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44章 不信抬头看看天

第244章 不信抬头看看天

        巫神殿的巫师,为何要在人间打着地府的名号作恶。

        那些被拘走的魂魄,又到底去了哪里。

        大规模的逆天改命,又是为了什么?

        东极青华大帝,本该在追杀大司命,为何大司命出现在了这里,东极青华又去了哪里?

        巫神与道家神,还有儒门,到底在谋划什么?

        一切的秘密,或许会在栎阳陵宫内被揭开。

        宫墙后,曾经让孔寒安感到震撼的兵俑方阵早已东倒西歪,破碎一地。

        牛马修罗,拥有着冥界最强的体魄,当然不会是泥土塑成了兵俑所能对抗。

        而栎阳宫的域,也早有杨林的天火燃烧了起来。

        得杨林的回禀,孔寒安知道他之前判断错了。

        栎阳陵宫覆盖的气场,并不是鬼仙境大乘境初生的域,而是重伤之下的神域。

        里面的大司命,正奄奄一息。

        随着越来越多的兵俑被打碎,其间的魂魄被押往地府,也有消息传了过来。

        秦俑中的这些亡灵,都是这段时间活跃在上郡与北地郡的巫师们,拘拿的魂魄。

        黎三此次并未跟来,他在这方天地外与孟愈纠缠。

        顾老爷老胳膊老腿,也当了一回传信使。

        驷老头,是秦惠王嬴驷,也不是嬴驷。

        他是嬴驷的天魂,被大司命做法赶出了陵宫。

        所以,他能掩盖守卫王陵的秦俑知觉,却无法彻底掌控这座栎阳城天地。

        “这些恶人,本是秦惠王拉来为他建坟守墓的,即可安置不服命令不听变法的遗族,使他们不在人间作乱,又给这些人留下了一道生机。”

        “但他没想到,这方天地刚刚形成,大司命便夺取了其中了控制权。”

        顾老爷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胳膊腿,开口说道。

        一旁早已发泄完,撤了下来的牛斗问道。

        “可是时间对不上,这王陵怎么也存在了七八十年了,大司命那么早便谋夺了王陵的控制权,又为何出去被东极大帝追杀?”

        孔寒安抬头眯眼看着漫长的阶梯道。

        “咱们上去,便知道了。”

        他隐隐有了一种猜测。

        东极大帝与大司命,在演戏。

        漫长的石阶一行自不必说。

        这一路走来,倒是让不少妖魔鬼怪觉得,此宫殿与地府有缘。

        因为这阶梯修的实在太长了。

        石阶之顶上,已经离地许远。

        漫漫长阶终有尽途,眼前终于出现了一座壮阔的宫殿。

        栎阳宫宫门大开,一眼便能看清其间。

        大殿很简洁,没什么装饰,倒不如秦广昔日的陵墓那么奢华。

        只是一间空荡荡的大殿,其间只有一个巨大的棺椁。

        棺椁前方,盘膝坐着一个黑袍人。

        黑袍人带着高冠,容颜看起来极其平凡。

        这应该便是巫神大司命了。

        他看起来极其虚弱,用不辩男女的声音的说道。

        “我知道你终归会来,但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没有任何啰嗦,孔寒安的天罚剑已刺穿了对方的胸口。

        金色的血液自伤口渗出,孔寒安心底升起了随时可以灭杀对方的感觉。

        如今敌人生死已在自己掌控,他开口问了一句废话。

        “你为何不躲?”

        大司命赫赫而笑。

        “我的权柄已经给了青华,以此交换来了巫与道的联手,没有法则,我的战力甚至不如你身后的畜生,躲有何用?”

        孔寒安之前早有猜测,此时反而不慌,他继续问道。

        “你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大司命抬头,嘴角向耳旁咧开,皮笑肉不笑道。

        “为了这天下苍生呀。”

        这就是个伪命题。

        “为了苍生,所以残害生灵?那些被巫师拘走的魂魄,那些被你们改命的人,能从你们这场谋划中得到什么好处?”

        大司命继续发出着毫无感情的笑声。

        “你可别这么说,这样对你也有好处,甚至对你的地府,也有好处!”

        “凭什么,世间三界,九重天,三层地,时间流速不一样?凭什么越往上,便越能感悟大道?”

        “凭什么冥界众鬼,魙,妖魔们,此生难以渡劫?”

        孔寒安起了皱眉头,这话听得很耳熟,孟愈也曾如此问过。

        大司命血流不止,却越发癫狂。

        “小子,太阳曾说,你看透了我们巫神的本质,没错,一切都如你所料,我们只能活在信徒的祈愿中。”

        “可你知道,人间向我们祈求最多的是什么?”

        “人所求更多的,是力量啊!改变自己命运的力量啊!”

        “但力量从何而来?从这世间的道里来!从这九重天上的大道中来!”

        孔寒安愣住了。

        这却是实实在在难以辩解的命题。

        世间规矩有穷,而人的欲望无穷。

        修炼为了什么?变强为了什么?

        最终划到根本,也是为了欲望,为了打破规矩的束缚。

        他孔寒安现如今有势力有力量,所以才可以在冥界再地府定规矩。

        归根到底,他也渴求力量。

        不然为何昔日对东岳大帝纳头便拜,为何此时追求与天魂合一,想要成为道圣的关门弟子?

        人只要有想法,便终归要以能力,以力量来实现。

        孔寒安竟一时无言以对。

        但他心间又生疑惑。

        人追寻祈求力量,巫神追寻祈求力量,儒家追求力量……

        那这世间的道家诸神,占据了九重天,他们求的是什么?

        ……

        栎阳天地外,黎三与孟愈没再争斗。

        论硬实力,黎觅海拿不得孟愈,但论速度与隐藏,孟愈对黎觅海也无可奈何。

        孟愈的目的是让孔寒安陷入栎阳天地之中,而黎三的目的,是以自身为“坐标”,让冥界的孙三角方便挖通通道。

        双方都认为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于是就此罢战,甚至聊了起来。

        孟愈感知到栎阳天地中的变化,叹气一声。

        “想不到孔老弟麾下人才济济啊,早在当时衡山之上,我便该知道,即便他再度陷入小天地内,也不至于身侧没人。”

        黎三得意的不得了。

        “那是,那毕竟是我家府君,岂能容你暗算的?”

        孟愈却展颜。

        “谁说我是在暗算他,我是在帮他,儒道佛巫和朝廷一起下的这盘棋,他现在可参合不了,不信,你抬头看看这天?”

        黎觅海异常警惕。

        “别想骗我,我又不是三岁的孩童。”

        孟愈自己却抬起了头,面露惊叹。

        “真壮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