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31章 扑朔迷离

第231章 扑朔迷离

        吕梁被拿到了孔寒安面前。

        这一路上,他也想明白了。

        这群风妖怎么说的?

        要赔偿,找城主府。

        原来修罗族新晋的鬼仙大统领修罗伍,居然是地府埋在修罗族的卧底。

        他还开开心心的往里撞。

        孔寒安之布局,恐怖如斯。

        吕梁此刻心若死灰。

        看着眼前负剑而立的孔寒安,他不由想到了和略镇。

        彼时孔寒安一剑抹掉了他的剑招,其实力,也是恐怖如斯。

        实力与心机兼备,这等人物,哪是他能比肩的?

        吕梁越想越怕,但孔寒安没功夫管这等小人物心中怎么想,他直接开口问道。

        “强行拘魂,勒索,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这话问的吕梁一愣。

        “府君若要取我性命,直说便是,何故污我清白?”

        孔寒安将手中的卷宗摔到他面前:“你自己看吧。”

        吕梁低头看了看,脸色大变。

        他当初便是猪油蒙了心,对百姓施展了万剑诀,才被废去修为,郁郁而终。

        如今怎么可能再犯这种错误!

        而且,他被修罗族软禁,也没那实力做这些。

        “府君,冤枉啊!”

        吕梁一通申辩,孔寒安皱眉深思……

        看来,这上郡之事,与道统无干?

        之前衡山有言,接引亡魂的法则,在巫神大司命身上。

        大司命与东极青华大帝争斗,也在这附近。

        再联想到之前这两郡可能有书生被逆天改命,孔寒安心中思索。

        这帮冒充地府的人,难道是巫神殿?

        孔寒安看了眼一旁满脸无辜的孟愈,心中有些疑惑。

        如果是因为巫神,孟愈火急火燎的将他带到上郡,又是为何?

        之前温元帅在南郡降下瘟疫的原因还没搞清楚,只从温元帅只言片语之中得知,道家有些神,与巫神联手了。

        现在上郡与北地郡又出现了疑似地府的势力。

        这些诸神们的博弈,越发的扑朔迷离起来。

        见孔寒安看向自己,孟愈耸了耸肩膀。

        “孔老弟,这人是捉的不对?”

        孔寒安学着他耸了耸肩。

        “看来是巫神殿的残余干的,正好,他们与书生案或有干系。”

        一阵风带着黎觅海的声音进入耳中。

        “府君,李攸禀告了祭酒,北地郡那边,小黑已经去了。”

        小黑便是黑无常,现如今整个地府,只有黎觅海与孔寒安能这么叫。

        孔寒安拍了拍手,吕梁身上的生死簿被勾出,让黎更族阴差将吕梁带回冥界。

        而后吩咐道:“多来些人手,就近巡视,若有意外速来禀告。”

        上郡生死簿已与体内生死簿合而为一,上郡纳入了地府的管辖,只等秦广安排起临时城隍,地府一众便可随意出没,不怕对方不露马脚。

        “喏!”

        妖风大起,自门窗向外涌去,吹得啪啪响,须臾便停,只剩一堆门窗和瓷器的碎片。

        魏旭看起来十分心疼,这损失太惨重了,他又不好找朝廷报销。

        难道说府衙被孔监正召唤的鬼怪破坏的?

        他真这么报了,只怕仕途就危险了。

        之前孟愈介绍时便有说,这位孔监正,是孔圣人的侄儿。

        便是打死他,都不敢找索赔,更勿论告状。

        他没找孔寒安,孔寒安却转而看向了他。

        “魏郡守,我麾下已在上郡布控,那伙凶徒暂时不必担心,有关书生才气的案子,您那儿有卷宗么?”

        说起正事,魏旭不敢打岔。

        “监正大人,有是有,但……发现不对报案的那位书生,也被灭了满门。”

        孔寒安嘿然。

        巧了不是……

        怪不得孟愈将他拖来。

        原来不是要借他手打击道统,而是因为这事儿和地府有关系。

        孔寒安瞥了眼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孟愈,摇了摇头。

        “孟老哥啊,以后有事直说行么?”

        孟愈展颜,俯身从地上的卷宗中挑出了一份,递给了孔寒安。

        “孔老弟,不是我不直说,而是我怕我直说了,你接受不了。”

        孔寒安嗤笑一声,也不再开口,接过卷宗打量起来。

        卷宗上记载的是独乐镇的一家书生。

        书生姓王,叫王浩,家中小有余财,是郡里出类拔萃的人才,只等恩科,便可被上郡送往京城应试。

        十日前,王浩前往独乐县县衙,向县令禀告,说近日里连连噩梦,导致无心读书,怀疑有鬼作祟。

        县令检查了他的身体,发现他身上才气锐减,几近于无,这便向上禀告了。

        可没等郡里派人前往,三日前,王浩一家惨死家中,仅回娘家的妻子得以生还。

        家中墙壁上,被人用血迹画下了一个狰狞的鬼头。

        孔寒安看完卷宗,抬起头问道。

        “这就完了?”

        魏旭不解。

        “啥?”

        孔寒安没想到这一郡郡守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验尸?没有其妻口供?没有附近邻居的证词?就这么草草的推到阴司地府行凶作恶上了?”

        魏旭错愕。

        您不是知道有人假冒么?怎么还以此发难了!

        这脏水也不是我们往您身上泼的呀!

        倒是孟愈察觉到了什么,开口道。

        “请孔兄细说之。”

        孔寒安拍了拍卷宗,口若悬河。

        “第一,那伙恶徒,目标皆是将死或者已死之家,这王浩没有子嗣,应该是个年轻人,其父母年纪也不大。”

        “第二,那伙人行凶,从未留下伤口,死者皆是被勾走了魂魄,可案发现场却满是血迹,甚至鬼头图案都是以鲜血画成。”

        “第三,其妻为何那么巧,不在家中?因何故回的娘家?若是夫妻失衡,邻居当能听见争吵声。”

        “第四,即便是那伙恶人行凶,这王浩家中还有人残存,未必不会再来,你们便没有安排人保护一番?”

        孔寒安一连串问题,问的魏旭满头大汗,呐呐无言。

        孔寒安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大齐一统已经太久了,这地方上的郡守官员,也并不都是如王冬那般干练。

        南郡郡守弃城而逃,这上郡郡守,怎么看着也是个草包。

        孔寒安对孟愈拱了拱手。

        “孟老哥,知道独乐县怎么走嘛?咱们去一趟?”

        孟愈笑道:“孔老弟心细如发,愚兄佩服,那咱们便走一遭吧。”

        魏旭小声呐呐道:“孔监正,孟先生,不吃了饭再走?怎么也得我尽一番地主之谊吧。”

        两人却没管他,径直离去,独留魏旭看着一地狼藉怔怔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