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03章 神被杀会如何?

第203章 神被杀会如何?

        孔寒安将短剑抵在了衡山身前,便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阻力,剑身寸尺难进。

        他运起功法解开限制,剑身上了锈斑开始片片脱落。

        锈斑下的裂痕,散发出耀眼的紫黑色光芒。

        但孔寒安无论怎么用力,剑身却依然难进一步。

        没错,衡山说得对,他毕竟是主神,不是孔寒安轻易能杀的。

        随着剑身上的锈斑越掉越多,孔寒安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哪怕他在运用大帝教他的技巧,可这法则对他身体的伤害是实打实的。

        孔寒安一阵恍惚。

        朦胧中,他回想起之前财神在大殿里对他提出的要求。

        拘拿衡山魂魄,带回地府,安排转生。

        原来……

        财神也早就预料到了!?

        你们这些神啊圣啊的,以后说话能不能直说啊!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

        孟愈摇头晃脑念起了书,他身上的才气汇聚到了孔寒安身上,延缓了孔寒安身体崩裂之势。

        “孔施主,早说你与我佛有缘,又是何必……”

        衡山见孔寒安难近,轻笑一声。

        孔寒安自恍惚中回过神来,眼中闪过精光。

        “我和佛祖有没有缘不知道,但我觉得,你与我地府有缘!”

        “人被杀,会死,神呢?”

        衡山瞪大了眼,不可自信的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身躯。

        他的身上,泛起了紫色的光芒。

        与孔寒安短剑剑身上的紫色,一模一样。

        孔寒安的剑,变长了……

        或者说,孔寒安的剑开始碎裂,但其中却又有一道紫黑色的短剑虚影,挤开了他的护体神力,插入了他的身体内。

        衡山释然而笑。

        “原来是物化神通……呵,没有形的束缚,你的法则更强了。”

        “但脱离了这把剑,你的身体可能抵抗的住?”

        孔圣叹了口气,别过了头。

        “唉,寒安啊,你的性子还需打磨,这么冲动怎么行,太残忍了,太血腥了,君子不为也!”

        腰间挂着的黄泉司副使铜印动了动,孔寒安感觉到了一股刚强而温和的气息包裹住了自身。

        手中的剑又送了一寸,短剑彻底没入了衡山体内,伤口处,流出了一股金色的液体。

        “我佛曾说,有你在我不该来,或许是如此吧。”

        衡山仿佛看开了,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垂下了头。

        “南无阿弥陀佛……”

        看来是成了……

        孔寒安心中松了一口气。

        他拔剑就干,并不是单纯的怕“与我佛有缘”然后开始莽。

        他还是有点把握的。

        东岳大帝曾就暗示过,他的法则不一般。

        而想必他在鬼国内斩杀炎庭帝,孔圣是看在眼里的。

        所以他孔寒安才有资格做圣人手中的刀。

        即便这血缘关系淡薄,孔圣不至于让他去送死。

        起码,不是白白送死,他孔寒安能和衡山一换一。

        那么,只要剑能饮到神血,他便能活。

        现在看来,他猜对了。

        孟愈和孔圣一起出手,保他的剑刺入了衡山体内。

        只是……

        为何这次没有之前抹杀少司命时那种的感觉?

        “寒安啊,仔细感悟你身上的气息,国运,可不是一般人能接触到的。”

        孔圣的话在耳边响起,温文尔雅。

        可孔寒安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叔父,有些……!”

        孔寒安正要出言提醒,却发现他发不出声来。

        此时此刻,他站在衡山身前,衡山虽比孔寒安高大几分,但垂下头后,孟愈和孔圣却只能看到衡山的光头,却看不见他的表情了。

        但孔寒安眼前垂着头的衡山,悄悄扭出了一个诡异的造型。

        头没动,但眼睛却像长到了头顶一般,对孔寒安眨了眨。

        中计了!

        孔寒安大惊,但衡山周围的神力却悄悄覆盖了孔寒安的全身。

        后面的孔圣,依旧在絮絮叨叨,给孔寒安讲解才气与国运,儒家之道如何修炼,如何运力。

        孟愈偶尔应和,说一些自己的想法。

        两人,对衡山的变化,没有任何察觉。

        孔寒安哪有心思去听。

        衡山身上的气息越发恐怖,光头上的眼里充满了得算后的笑意,孔寒安甚至隐隐看到它咧开的嘴角,挂满了得意。

        孔寒安心急如焚。

        果然,主神又哪是自己这种小卒子能伤到的。

        虽然它现在准备暗算孔圣,但若让衡山得逞,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但孔寒安依然什么都做不了。

        这种无措感,让他之前的道心都有点动摇了。

        衡山合十的双掌也诡异的扭曲了起来,肩膀未动,双臂违反了常理的内弯去。

        它握住了孔寒安的那柄短剑,缓缓的,一寸寸的,小心翼翼的将之完全抽了出来。

        神剑上沾满了金色的神血,可孔寒安再也使唤不动分毫。

        完了,孔寒安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

        正在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自天上响起。

        “哟,几位忙着呢?这个光头大和尚,是衡山?”

        衡山发出了一声闷哼。

        孔寒安睁开了眼,惊讶的发现,衡山将自己的短剑又插回了他的体内。

        他扭曲的胳膊上青筋暴起,看得出,他努力抵抗着某种力量。

        “都插进去了,就别拔出来了呀,你既然喜欢胳膊肘子往外拐,那就拐到底看看。”

        那苍老的声音再度传来,却不在天上,仿佛在遥远的天边。

        “噼啪!”

        衡山的胳膊发出了一身清脆的响声,双臂彻底向内折断。

        衡山倒是光棍,只是再度闷哼了一声。

        不知何时,一个瘦弱矮小佝偻,长满了老人斑,发须皆白的老头,背着手,负着剑,出现在了孔寒安和衡山身旁。

        他走路有些颤颤巍巍的,一步一摇,围着二人缓缓的转了一圈。

        “怎么,衡山,没有神域了,就打起鬼国的主意来了?就这么点出息?”

        孔寒安只觉全身一轻,身体能够活动了。

        这位老人是?

        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丝猜测,看向了身后的孔圣。

        只见孔圣和孟愈两人,神态庄重,双手叠起,举至眉头,复又伸出,弯腰鞠躬,一揖到底,而后跪倒,匍匐在地,动作一致,整齐划一,和孔寒安之前被孔圣操纵的五体投地简直一摸一样。

        “学生见过老师。”

        “不才后生,拜见道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