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01章 不敢再说的故事

第201章 不敢再说的故事

        “那些小族便算了,牛马两族竟然也俯首了,这孔寒安如此之强?”

        透明的帷幔下,一道充满诱惑的声音响起,殿内服侍的地行夜叉们,仅听声音,便纷纷冒起了绿火。

        声音太好听了,他们忍不住嫉妒!

        一个天行夜叉俯首行礼道。

        “族母,我没见过他,但彼时他麾下已有牛马两族的助力,还有黎更族的三公子,只是听闻他不好女色,所以我们派出了夜乞嗣,前些时,夜乞嗣回了一趟,带走了数万地行夜叉苦力。”

        方才那道声音,便是夜乞族族母的声音。

        而回报的天行夜叉,便是之前在人间,见过黎觅海的那位。

        “有点意思,我不信这世上能有雄性挡住我的诱惑,他能在短短时间内,将阴司地府发展到如今的规模,有资格做我的面首了,之前说好去阴司寻访的行程,安排一下吧。”

        趴在地上的天行夜叉应诺。

        退下时,心中泛起一丝后悔。

        当初她若再坚持一些,会不会……

        想到这,她暗中摇了摇头。

        其实后悔也没用。

        族内,凡是被族母看上的雄性,最终都会成为族母的入幕之臣。

        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胚子,自己没先尝上一口。

        整个冥界的版图上,修罗族占地最广,夜乞族次之。

        地府现在坐拥四族的领地,虽然不及修罗和夜叉,但也勉强称得上三分冥界有其一。

        两个大族都为此消息讨论,更莫伦其间夹杂的一些小种族。

        阴司地府之前好像打过一个统一战线的口号?

        要么,去加入一下,或者讨好一番?

        阴司地府与孔寒安的威名,在冥界开始流传。

        ……

        被冥界众多妖魔讨论的孔寒安尚未知晓这些消息。

        此刻,他正在衡山山巅上,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人。

        “这位……我该称您为南岳衡山大帝呢,还是……什么佛?”

        之前鬼国中那对自天空观察他的人,便是眼前这位,南岳衡山大帝。

        昔日的南岳大帝,道家主神之一,如今改换门庭,剃光了头发,穿上了袈裟。

        这简直是孔寒安到现在最为震惊的事情。

        但细细想来,一切又都说得通的。

        紫色的袈裟,在佛家里,可是地位高崇的代表。

        这位昔日的山神,道家主神,现如今,已经是一位大佛了。

        南岳一脉诸多修士的陨落,是因为他们的主神,改换了信仰。

        而转变信仰立场,谁又说的清楚,是不是“入魔”呢。

        看着眼前这位道貌岸然的神,孔寒安心中隐隐有些寒心。

        这就是神么……

        如此儿戏,如此的,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孔寒安心中不满,话语间不由带上了一丝戏谑。

        孔圣拱手立在一旁,轻咳一声。

        “寒安啊,怎么和大帝说话的?虽然大帝现在投奔了西教,但我们中土人士,还是要讲礼貌。”

        孔寒安躬身行礼。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礼仪之大谓之夏,叔父教训的是。”

        孔寒安之前便从俘获的鬼仙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

        孔圣一直在衡山牵制着炎庭帝,所以他的各种小动作才那般顺利。

        想必之后,又是孔圣在此牵制了南岳大帝。

        不然,可能这位大神便不是撕开天空偷偷看着他了。

        孔寒安虽与这位叔父没多少感情,此时也不由心中升起感激,所以礼数更周全了些。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这位主神,孔寒安没有丝毫把握,当然要抱紧……

        啊不,当然要紧跟孔圣步伐,紧跟叔父的节奏,叔父说啥,那就是啥!

        这一圣一神,皆不知孔寒安的小心思,当然,他们也可能是猜到了,却没点破。

        衡山笑了笑。

        “礼不礼的,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但佛祖曾有言,孔施主,您与我佛有缘啊。”

        孔寒安闻言,心中大吃一惊。

        完犊子了!

        经典的出现了。

        上辈子,他听过一个趣闻。

        道家修士杀伤力最大的话是:“道友请留步。”

        而佛家高僧杀伤力最强的便是:“与我佛有缘。”

        传闻,听到这句话的人,轻则破财,重则遁入空门。

        虽然孔寒安时常将“与我阴司有缘”这句话挂在嘴边,但他是经过仔细思索,周密计算,一众麾下拼命努力才证实的缘分。

        您那位佛祖,凭啥这么说啊!

        孔寒安心中慌的一批,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

        “帝君,您这话,说笑了。”

        南岳大帝笑的很慈祥,慈祥的让孔寒安感觉有些渗人。

        “可没有说笑,佛祖听闻你那篇《西游记》,和《济公传》后,喜笑颜开,觉得你很有慧根,只是不知为何,你都只说了一点,后面的故事呢,为何不说了?”

        孔寒安汗如瀑布。

        他当时心血来潮,给黎三讲故事。

        但《西游记》说了一回,《济公传》说了一回后,便陡然醒悟,这都是佛家的故事。

        尤其是《西游记》,崇佛抑道。

        在这个道家修士当道的世界,说下去等于找死。

        所以他除了忙,也是对黎三的请求一拖再拖,甚至最后变成了《一千零一夜》。

        可,中土目前没有佛家弟子,这些故事,也顶多在自己手下中流传。

        身毒的佛家,是怎么听说的?!

        许是猜到了孔寒安所想,南岳大帝笑道:“孔府君不会以为,我佛在冥界,没有自己的势力吧!”

        孔寒安眯起了眼。

        这话没杀人,但诛心了。

        挑拨孔寒安怀疑自己的手下……

        呵,佛祖还是小瞧我了,都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弟兄,我岂会怀疑他们!?

        回去就挑几个身毒俘虏丢进极寒地狱,图个乐,助助兴。

        孔圣此时却插话了。

        “寒安啊,什么故事让西教的佛祖都感兴趣?”

        孔寒安一个头两个大。

        儒家,现在正和道家争夺大齐的话语权。

        目前看来,佛家已经潜伏进了大齐国,正在试图获得一定的地位。

        这故事说出来,岂不是推波助澜!?

        孔寒安故作憨态,挠了挠头,暗中擦掉了额角的汗水,笑道。

        “叔父,不过是我做梦梦见的一些志怪故事,不值一提。”

        孔圣满脸慈祥。

        “以你如今的修为,能够梦见这些,想必是有预兆的,不如说说?”

        说,我该怎么说?

        孔寒安目前成事,背后是道家神明的支持。

        如果孔寒安敢说,不说大帝等主神,那武圣关二爷的刀只怕都比孔寒安的嘴快。

        见鬼了,这可怎么办。

        不对,我天天见鬼,也没有这么难搞的时候!

        自修炼开始,孔寒安已经很久没有流这么多的汗了。

        在这一神一圣的注视下,他再度汗如瀑布。

        关键时刻,与孔寒安有几分相似的孟愈,意外开口,替孔寒安解了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