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163章 路引

第163章 路引

        孔寒安笑着踢了踢李掌柜。

        “起来吧,你若表现得好,我们便放你一马。”

        李掌柜见装不下去了,十分光棍的站起来。

        “终日打雁,今日被雁啄了眼……是我眼拙,没认出大人物来,在下李攸,大人有什么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吩咐。”

        黑无常一时想说些什么,白无常冲他摇了摇头,传音道。

        “你觉得,以府君的性情,他真会放过这群小贼?别忘了还有临时工呢……而且,他们死后落入我们手中,以秦祭酒的考核制度来说……”

        想到秦广那变态的考核,厉无咎这样冷酷的鬼都不禁打了个哆嗦。

        他挥了挥手,将手中的魂魄塞了回去。

        这边黑白无常的小动作,孔寒安没有去管。

        他开口向问李攸道:“你们做这些事,做了多久了?那个护身符给我看看。”

        李攸一边掏出“护身符”交给孔寒安,一边陪笑着说道:“我们千门,一般是不会在一个地方多次出手,也是刚来这儿,在平阳镇听说了阴司的消息,才策划了这么一件事。”

        孔寒安打量了眼护身符。

        做的倒是精致,但还是差点味道。

        “你这样搞不行啊,这样,我告诉你一个搞法。”

        孔寒安把他上辈子映像中的酆都路引格式告诉了李攸。

        酆都路引,是某些时代特有的玩意儿,真假不知,做的像模像样,传闻生前买了路引的人,死后才能避免鬼门关前的排队,提前进入枉死城或酆都进行审判,早日投胎。

        李攸表情不由变得有些怪异。

        但凭借着职业素养,他敏锐的察觉出了一个问题。

        “大人……”

        白无常瞪了他一眼。

        “叫府君。”

        李攸从善如流。

        “府君大人,您这买卖,只能做一次啊。”

        孔寒安拍了拍李攸的肩膀,让李攸身上的肉都抖了抖。

        “你可听说过保质期的说法么?一张路引,只保十年,十年之后失效……”

        反正轮回台也在建设中了,薅一笔生前的财产,再薅一笔转生的“贡献”,阴司两头都占,多香啊。

        李攸摇了摇头。

        “府君,我还是觉得,您搞护身符来的靠谱。”

        孔寒安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身上的肉再抖了抖。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手下的儿郎们平日里多忙啊,还给你们玩护身?要么死后早超生,要么等个几年再投胎,这生意你做不做?”

        形式比人强,还能咋办。

        做呗。

        李攸无奈的点了点头。

        也不用给他上什么限制,这种人死后必下冥界,没有一丝成为英灵升天的可能,更何况,黑白无常还盯着他呢。

        孔寒安话回正题。

        “对了,我们来这里是因为一批修士魂魄遗失,你们可有消息?”

        李攸满脸茫然,他确实不知道。

        孔寒安算算人间的时间,对方知道阴司消息,也是平阳镇那会儿了,距离现在也没几日,可能还真没什么消息。

        “行吧,你们现在就是阴司编外人员了,去吧你的兄弟们找回来。”

        黑白无常恢复到了普通鬼魂的状态,从李攸等凡人眼中消失不见。

        李攸放下了扮演黑煞鬼的“演员”,将他拍醒,带着孔寒安便往小路走去。

        扮演黑煞鬼的人,无名无姓,平日里被人唤作黑子,看起来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李攸一边引路,一边解释起他们的“机关”来。

        黑子是背后有“金蚕丝”挂着。

        棺材跑动,是因为那棺材下有小滑轮。

        里面躺着的,是他婆娘。

        那娃娃是他的儿子,自小跟着他学习,颇得他几分真传。

        至于为什么碰巧遇到了孔寒安……

        只能说,一切都是天意。

        “我们在这儿等了一天,才见到您来,本来也没动什么心思,顶多把您诓了跟我们打打下手,咱们千门有规矩,只诈钱,不取命。”

        “可谁想到,府君您老人家英俊潇洒气度非凡,我一眼就看出了您不是普通人,所以我……”

        孔寒安皱眉,打断了他的话。

        “所以什么?我就这么普通?没有点别的优秀的特质?”

        李攸一噎……

        又是一阵彩虹屁拍了出来。

        孔寒安满意的点了点头。

        “继续,别停。”

        ……

        李攸说了许久,已经口干舌燥的时候,他意识到了不对劲。

        “府君,按理而言,我的儿郎们应该跑不远,且容我呼唤他们。”

        言罢,他还专门张大了嘴,露出了他卷起的舌头,给孔寒安瞧了瞧。

        “府君,这是我们千门独有的暗号,从小训练,舌头卷起也不影响,发出的声音常人听不见,即便是高人,也要仔细才能察觉。”

        孔寒安运功于耳,侧耳倾听,才听到了一丝丝如同毒蛇吐信一般的声音。

        长长短短,暗含规律。

        想必这就是他们及时动手的原因。

        对了,黎三不是在监视他们么?

        孔寒安在“对讲机”神通内唤道。

        “三儿,怎么回事?”

        那边没有回应。

        孔寒安闭目感应。

        黎三还在附近,但已停止了行动。

        耳旁传来了李攸的声音。

        “你们怎么回事,怎么才出来,来来来,跟我拜见府君,我跟你们说,这回我可是给兄弟们找了个好买卖。”

        不对劲。

        孔寒安睁开了眼。

        之前跑掉的棺材,带着浓浓的煞气,从草丛中蹿出。

        一眼扫去,装作车把式的,装作苦力的,四个抬棺的,和那个娃娃,十来号人,四面八方,悄无声息的向着孔寒安李攸围了过来。

        这些人,在孔寒安的阴阳眼里,都是死人!

        黑白无常自空中浮现,鬼仙威压施展开来。

        李攸大急。

        “自己人自己人,两位无常爷别动手啊!”

        黑子拉了拉李攸,小声说道。

        “老大,不对劲啊,他们走路都没声的。”

        李攸仔细打量,发现他们都低着头,一寸一寸,摇头晃脑的向前挪动。

        这姿势……

        有点像当时在凤吟镇,遇到的那群僵尸。

        孔寒安嘿然,也不再藏掖,运起法力,威势尽显,黑色的短剑出现在了手中。

        “两尊鬼仙,一个大乘圆满,我就是出来进个食,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棺材内,发出了一声有些嘶哑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