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48章 冥河对岸尽泽国(万字更新求订阅)

第248章 冥河对岸尽泽国(万字更新求订阅)

        冥界,冥河东岸。

        夜乞族的军营之中。

        一个雄性地行夜叉正在向他的主官禀告。

        “将军,冥河对岸地府的军队撤了。”

        夜乞族的将军,当然是一个天行夜叉。

        她身着华丽的镂空盔甲,真斜躺在靠垫上,任由一众地行夜叉替她修剪羽毛。

        她淡淡的应了一声。

        “是么?可我怎么不信呢?”

        地行夜叉浑身是汗。

        自从地府的军队在冥河对岸开始喊话招降,夜乞族内氛围便越来越差。

        雄雌之别,注定了各有所长,雄性多大咧,而雌性多细致。

        这也导致,本来军营中很多没有想法的地行夜叉,也被误认为有问题,受到了处决。

        夜叉族不论雄雌,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矛盾日益严重。

        如此一来,投奔对岸的地行夜叉日益增加,而天行夜叉对地行夜叉们也越发起疑心。

        但天地良心,这只雄夜叉根本没想跑。

        投奔到对岸的,多是没有成亲的单身小年轻,他们哪懂得母夜叉的好。

        就像这一位汇报者,只要表现优异,此战结束,他便会成为将军的裙下之臣,他没有跑的必要啊!

        奈何,将军不信它了。

        它思索着,脑门上冒出了汗水。

        却没想那天行夜叉对他展颜一笑。

        “逗你呢,我不信他们,总会信你吧?你这呆呆的样子真可爱。”

        其实这夜乞族的将军已经猜到了地府会撤军。

        据可靠消息,修罗族出了一个新大统领,封地便在冥河西岸。

        修罗族的传统,新统领继任,必然要对外展开战争,地府军队肯定会撤回防范的。

        她如此这番,只是为了敲打着帐内的一众地行夜叉。

        不得不说,母夜叉虽然凶悍,但对一些雄性夜叉,依然有套路拿捏得死死的。

        这只天行夜叉虽然也不算太美,但在那只斥候眼中,也已如人间绝色。

        他口不择言,嘴里胡乱的嘟囔道。

        “将军,恭喜将军得此大功,击退了地府的兵马,将军日后一定会成为夜乞族的英雄。”

        母夜叉将军皱起了眉头。

        倒不是因为这斥候被她迷惑的语无伦次,而是英雄这个词。

        “住嘴,蠢货,我只会成为英雌,怎么可能是英雄!”

        母夜叉发怒,一众地行夜叉把头埋在了地上,不敢发一言。

        将军也没有了整理羽毛的心思,她站了起来,走出了军帐。

        为了防止军营里的地行夜叉受到地府军队喊话蛊惑,夜乞族军营已撤离冥河好一阵子。

        可地府也不是吃素的,将军抬头看去,只见河对岸挂起了各种横幅。

        “今日归降阴司地府,来日夜乞族由你做主。”

        “加入地府,你的未来你做主。”

        “早入地府早享福,翻身做主不是梦。”

        “男夜叉也能顶半边天。”

        翻来覆去,做主两个字反复出现,着实让将军觉得有些刺眼。

        横幅之后,还有幢幢鬼影,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母夜叉眉头一皱。

        “那后面的鬼影是怎么回事?”

        斥候夜叉跑了出来,点头哈腰道。

        “那是地府的工兵队伍,他们正在拆解营帐,将军若愿意,大可趁此机会,攻入河对岸。”

        母夜叉皱着眉头,她总觉得有些不对,翅膀一振,也不管被掀到在地的地行夜叉,飞出了营帐。

        天空之上,也有数个母夜叉在盘旋,见到她飞致,拱手行礼道。

        “将军。”

        她点了点头以示回应,开口问道。

        “情况如何?”

        一只官阶稍低的母夜叉回应道。

        “地府的军营中突然打开了一条通道,那只僵尸带着部队走了进去,对面只剩一些小鬼,不知在干什么。”

        想到那只凶悍的飞僵,夜乞将军有些遗憾,同样是雌性,就是丑了些,不然也可以招揽进族内。

        她定睛看去,确实如此。

        河对岸只剩一群忙碌着拆解营寨的小鬼,只是有许多小鬼披着宽大黑袍,也不知道在弄什么玄虚。

        既然对面大部队已撤,她便下达了命令。

        “全军出击,渡冥河,攻略河对岸!”

        地行夜叉们嗷嗷的冲出了营寨,在几只天行夜叉的带领下,冲下冥河。

        可飞着飞着,将军便感觉不对。

        她的翅膀上有些沉重……好似……

        水汽?

        不光她发现了,所有天行夜叉都发现了。

        她们翅膀沾了水,不知不觉,已经降低了许多高度。

        等她再反应过来,才惊讶的发现,对面的那道空间通道不知何时,变得无比巨大。

        其中,有滔天之浪喷涌而出。

        巨浪冲过了冥河,冲入了军阵,将天上的天行夜叉们拍入了水中。

        翅膀沾水,再难飞起,一众天行夜叉开始使劲扑腾。

        她们会飞,可她们不会水,再如何扑腾都没用,倒是一种地行夜叉们在水中游得畅快。

        “废物们,还在干什么,快来救我们!”

        夜乞将军怒斥起来。

        可是她惊讶的发现,那些地行夜叉们,不太再听她的命令了。

        水打湿了她的翅膀,头发与盔甲,那群地行夜叉们看向她们天行夜叉的眼神中,泛着绿光。

        水中,还有彼岸被冲刷而来的横幅。

        翻来覆去,“做主”两个字,尤为显眼。

        孙三角在河对岸一片泽国的夜乞族领地,嘿嘿一笑,对一旁黑袍身影开口说道。

        “伍校尉,您可以准备带人渡河了。”

        黑袍撤下,那群披着黑袍的鬼,竟然都是修罗。

        三头六臂的修罗。

        修罗舞一声怒吼。

        “兄弟们,那群母夜叉看着也是那么回事,我们去为府君虏获一群舞姬回来,如何?”

        一众修罗们迈着诡异的舞步,展开了他们的法相之躯。

        修罗一族的大统领新继任之初,的确有开战的传统。

        所以修罗舞选择了对夜乞族开战。

        至于太远?在河对岸?

        那都不算事。

        ……

        人间东海郡的孔寒安压根没心思想什么舞姬。

        他此刻不得不感慨。

        两世为人,但这方天地似乎传统一致。

        那群人并不在意他是不是冥界的魔王,依然对他感恩不已。

        黑压压一片叩首,便就是不起来。

        孔府君要的可不是磕头啊。

        孔寒安看着一地的鱼虾,心生一计。

        “这地上的鱼虾肉质鲜美,营养旺盛,你们再不起来,我便打包带走了!”

        贪小便宜,果然也是这片土地上的传统。

        人群乌泱泱一下便起来了。

        死掉的自不必说,没死的他们也敢扑上去,用刀,用履,用牙齿给与致命一击。

        不久之前,这群虾兵蟹将还在巨浪里戏耍吞食凡人,此时没了水,反而反转了过来。

        凡人们这么热情,倒是地府的一众妖魔鬼怪们有些不知所措。

        孔寒安笑眯眯的摆了摆手,只是传令注意安全即可。

        肉身被毁又没什么,孔府君要的是灵魂啊。

        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天空之上传来一声怒吼,一只巨大的龙首自云中探出。

        “是谁如此对待我的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