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68章 来者何人?

第268章 来者何人?

        比起憨憨五盗,白无常对自家兄弟黑无常的实力更为了解。

        他知道,黑无常重伤,必然是遇到了天界下来的仙人。

        孔寒安虽没说人间天塌之事,但黎觅海可是见到了的。

        而且,这些时候,地府下辖的郡县亡灵剧增。

        白无常管理着上郡,也亲自选拔了一些城隍,他如何不知,现在这人间,已是神魔乱舞。

        在他决定踏入人间之时,便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媳妇儿孟庸可是说过的,鬼再死一次,并不比最初死时疼,甚至可能没什么感觉。

        但白无常做好了准备,却死不了。

        体内魂灵流转膨胀,魂力堆积,白无常的身体犹如一个炸药桶,只用一粒火星便能引燃。

        但那颗火星,却迟迟不能出现。

        不光如此,四周出现了一股仙力形成的结界,李攸钟馗周苦闷动弹不得!

        不知何时,段隐的域已经充斥了周围的空间。

        段隐踩在飞剑之上,手捏“列”字印,笑而不语。

        九字真言,列字象征着时空控制,表示着救济他人之心。

        难民们从浑噩之中清醒,再度围向了二人二鬼。

        他们的眼中出现了一抹狂热。

        如果说之前只是犹豫,只是贪婪。

        但在白无常出场之后,那诡异的手段,已然让难民们将地府一众视为邪魔了。

        既然目标是杀邪魔歪道,那便没有心理负担了。

        更何况,奖励是随仙人上天界。

        白无常泄了气,身体瘪了下去。

        他苦笑起来。

        “终归是小瞧了仙人的手段啊。”

        普普通通九字真言令,人间修士亦可用。

        但没想到,在地仙手上,配合着仙人的域,便让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他在地府与杨林试着交过手,虽然人仙已然超凡脱俗,但他与黑无常联手,尚能反抗几招。

        可这段隐,明显不是人仙……

        此生,便要到这里了么!?

        饶是一向乐观,以笑脸示人的白无常,也不由有些丧气。

        “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一道潇洒不羁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这句话,是昔日儒家圣人所说。

        大体意思是,老师教导学生,不到学生陷入冥思苦想,百思不得解,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时候,是不用去指点学生的,如果学生自己不能举一反三,那这学生不教也罢。

        冲天才气伴随着这道声音,在人群耳中回荡。

        令不少人心中清明了些许,但效果并不大。

        毕竟这声音用的不是圣言术,只是有感而发。

        而且,圣人之言,于凡夫俗子何干?

        可段隐却从这话里,听出了不开心,甚至有些压抑的愤怒。

        来者才气雄厚,言辞之中颇有不善,他戒备起来,循声看去。

        “我曾以为,老师所求,便必然是对的……”

        狂风卷起了漫天黄尘,即便段隐身为地仙,也难有远视视野。

        他只能在黄尘之中,隐隐看到一个有些庞大的影子正在急速靠近。

        “老师说,这天,不该是这样的天,天上的仙人,不该阻隔凡人寻求进步……”

        来者速度极快,段隐隐隐看出了轮廓,他有些惊讶,那尽是一辆车架!

        这大风之中驾车而行?不怕被吹飞了!?

        “老师说,凡变革大争之世,必须要有牺牲,我曾深以为然,毕竟要取义,必要舍身……”

        车架冲近,那车架牵引之物,居然是一只木牛!

        段隐愕然之余,已对来者身份心中了然。

        儒门圣人坐下大弟子,孟愈。

        段隐松了一口气,冷笑起来。

        “怎么,你以为你是圣人弟子,便敢如此冲撞仙人了?要知道,你现在没有官身,大齐国运护不到你!”

        孟愈却不理他,继续驾着车,说着自己的话。

        “孔老弟一席话,点透了我……变革舍身,当舍自己之身,哪有替他人决定舍身的道理!?”

        “这天倾之局已成,我驾车走遍了大半大齐疆域,入我眼中的,不是百姓因此德惠,而是万民为此受苦!”

        “我曾以为,你们这些神仙,佛祖,会及时出手,可我没想到,你们出手,不是为了救人消灾,而是在愚民,在掠夺人口!”

        “我以为我在为苍生,却没想只是满足你们的私欲。”

        “枉我坚持民为贵,我可真踏马蠢!”

        声音由远及近,孟愈已接近了段隐方才布下的域。

        但随着孟愈的话语,他身上的才气也越浓厚,直到粗口之时,才气已弥漫这方天地,便是狂风也吹不开分毫。

        段隐目瞪口呆!

        这便是圣人首徒么?

        如此才气,精纯而刚烈,丝毫不逊他的仙力。

        不,已经不是不逊了,而是远远超过他了!

        这孟愈,难道不用官身,不用国运,便能超越地仙!?

        这孟愈,难道也有圣人之姿!?

        一门两圣,他们儒门,凭什么!

        还未等段隐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牛车已带着不可阻挡之势,撞开了段隐的域。

        才气环绕,牛车虽快,但于难民无损。

        一众难民还未回过神来,便感觉自己被一股柔和之力包裹,轻轻推到了一旁。

        木牛牛车停在了李攸的板车旁,孟愈对李攸和钟馗点头笑了笑。

        李攸眨了眨眼,有些不可置信。

        自己这边又有强援相助?

        而若不是重伤的黑无常压身的话,钟馗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他父亲是儒生,他也有志于读书,圣人首徒,是他的偶像。

        段隐深吸一口气。

        “孟兄此行,又为何来?是想从我手中,劫走这些外道匪徒么?”

        孟愈潇洒道。

        “是不是外道匪徒,你我皆清楚。”

        “至于我为何而来……”

        孟愈跳下牛车,浓眉大眼展颜一笑。

        “我为赎罪而来!”

        段隐飘起,仙力汇聚到道剑之上。

        “噢?孟兄准备如何赎罪?光你一人,又能怎么赎罪?”

        正当他全力戒备着孟愈之时,牛车内,却突然传出了一道浑厚的喝骂。

        “你说的没错,你是真踏马蠢!”

        这声音,别说近在一旁的李攸和钟馗,便是飘在天上的段隐都吓了一跳。

        车内还有人!?

        这是圣人的座驾,难道说……!?

        周苦闷呼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心脏的位置。

        “来者何人?不知道鬼经不起吓么?”

        孟愈笑道。

        “不好意思,我这个朋友有些智迟,但他十分可靠,我正想将他介绍给你们府君认识。”

        不是孔圣啊。

        段隐刚刚呼出一口气,却见那牛车车门,不知何时已然洞开。

        一柄黑色的剑,已经洞穿了他的胸口,甚至,洞穿了他的元魂。

        怎么会!

        弥留之际,段隐惊讶的看向了戒备许久的孟愈。

        但孟愈双手笼于袖内,笑眯眯的看着他。

        不是孟愈……

        是谁?

        黑色长剑上,隐隐刻着两个字……

        非攻……

        原来是他啊……

        段隐有些恍然,又已彻底失去了意识,元魂消散于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