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05章 我和我争?

第205章 我和我争?

        “随性而起,怎么当得上传道授业?这小子想当我关门弟子,恐怕不行。”

        “老夫倒不怕什么因果,主要是,我的关门弟子,已许给泰山的眷者了。”

        老者轻声细语的解释,仿佛说话都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

        孔寒安越听越迷糊。

        东岳大帝的眷者不就是我么,这事儿何必挑明呢,那以后我该怎么拜师?

        可老人接下来的动作,让孔寒安再度陷入了震惊之中。

        只见老人挥了挥手,仿佛应召一般,一道人影从虚空中浮现出来。

        那人身着干净整洁干练的天青道袍,长相平凡,面容熟悉而陌生,是曾经孔寒安看过千百遍的样子。

        那个人……

        竟是孔寒安自己!

        或者,准确的说,是孔寒安上辈子的模样。

        他睁开眼,对孔寒安微微一笑。

        “孔兄,久仰大名。”

        孔寒安只觉脑海中轰的一声,感觉自己一时难以思考。

        他是谁?

        我的前世今生?

        道圣以通天彻地的手段,召唤出我的前世?

        还是某个大能伪装成我的样子?

        孔寒安脑海中的思绪乱做了一团。

        孔圣倒没分辨出这人与孔寒安有什么关系,毕竟两世人,样子差别太大。

        他只是笑着说道。

        “老师,不若这样,我保举我这不成器的侄儿,与这位小兄弟竞争一番,谁表现的好,谁当您的关门弟子,如何?”

        道圣十分为难。

        “可我已许诺了泰山,泰山对这小子十分中意,专门让温元帅送他上了天池泡了一阵,又送到我这儿。”

        “而且你与你侄儿都喊我老师,这辈分可就乱咯。”

        孔圣却十分热情。

        “老师您桃李满天下,我侄儿能成为您的弟子,那是万分荣幸的事情,辈分无所谓,我和他各论各的。”

        他开始和老者热情的推销起孔寒安。

        孔寒安仍然处在震惊之中,心中思绪万千。

        “孔施主,我与你结个善缘,你用泰山给你的阴阳眼去看看那人。”

        衡山的声音在孔寒安脑海中响起。

        孔寒安扭头看去,衡山已恢复了普通的样貌,对他眨了眨眼睛。

        他阴阳眼运转,看向那人……

        那个和他上一世一模一样的人,竟然只是一道魂。

        孔寒安恍然醒悟,这是自己的天魂……

        既然知道是自己了,孔寒安反而心中安稳了。

        不愧是大帝安排的师父呀,天魂就这么帮我讨回来了!

        师父这欲迎还拒的手段,高啊!

        孔寒安这边想着,那边孔圣与道圣的沟通已经结束。

        双方达成共识。

        接下来,两人开始公平竞争,谁为大齐百姓做的事多,道圣就收谁做自己的弟子。

        仿佛二人在刚才达成了某种协议,道圣直接出手,担下了因果。

        他打了个哈欠,在衡山身上一拍,衡山气息全绝,软倒在地。

        随即,老人又伸手捏了个法诀,衡山的灵魂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几人脚下的衡山开始剧烈的摇晃,仿佛要崩塌一般,老人轻轻跺了跺脚,衡山又回归了平静。

        他一边将衡山的灵魂揉搓成一团小球,一边说道。

        “他总得为他的背叛付出一些代价,接下来,生生世世,都是我道家的纯阳真人。”

        他随手揉捏,如同玩弄泥巴一般,搓了一阵,随手将灵魂球抛向孔寒安。

        “小子,听说你在冥界有点关系,你送下去吧。”

        孔寒安低头打量,衡山的灵魂上已有玄奥的禁制,成了一个普通的阴魂。

        甚至比普通的阴魂还弱,灵魂球中,露出了衡山的脸,对孔寒安笑了笑。

        孔圣挥手,招出了孔寒安的短剑,才气汇聚之上,金色的神血凝固,纯阳之气溢于剑外。

        “寒安啊,你这剑,或许用不久了,日后让老师为你锻炼一番。”

        老人笑着摆手。

        “诶,那要等他通过考验,真正成为我的弟子再说。”

        自己和自己争,那不就是左手和右手打架?

        妥妥的。

        孔寒安自信满满。

        “您放心,我一定会成为您的弟子。”

        孔圣抚掌而笑。

        “年轻人就应该有自信有冲劲。”

        道圣却笑得高深莫测,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孔寒安”也笑了起来。

        他朝孔寒安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道。

        “自信是好事,但实力不足,就是自大了。”

        “为防别人说我胜之不武,提醒你一句,你身上还有炎庭帝留下的一些手段。”

        咋闻此言,孔寒安一惊,炎庭帝被他剑斩之后,确实行事不妥,可他当时自我检查没发现什么毛病。

        这话出自“自己”之口,让孔寒安觉得有点迷。

        我叔没看出来?

        他看向孔圣,孔圣满脸迷茫,不知是真没看出来,还是装作茫然。

        是老道圣在借用我的“灵魂”来提醒我?

        孔寒安看向老人,老人却似乎早有准备,意味深长的说道。

        “有些事情,只有自己才清楚。”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在自己两个字上加重了一些声音。

        “孔寒安”走到了孔寒安面前,满脸嫌弃。

        “打扮邋遢,行事莽撞疏忽,性格自大,满身的阴晦之气,你凭什么成为道圣的弟子?”

        这话说的就有点批判的味道了,孔圣与孟愈都不由皱起了眉头。

        孔寒安满脸问号,依然看向道圣。

        道圣爷这么嫌弃我?

        道圣还是笑着。

        “你俩之间的矛盾,别人插不进手,还是要你们自己解决。”

        又一次,在自己两个字上加重了吐词,孔寒安总算有些回过味来。

        原来,他是我,也不是我?

        我的三魂之一,居然产生了灵智,然后嫌弃起我自己来了?

        我难道还真要和我自己争?

        他诧异的看向面前那人。

        之前心神震荡,此时细细打量,才发现,这人虽然长得和自己上辈子一模一样,眉宇间细节的神情,却有些陌生。

        仿佛一个不是自己的“人”,用自己的身体做出了不属于自己的表情。

        “你到底是谁?”

        孔寒安皱眉问道。

        “我是孔寒安啊。”

        那人笑着回道。

        “不,你不是孔寒安,我才是。”

        孔寒安摇了摇头。

        “不,你不是,你心里清楚,我才是孔寒安。”

        那人也摇了摇头。

        孔寒安正要反驳,突然噎住了。

        没错,他不是孔寒安,他只是一个附身的穿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