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290章 挥剑收雷云

第290章 挥剑收雷云

        回想孔寒安上一次斩神,还是在南郡斩杀温穹。

        彼时温穹触犯了孔圣的规矩,又不知用什么方式,规避了人间界的排斥。

        结果在孔寒安亮剑的那一刻,道圣一缕元神依附其上,让孔寒安开了一会儿无双。

        再之后,孔寒安屡有挥剑,可目标只是龙王、冥河小仙人之辈。

        孔寒安以为道圣的那缕元神是一次性用品……

        但没想到,天罚剑动了动,他又一次进入了那种神奇的状态。

        可这一次,他的感悟又不一样。

        之前那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仿佛是万事万物皆有其规律,但不可轻易言说。

        可孔寒安继承冥界,冥界妖魔种族在其眼中衍化了万万年。

        他好似明白了冥界的规律。

        所以在冥界,他一念可兴水土风火,一念可让妖魔鬼怪消散治愈。

        只是其中有消耗,他可能承担不了罢了。

        他不是冥界的创世神,但他却是冥界的主宰。

        所以,这一次,像是达成了某种条件。

        有一个老人,在他耳旁喃喃细语。

        “道者,虚极之理,以理可名……”

        “非常道者,非是人间常俗之道也……”

        絮絮叨叨了很多,其间意思孔寒安倒是听明白了……

        道,是世间真理的名字,但真理,并不掌握在大多数人手中。

        譬如神仙佛祖、譬如大修大能、譬如权贵者。

        而脱离凡俗,便要渡劫。

        劫,是道给人的洗练,是道给人的戒罚。

        劫,并不单指雷劫、法则劫、心劫,还指一切磨难与考验。

        比如大齐的上一任皇帝,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从小开始,便经过血腥的宫廷斗争。

        统一天下的途中,也经历了种种磨难……

        孔寒安微微皱起了眉头。

        道理,可以是这么个道理。

        有时候,真理确实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但是……

        如果凡俗不支持,不提供信仰,神又如何被称为神?

        如果一个公司,并不能让基层员工获得满足,又如何能留住人,让员工甘心效力?

        如果一个政权,不能获得基层百姓的支持,那么必然会被推翻。

        在追寻真理的途径上,并不是只有少数人,有绝对的掌控权。

        道圣老爷子的这个观点,孔寒安并不完全认可。

        他想和老爷子探讨一番,但老爷子的声音似乎就是个复读机,一遍又一遍循环。

        可能,这只是道圣在天罚剑上给他留下的一段训诫?

        行吧,到时候找到老爷子再聊聊……

        老爷子的声音循环播放,并不影响孔寒安出剑。

        反倒把东极神性里的咏唱声冲淡了不少。

        孔寒安抬头,只感觉眼前一暗,再看去,天上哪还有什么度仙上圣的身影?

        一旁的孟愈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仿佛被自己口水呛到了。

        他一边咳嗽,一边纵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这就是救苦救难天尊!?哈哈哈哈!被两只鬼仙的雷劫吓跑了!?”

        他本就声音洪亮,又下意识的运用起了才气,整座千机城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城里的百姓再度陷入迷茫……

        “咣叽~!”

        天上掉下来了一道身影,打断了孟愈的笑声。

        是翟目。

        孟愈连忙跑了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翟目身上的黑袍已经破破烂烂,少数luo露在外的皮肤,满是烧伤,但看起来应该无碍。

        没了黑袍遮蔽的翟目显得更为骇人。

        只见他周身上下布满了铁皮与木片做成的补丁。

        胸口处,更有一块硕大的石头,白绿相间,泛着微弱的光芒。

        这不是阿童木了,这有点像钢铁侠了。

        孔寒安侧目不已。

        科技怪人都喜欢自我改造么?

        翟目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张口便道。

        “吃我千机城一炮!!”

        孔寒安、孟愈:……

        翟大匠这反射弧忒长了。

        炮并不是后世才有,早在春秋时期,投石机便可成为炮。

        但千机城的炮,和孔寒安后世差不多,可能有过之而不及。

        其中奥妙,以后有时间再找翟目打探。

        包括他如何屠仙如杀鸡,又怎么破开神性与宝光,对神挥剑,又怎么在神力的冲击下保存己身。

        现如今,对孔寒安而言,还有更重要的事。

        他抬头看向天空。

        一黑一白两道鬼影合到了一起,还在努力向上飞去。

        它们想在天劫降临之前,尽量远离人群。

        黑白无常,以自身渡劫为代价,逼退了度仙上圣。

        但它们是鬼,又怎么抗得住雷劫。

        更何况,还是两鬼一起的劫。

        它们不想为此伤害千机城的无辜。

        二鬼的声音远远飘下。

        “王上,想那度仙上圣,天神之躯,被我们小小鬼物逼退,必没有脸再来侵扰,千机城可保一时无虞了。”

        “我等无能,只能出此下策,但好在效果尚可。”

        黑白无常一同引发天劫,已抱必死之志。

        渡劫与将要渡劫之时,度仙上圣等一众仙人不能对他们出手,出手了,便会被天道注视,视为相助。

        可不论度仙上圣怎么选择,它们都难逃灰飞烟灭。

        上圣逃了,它们难渡天劫。

        上圣有通天彻底的本领,帮它们渡过了天劫,它们也不过是小小鬼神,一样会被灭杀。

        它们早做好了打算,所以此时十分豁达洒脱。

        “可惜我等,没机会参加王上的封王大典啦……”

        “请王上勿怪……”

        声音渐行渐远,黑白无常的身影,已在孔寒安眼中遥不可见。

        漫天劫云,隆隆作响。

        雷劫即至,天意注定难改……

        孟愈有些惋惜。

        “孔老弟,切莫悲伤……”

        “我怎么会不怪你们……”

        孔寒安仰头看天,低声回应,却不是对孟愈,而是对黑白无常。

        耳旁,还有老者在低声呢喃。

        “……取道德之实,息浇薄之行,归淳厚之源,反彼恒情,故曰非常道也……”

        孔寒安有些想通了。

        不光是针对老者的言论,又或者是针对之前的迷惑。

        既然这方天地,以强者尊,以位高者为道……

        那我便去当那少数人,我便去改变这规矩……

        天劫,为天之洗练,为天之戒罚……

        既然老爷子你给我的法则,命名为天罚……

        那我便先从这天劫开始吧!

        孟愈一愣,他眼中的孔寒安,有些不太一样了。

        不光气质,方才说话的声音……

        宛若……

        一个神明。

        “孔老弟,你……你说啥?”

        孔寒安抬起了头,目光中满是玄奥,仿佛众生生死。

        “孤说,孤会治尔等擅行之罪!”

        “孤的称王大典,尔等一个都不能少!”

        言罢,挥动起了手中紫光耀眼的天罚剑。

        漫天雷云,在翟目和孟愈惊讶的目光下。

        尽入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