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41章 不对劲

第241章 不对劲

        孔寒安不是故意和老者打机锋。

        他是真看出了老者不一般。

        一座满是恶人恶鬼的城市,一个好人是怎么能生存下来的?

        还能开一间药铺行善?

        满街的店铺掌柜,避秦俑而不及,为何只有老者要将孔寒安迎进来。

        那些兵俑直接搜查药材铺,却又无视了孔寒安,便能说明很多问题。

        兵俑接到的命令是寻找捉拿孔寒安,那他们何必要翻箱倒柜?

        方寸之间的药材柜里能藏人?

        这摆明了是泄愤啊。

        而且,兵俑从药材铺里撤出之后,栎阳宫便传来了撤退的命令。

        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栎阳陵宫里的那位已经知道了孔寒安的位置,却拿他没有办法。

        这个老者,或者老鬼,不一般。

        起码在这方天地,这栎阳城里,有一份话语权。

        所以孔寒安死皮赖脸,又是喊爷,又是要在这儿多磨蹭一段时间。

        如果说城里的恶是小恶,栎阳宫里的那位是让这方天地为恶,那么这个老头儿,可能便就是这天地间唯一一个可以成为自己同盟的人。

        但老者的话,却让孔寒安身上泛起了冷汗。

        仔细想想。

        他多久,没有产生过畏惧的情绪了?

        从堪破了非毒魄开始,哪怕面对主神南岳衡山,孔寒安也只是觉得棘手,一个域都没有完全成型的秦惠王,数万睁开眼的兵马俑,顶多让他头皮痒痒,何至于心慌。

        十来个秦卒搜寻而已,大不了反手灭了,为什么自己会下意识的要躲藏?

        还有,自己已经是大乘大圆满境界,虽然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域,虽然自己的法则也没有很好的掌握,但身体素质应该不差。

        为什么只是在这栎阳城内跑了跑,腿就抽筋了?

        这不对劲,很不对劲,自己的身体有问题。

        “驷爷,您瞧出来了些啥?”

        驷老头笑着摇了摇头,将手上的挑拣好的药材放入了柜子里,拿起扫把清理残藉。

        “别叫我爷,我真当不起你的爷,有什么问题,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你觉得危险的时候,才会心生感应。”

        两次强调当不得,看得出来,这单名驷的老鬼,似乎瞧出了孔寒安非同一般。

        孔寒安也不装了,微微眯眼反问道:“可这些事,本不该让我感觉有危险啊,难道我身上还有什么隐患不成?”

        道圣能在不知不觉间让一缕分魂依附在孔寒安的神通天罚剑上。

        孟愈,或者孔圣,有没有别的手段?

        再往深处想想,东岳泰山大帝,有没有别的手段?

        温穹死前的话,孔寒安在心中仍然存有一丝疑惑。

        老者却道。

        “你说有没有可能,有另外一个你在某处遇到了危险呢?”

        孔寒安冷汗涔涔。

        天魂有危险!

        但没道理啊!

        天魂是去处理水患,修筑堤坝自有孔圣组织人手。

        用天魂那小子的话来说,无非就是些水鬼河伯作乱,他去清理,应该不费什么事,顶多就是多跑跑,何至于有危险!

        如果儒门的针对他的谋划,是把让困在这栎阳城天地之内,让他短时间不能离开,那何至于让他的天魂陷入险境!

        但呼吸之间,孔寒安很快冷静了下来。

        现如今,急也无用。

        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件件处理。

        天魂的事儿,慢慢来,赶紧摆脱了这方天地,才是当务之急。

        三角啊,赶紧带人挖呀,挖通了我本月给你涨绩效。

        孔寒安心底如是的想,对老者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驷爷,多谢提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啥也别说了,您这差不差啥跑腿的活计?”

        ……

        人间的夜已越发的深了些,作为鬼的周苦闷终于不必再躲藏。

        他曾是赵元帅清点的五道将军,自然也不怕人间衙门的国运。

        钟馗李攸带着他,一行两人一鬼,抬着巫师的尸首进入了常安城的衙门。

        县官本已放衙,但听闻有巫师的事情,还是再度露面。

        捕头细致查验了几个巫师的尸首。

        “身上的药香味凝儿不散,看来长期泡药浴,是巫师健体的手段。”

        “脚底有厚茧,符合巫师的习俗。”

        “身上有祭祀用品以及一些小型乐器,当属巫师无疑。”

        县官点了点头:“行了,你们下去领赏吧。”

        钟馗皱眉道:“老爷,他们出现在我们北地郡,好像有所图谋,似乎来者不少,您这边不再仔细安排一番?”

        捕头瞪了钟馗一眼:“少管闲事,没见县老爷为了你的事儿,鞋都顾不得穿?”

        钟馗细看之下,发现果然如此。

        他正要劝县官注意身体,李攸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赔笑道。

        “咱们这就走,这就走。”

        一人一鬼拖着钟馗,连赏钱都没领,便逃也似的离开了衙门。

        钟馗不满道:“你们干嘛呀!”

        李攸叹道:“你没发现这县衙有什么不对的么?县官脚上也有厚茧。”

        周苦闷指了指县衙:“你没闻到,那捕头身上也有经久不散的药香味么?”

        钟馗这才醒悟,一身是汗。

        “这……!衙门里都是巫神殿的人!?咱们如何是好?”

        李攸眯起了眼。

        “无妨,黑无常将军便要来了,咱们到时候有强者助力,还怕他们?”

        正说着,衙门却打开了门,捕头带着几个捕快追了出来,明显是发现了什么,来追他们的。

        李攸看向了周苦闷,周苦闷看向了钟馗,钟馗苦起了脸。

        ……

        冥界,修罗殿中,三个修罗大统领头一次心平气和的聚在了一起。

        一个满脸和善的修罗统领,正在好声好气的和修罗舞说话。

        “小伍啊,咱们是前辈,得说说你,你想要地盘,直接跟我们说,我们难道还会不给你不成?何必在背后玩这些小手段?”

        修罗舞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我便开口了,我要冥河对岸那块土地,若你们允了,我便带着我的追随者撤到对岸去。”

        两个修罗鬼仙对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们也想打算如此,修罗伍麾下那群修罗,太特么魔性了。

        天天鼓噪修罗们跳舞,关键是他们跳舞还真能提升修为。

        已经有不少修罗场,没再决斗,而是变成舞池了。

        这是修罗族干的事儿?传出去,修罗族的脸面往哪搁?

        滚到河对岸去吧,眼不见心不烦。

        他们不知道,修罗伍就是地府校尉修罗舞。

        他们的这个决定,让地府几乎兵不血刃彻底统一的冥河西岸。

        可修罗舞此时也懒得管这些,他归心似箭。

        血池在他的掩护下,已经不声不响被孙三角挖回了地府。

        他在修罗族的追随者也已经足够多了,他的潜伏任务,已经完成。

        听闻府君被困在了一方小天地内,他迫不及待,想去助府君一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