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47章 东海郡止小儿啼

第247章 东海郡止小儿啼

        在孔寒安的记忆中,种花家神话体系,有关于龙的描写,一直很复杂。

        一方面,龙是种花家的图腾,人人都自称龙的传人,每个人的体内都流有龙血。

        龙也堪比造物主,许多神兽都有龙的血脉。

        龙乃瑞兽,皇室的宫殿必然要雕琢龙的雕像,镇邪招福。

        但另一方面,龙在神话里又不算什么好东西。

        总有恶龙作乱,总有恶龙翻江倒海。

        而古之传说,也多有斩龙的事迹。

        其实这和种花家对神的观念类似。

        您对我有用,那我便敬您为神。

        你若对我无用,那便没必要对你恭谨,甚至可能还要调侃一番。

        归根到底,种花家的神,都是有跟脚的,都有名有姓,有血有肉,曾经活在世上,建立了丰功伟绩的人。

        而不是被杜撰出来,无可形容,无可描述,法力无边的不可名状。

        但孔寒安上辈子,没有见过龙。

        这一世,却有,他还见到了。

        孔寒安站在东海郡伊卢县,看着天空沉默不语。

        为何而沉默?

        因为这天已不是天。

        东海已掀起了滔天巨浪。

        东海郡的天上,是海水,东海的海水。

        巨大到,甚至让人以为这是天上倒下的天海。

        伊卢县城隍面色铁青的站在孔寒安身后。

        能成为城隍,必然是在当地拥有不菲的声望之人。

        而能建立起声望的,多半是对当地有着极深的感情。

        他对孔寒安的背影施礼道。

        “府君,请救救伊卢县的子民……”

        孔寒安问道。

        “我听闻大部分郡县皆有仙神佛下凡处理天灾,东海郡怎么没有?”

        伊卢县城隍脸色更差,摇头不知。

        其实,孔寒安心里已经明白。

        东海龙宫,参与了这盘某天大局,又怎么不会能有收获?

        这收获,或许就是东海郡人口牲畜钱粮吧。

        这漫天神佛,这封建朝廷,那偏偏儒生,嘴里喊着为了天下苍生,最终却如此默契的,将东海郡苍生的性命拱手相让。

        这才是恶啊。

        之前在栎阳天地有所触动的除秽魄,猛地一跳,不再动弹,孔寒安只觉自己神清气爽。

        除秽如其名,心头之秽散去,知晓善恶,随意而行。

        七魄之中,孔寒安已堪破了伏失、雀阴、吞贼、除秽,而代表着欲望的臭肺也一直在被打磨。

        七魄破半,孔寒安眼前不知不觉进入了识海之中。

        天上漆黑一片,好似破了个打洞。

        七个太阳,灭了四个,一个已十分昏暗,几近于灭。

        还有两个,本该面露欣喜与享受之情,此时却面露惊恐,往那天上的洞中钻去。

        这一切只是一个恍惚,孔寒安又回归到了现实。

        他感觉到了,感觉到了天魂之所在。

        在那滔天巨浪之后,东海深处某地。

        眼前的巨大的海浪裹挟着千钧之势,缓缓向下拍来。

        海浪中,有虾妖蟹妖,有鱼妖龟妖,它们在几条龙的带领下,狞笑着,看着地面上中仓皇而逃的人群。

        或许闲暇时候,文人雅士可以根据他们的形象做一个再创作,比如虾兵蟹将龟丞相。

        可此时,想必东海郡没有人有那个闲心,他们都在逃跑,可这巨浪之下,他们又能逃到哪里。

        有已经绝望之人仰天哀嚎。

        “苍天啊,救救我们吧!!”

        这种人还不少,跪了一地。

        有拜天的,有叩地的,还有向海浪中的妖魔连连磕头,祈求饶恕的。

        但没用啊。

        没有人,响应他们。

        巨浪距离地面越来越近,空气已经十分潮湿,许多人身上的衣裳已被打湿。

        跑的,跑不动了,跪的更多了。

        还偶有妖魔从巨浪里跳出,抓上一把人,回到海浪里,掀起阵阵血花。

        孔寒安无由来的厌烦起这样的情况。

        厌烦,便改变。

        他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救什么苍生,只是这浪,挡住了他的路。

        他抽出了天罚剑,凌空而起。

        一条三爪银龙早就注视到他了,此时嗷了一声,张着大嘴迎面而来。

        “小子,看你很久了,瞧你浓眉大眼细皮嫩肉的样子……”

        冥界通道自孔寒安身边洞开。

        大量地行夜叉,在夜乞嗣的带领下踏浪而上。

        “为地府奋斗,就是为了自己奋斗!”

        “兄弟们,杀呀!”

        地行夜叉蓝皮红发,凶神恶煞的样子把小龙的话吓了回去,它嗖的一声钻入了海浪之中。

        这人不讲武德,不单打独斗!

        但它却没想过,它们龙宫对东海郡的凡人,又何时讲过武德?

        孔寒安出道至今,从来未曾单打独斗过,他为何要讲这武德?

        地行夜叉能踏浪而行,而冥界鲜有水塘。

        他们一直以为,自己这种族天赋无用,不如天行夜叉能飞。

        但现在,让那群婆娘们从冥界出来看看。

        飞?有本事在海水里飞呀!

        海浪滔天,他们却如鱼得水,畅快至极,冲入海水之中,与海族妖怪纠缠起来。

        夜叉身强体壮,哪是臭鱼烂虾能挡。

        可巨浪依然在。

        罗酆山自冥界飞出,鬼国之域加罗酆山的天地洞开,海浪开始被导入其中。

        鬼仙泛泪流满面。

        之前让鬼仙汶吸收南郡的瘟毒吸了个爽,现在总算轮到他了。

        但这总是不够的,罗酆山才多大,鬼国域才多大,哪抵得上一个东海。

        旱魃带着牛妖马妖们踏出了通道。

        她怒吼一声,遮天蔽日的海水便蒸发了一大块,可这依然不够。

        滔天巨浪,没这么容易消失。

        孔寒安早做好了准备,却没想到这准备用的如此之快。

        驱虎吞狼,借力打力,一直是他的拿手手段。

        阴司布置在冥河岸边的守军能杀将出来,并不是因为撤防了。

        而是,冥界通道对面,是冥河,是夜乞族。

        堂堂地府府君,天魂被绑,只踩一脚东海龙宫?

        这才是真的小气。

        巫族,佛门在冥界皆有势力,可这埋藏在暗处的敌人,并不能阻止孔寒安和其麾下的地府占领冥界。

        部队列阵完毕,冥界通道扩大,怼上了巨浪。

        冥府中的鬼修在孙三角的带领下搬迁挪移了起来,巨大海浪如同泄了气的气球,急速干瘪了下去。

        海族们失去了海水,摔到地上。

        弱者已粉身碎骨,龟壳蟹壳虾壳四分五裂。

        稍微强点的,脱离了海水,战力大减,地行夜叉可是两栖作战,哪是他们抵挡的住的。

        一时之间,攻守异转。

        伊卢县的百姓怔怔的看着天上漂浮的孔寒安,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表达。

        磕头叩手党反应极快,对着孔寒安一阵叩拜。

        “感谢青天大老爷救命!”

        如此,带动了一众叩首之人。

        虽然孔寒安希望地府的声望广布,但他却又觉得一阵恶心。

        “老天都破了个窟窿,你们还叫我青天大老爷?”

        “我是冥界阴司的掌控者,地府之府君,阴间的魔王!”

        孔寒安这声暴呵,止住了不少小儿啼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