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37章 天地之别

第237章 天地之别

        耍帅是一时的事情。

        之后,就要为之前的耍帅付出代价。

        此刻,李攸和周苦闷正在抓耳挠腮……

        “要不,你再找个他们巫神殿的窝点?”

        周苦闷小声的提议,让李攸额角暴起了青筋。

        你当人巫神殿这么好找,说找就能找得到?

        深呼吸深呼吸,人家现在也是将军……

        另一边,钟馗以手覆面,仰身躺在地上。

        周苦闷见他心情似乎不好,有意挑起话题。

        “大侄儿,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钟馗闷吼一声:“滚!”

        周苦闷苦闷着脸。

        “你倒是起来呀,搞得像个被用强的小媳妇儿似的。”

        钟馗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那我们先把他们的尸首送去官府吧,至于你们担心的府君,我倒觉得没必要。”

        李攸和周苦闷奇道:“怎么说?”

        钟馗道:“地府之府君,麾下肯定不止你们这种人或鬼,他能有本事将你们收拢在羽翼之下,我们何须替他操心。”

        话虽如此,但我们是哪种人,哪种鬼?

        小子你有本事把话说清楚啊。

        李攸和周苦闷一人一鬼瞧向钟馗,眼中有些不善。

        而被钟馗认为不需担心的孔寒安,此时也面色不善的看向着孟愈。

        “孟老哥,你把我拖到荒郊野岭,似乎有些不太好吧。”

        此时太阳已彻底落山,还有一丝残存的落日余晖。

        孔寒安环顾四周。

        四周都是山峰,树木高耸,野草茂盛,一点也不像城市附近。

        脚下,甚至连一条人踩的泥路都没有。

        看样子,自己现在在一处谷地中。

        也难为孟愈能保持高速的将木牛车开进来。

        孟愈赔笑道:“孔老弟,老哥我只知道秦王陵就在山中,但至于在哪,我真不清楚。”

        孔寒安再次发出了叹息。

        “孟老哥,若你把我当兄弟手足,能不能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

        孟愈还是那个笑容,还是那句话。

        “孔老弟,不是老哥我不说,只是说出来,怕你接受不了。”

        得,那就是没得谈了。

        孔寒安摇了摇头,再度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

        看得出来,孟愈似乎在刻意甩掉黎觅海等一众黎更妖,好像要创造出一个孔寒安单独面对问题的情况。

        但儒家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

        这么做,肯定不是在暗算孔寒安,暗算他对儒家而言似乎没有好处,应该只是在某种程度上的利用。

        孔寒安细细思索起来,什么是他接受不了的呢?

        孟愈抽下插在木牛尾部的马鞭,一边打着草,一边引路向东行。

        “孔老弟,跟我来吧,说不定我们能找到秦王陵。”

        秦王陵在哪,只怕你心中有数吧。

        孔寒安紧了紧手里的剑,还是跟了上去。

        仿佛是没话找话,孟愈一边挥动着鞭子,一边开口问道。

        “孔老弟,你知道天地之间的区别么?”

        孔寒安不明所以。

        “什么区别?”

        孟愈继续说道。

        “这世间,有天地人三界。”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人间一日,冥界又一年。”

        孔寒安愣了愣,这个他倒是知道,但是说这个干嘛?

        孟愈没管孔寒安的反应,仿佛在自言自语。

        “其实天上又有九重天,时间流速也是不一样的,据说,当年天地初开,清者向上,成为了天,浊者向下,成为了地,这天越往上便越轻,时间便越快,只有到第九重天上,一天便是我们人间的一年,此事鲜少有人知道,只有飞升之后,才会知晓。”

        孔寒安听完一愣。

        好家伙,相对论都出来了?

        相对论中,爱因斯坦提出了一个关于时空的基本理论。

        简单来说,便是引力不同,时间流速便不同。

        而引力也勉强可以用重来表现。

        如此一说,好似也说的通了。

        壮哉大齐国,竟然这么早便能提出关于时空的猜想来。

        孟愈的声音还在继续。

        “这天越往上,便越难上,每过一重天,便要度一次劫,但越往上,又越容易感悟到道,反之,越往下,便越难理会法则与道,所以人要苦苦修炼,所以冥界的妖魔鬼怪最高也才到大乘境,他们虽自诩鬼仙,可他们不是仙。”

        孟愈幽幽的叹道。

        “可是,凭什么呀……”

        孔寒安问道:“什么凭什么?”

        孟愈展颜一笑:“没什么,咱们到了。”

        只见他的鞭子挥向前方,一阵光影浮动,鞭子竟然消失了半截。

        孟愈手腕一抖,收力之下,那半截鞭子又神奇的从前方缩了回来。

        前方好似有一面空间墙,墙后应该就是秦王陵了。

        这里竟然是一处秘境。

        但孔寒安没来得及细想,他在思索刚刚孟愈的话。

        孟老哥,你别这样啊,话能说明白么,天天隔这谜语人有意思嘛?

        他隐隐感觉到了,感觉到了儒门想要在这盘大棋里收获什么。

        可还未等他继续,前方孟愈转过了身,对他露出了一道八齿笑脸。

        “孔老弟,老哥我是为你好,去秦王陵内堪破你体内的除秽魄吧,人间的事情太麻烦,你把握不住的。”

        言罢,不由孔寒安反应,便将孔寒安推进了秘境之中。

        只是孟愈没想到,孔寒安被他推入秘境的那一刻,也回身对他露出了笑脸。

        一样的浓眉大眼,一样的八颗牙。

        孟愈心中一突……

        他好像忽略了一些事情。

        掏出一张信纸,写下了一句话,信纸化为鸿雁,飞向西方上郡。

        很快,上郡也有鸿雁传至。

        孟愈接下,摊开一看,脸色铁青。

        只见信上写着。

        “上郡各县,皆未发现黎更妖风。”

        孟愈无奈笑了。

        孔老弟的心眼可真多,居然把他之前召唤的妖风取消了。

        “不过秦王陵是一方小天地,孔老弟那些召唤的手段在其中不能用,也足够他耽搁一阵子了吧。”

        孟愈喃喃自语道。

        “不够哟,老哥,你怕是小瞧了我们地府众将的手段。”

        一阵风刮起,风中有黎觅海的声音。

        孟愈脸色一变,他竟然没感觉到妖风的靠近。

        那黎更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孔老弟何时用的召唤!?我怎么没见他点燃符纸!?

        “子曰:呜噜噜噜噜~”

        妖风灌了他一嘴。

        黎觅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老哥,别用圣言术了,我也不用进去帮府君。”

        “我在这里,便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