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150章 不存于世间的法则(祝各位劳动节快乐)

第150章 不存于世间的法则(祝各位劳动节快乐)

        孔寒安手中的剑,被接走。

        温和的声音自心底响起。

        “简直胡闹……”

        “站到我身后去,看好了,法则,应该这么用!”

        大帝嘴上说着让孔寒安站到他身后,可他却出现在了孔寒安身前。

        他松开了刚接入手中的剑,但孔寒安那把黑色的短剑,就那么漂浮在了他身旁。

        涌入孔寒安身体内的神力开始流转,生生不息,孔寒安身上强行施展法则的伤势开始愈合。

        神力涌入元神之中,元神之上的碎裂逐渐消弭。

        大帝右手捏指决,左手一牵一引,孔寒安只觉得元神内的阴阳二气被调动起来。

        “想想你当时领悟法则的时候,所见,所想。”

        大帝的声音带着磁性,让孔寒安心神安宁,不由开始审视起自己。

        元神带着体内的阴阳二气,在孔寒安体内动了起来。

        时而伸手,时而出拳,隐隐中暗合着某种规律。

        当时所见所想么……

        孔寒安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形。

        自己现在琢磨怎么改变那个象征着自己的神像。

        而后,是无边的黑暗,无边的寂静。

        什么都想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好像……

        死了一样。

        不,这就是死掉了的感觉。

        这是他上一世死后,这一世睁眼前的感觉。

        很糟糕的感觉。

        孔寒安周身泛起死气,少司命仍然被定在那里无法行动,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瞪大双眼。

        “就是现在,去!”

        大帝的声音自心头响起。

        孔寒安睁开了眼,不知何时回到身边的短剑应念而动。

        短剑消失了。

        孔寒安冥冥中有所感应。

        那把剑,已经抵达到了少司命的心里。

        用心来形容似乎有些不恰当,但这种感觉很奇妙。

        就好像上辈子考试时,压轴大题,竟然是昨晚练习的类型。

        那种,尽在掌握的感觉。

        孔寒安感觉,只要他动一动念头,少司命就一定会死。

        不光眼前的她会死,她在所有人心中,都会死!

        孔寒安感觉有些怪异。

        世事无常,人生三大错觉,他很清楚,现在的状态,让他意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要么……

        试试?

        复杂的思考,只是须臾之间。

        孔寒安催动了他那把短剑。

        就好像无声无息的拨动了一根弦一样。

        顺着那根弦,少司命所有的一切,皆尽被剥夺干净。

        眼前那个平凡的少女,眼中、身上的光芒全部消失。

        最终,心跳停止,神魂消散。

        少司命脸上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笑容,看着孔寒安十分渗人。

        短剑又回到了孔寒安体内。

        上面的裂隙上,又一次布满了锈迹。

        “这么简单么?”

        孔寒安不禁喃喃自语。

        大帝笑了笑,挥手一招,少司命的尸体变成了一个半月环。

        “想什么呢,这么霸道的法则,你以为是过家家?就剩这么一点了,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建轮回台么,拿着用吧。”

        大帝伸手招过半月环,敲了敲孔寒安的头,塞入孔寒安手中。

        随后,大帝扫视了一眼四周地府阴司部众,点了点头。

        “都不错。”

        神力自他身上涌入,神性浩荡,扫过了整个剑门关区域。

        凡带伤的冥妖鬼怪,皆获得了恢复。

        看了眼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两个俘虏对孔寒安说道。

        “南极与衡山的事,我会去找他们聊聊,你不用担心。”

        而后,又对姬霸说了一声。

        “傻鸟,往事不究,以后老老实实带着你的族人跟着地府干。”

        姬霸疯狂点头,配合着他的鸟嘴,真小鸡啄米状。

        他哪还敢有反对意见啊。

        那个巫神,就这么死在了孔府君手上。

        这是人干的事?

        虽然有大帝的帮助,但这孔府君要灭杀他一只小鸟,想必不需要什么手段。

        雷天佑脸色苍白。

        没有吩咐怎么处理他,自己的未来堪忧。

        东岳大帝都来了,想必自己这回没有天佑了。

        孔寒安是谁啊,上辈子摸爬滚打什么没见识过,大帝这意思,他秒懂。

        这是有话要单独对自己说啊。

        孔寒安心中有些忐忑,毕竟之前财神就有警告过,这个法则,并非大帝一脉。

        若被他认为自己不忠,会不会就此抹杀?

        让一众手下带着两个俘虏先下去,孔寒安嬉皮笑脸的凑到大帝身前。

        “大帝,您老人家不是在闭关么,可有精进?我这一时仓促,没准备什么贡品……”

        “刚刚不是喊我救命么?是谁在我金身前说,我是你的爷?”

        大帝没好气的又给了他一个爆栗。

        “也不知道是哪个蠢蛋,没事就烧个请神符打扰我?一共一百一十六张请神符,也不怕我走火入魔是吧?”

        孔寒安心下一松……

        估计没多大的事儿了。

        还好自家主神是个好脾气……

        大帝话锋一转。

        “你这法则,在这方天地间,从未出现过,说说吧,哪来的?”

        孔寒安赧然一笑。

        “爷,我说我这个法则就那么感悟的,您信么?”

        大帝冷笑一声,斜着丹凤眼看向他。

        “你猜我信不信?”

        孔寒安满脸委屈。

        他说的是实话呀。

        “你这个法则很霸道,与其他法则不同,需要以神力为基源,以你的本事暂时施展不出来,少司命实力也就那样,你凑合着用吧。”

        孔寒安点了点头。

        大帝伸出手,在孔寒安头顶上拍了拍,一阵信息涌入孔寒安脑海之中。

        少司命,在蜀楚神话中,司职执掌人间子嗣及儿童的命运。

        所以她的形象娇小。

        又因为信徒们觉得她应该是善良、温柔、圣洁的象征。

        所以她常以女性面目示人。

        少司命已被孔寒安的法则从世间抹除,神力被孔寒安的短剑吸收。

        留下的法则,被大帝塑造成了那柄半月环。

        以法力催入,半月环便可将魂魄,投入到人间阴阳交合的男女身上,助其转世。

        但这个投射,是有要求的。

        譬如富贵人家,豪门大族,修真世家,所需法力便更多一些。

        而且,因为孔寒安法则抹杀的缘故,只能将魂魄投射过去,并不一定能顺利为人。

        孔寒安脸色有些古怪。

        这以后,还要安排人手盯着啊,万一没成,还得把魂魄拘收回来。

        也罢,先把轮回台建起来再说,以后看大帝能不能帮他完善。

        以后轮回台建起,附带了转世业务,想必多了一笔创收啊。

        孔寒安激动的搓了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