒安的阴阳眼早就看出来那个老人不是人了。

        哪个老人还能有三百年的寿命?

        更何况,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孔寒安的空间通道,可一直没有关上。

        至于胥铜,孔寒安倒不怕救不下,所以任由他去试探一番。

        能被阴阳眼看穿寿命的,修为只可能比孔寒安低。

        但这话似乎引起了大汉的误解。

        他看着孔寒安瞳孔放大,眼白慢慢充斥了双眼,“砰”一声,以头抢地,晕了过去。

        老狐狸嘁了一声,竟然对牛斗马勉的哼哈神通毫不在意。

        它尾巴一摆,以极快的速度,将胥铜卷住。

        在勾魂锁链即将网住它的那一霎,爪子一扒拉,打翻了桌面上的一个造型奇异的小神像,打开了一个空间通道,带着胥铜钻了进去。

        “能召唤驱使冥界妖魔,想必你就是和略镇的孔寒安了吧?够胆就进来吧。”

        哟?

        孔寒安有些诧异。

        几个手下也面面相觑。

        往常都是孔寒安诓人进冥界,如今难得见到人诓他。

        孔寒安开启了神通。

        “你俩任务完成了?怎么进阶了?”

        “之前秦祭酒跟我们提议,将种子种下之后,直接举报,我们因此有功,获得了族内的赏赐,加上冥月和大人您精纯的阴气,我们得以升阶,倒是那个鬼修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让他逃过了一劫。”

        “俺也一样。”

        嚯,想不到老秦也够阴的,不愧是开国之主。

        孔寒安点了点头。

        “里面什么情况,有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进去安全不安全?”

        黎觅海有些羞愧的接过话头:“将军,是属下无能,未能拦住它,但是这个情况,我知道一些。”

        事件三界,是指三个大界。

        但其实天地衍化,洞天福地,可能出现许多小世界。

        比如罗酆山,自身形成了天然的迷魂阵,隔绝于外,或许再过个几百上千年,便会形成一个独立的小空间。

        冥界修罗族与夜叉族,也都有类似这样的小天地。

        这处客栈,本就是个空间薄弱之处,或许在这平阳镇附近,就有这么一方空间。

        “所以说,属下真说不好其中有没有危险。”

        孔寒安双眼微眯。

        “孔小子,别害怕啊,进来坐坐,对了,告诉你个消息,你捉进去那几只厉鬼,只怕已经在你冥界的地盘上闹起了事。”

        老狐狸的声音里充满了计谋得逞的得意,孔寒安要么放弃手下,赶回冥界处理内乱,要么放弃基业,受裹挟,前往未知安全的小空间里。

        不管怎么选,他的手下必然有一批对他失望。

        可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孔寒安面色古怪了起来。

        对方对他的信息,似乎并没有足够了解。

        几只厉鬼?

        别说黎更族那么多妖魔,就枉死城秦广城里数万冤魂,一鬼一口唾沫都够淹死他们了。

        既然如此。

        “黎三,回冥界,把能打的都拉上。”

        孔寒安用“对讲机”神通吩咐了一声,随即喝道。

        “行啊,你让我进去,那我就进去了,你有种别关门!”

        “嘿嘿嘿,小子,实话和你说,我们涂山氏本不欲与你为敌……唔~!”

        冥界通道对准了那方空间裂隙,妖风刮入,吹得老狐狸话都出不了口。

        这还不算,两只鬼王,带着数百只煞鬼和无算的牛妖马妖紧随其后,冲了好半天,才全部从冥界冲入其中。

        然后又是几千只等人高的恶犬,带着数不胜数的黄蜂,也从冥界通道冲了出来,杀入了那方天地。

        “打打杀杀的真讨厌,影响我们排练舞蹈。”

        修罗舞带着十个修罗走进了那方天地。

        夜乞嗣拿着铁匠锤走出,满脸阴沉,身侧漂浮着各种绿火。

        “秦祭酒给我的考核还有三千柄勾魂法器呢,黎三你烦不烦。”

        随即看到了孔寒安,愣了愣。

        “哦,将军差遣啊,那没事了。”

        言罢,走了进去,他准备拿敌人发泄一番。

        五盗最后杀出。

        赵五粗:“将军,有何吩咐,末将替你开路。”

        钱矮瘦:“末将替你探路。”

        孙三角:“末将替您打洞。”

        李拔子:“末将替您洒毒。”

        周苦闷:“……杀呀!”

        周苦闷一声大喊,踹了几个哥哥们一脚,五人也冲进了裂隙之中。

        胥童满脸憔悴的探出一张脸。

        “将军,不用我带数千精兵支援吧,秦祭酒说了,这个月我要审六千亡灵,还要让他们心服口服,不然要扣我绩效。”

        孔寒安茫然的摆了摆手:“那你先忙。”

        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这都什么和什么?

        那两只鬼王,应该是之前扫荡和略镇鬼巢捉来的,他们怎么这么积极?还有那些煞鬼又是怎么回事?

        阴司的牛妖马妖什么时候这么多了?

        修罗舞怎么就有十个手下满编了?

        那些黄蜂和狗,又是什么?

        绩效他倒是知道,秦广怎么安排的,居然让手下们为之这么拼命?

        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黎觅海飘了出来。

        “大人,里面很安全,老狐狸已经控制住了,人质也已经救下,里面不过是几千只豹子精和几万个伥鬼,想必之前那几只厉鬼也是伥鬼。”

        孔寒安点了点头。

        冥界这段时间的发展,出乎他的预料。

        但此刻,先解决眼下的麻烦。

        孔寒安带着牛斗马勉黑白无常信步踏入。

        “我进来了,你们能耐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