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13章 初生幼虎

第313章 初生幼虎

        如果孔寒安没有记错,曾经他被困于剑门关内时,道圣老爷子一人一剑杀上巫山,斩杀掉的,便是云中君。

        听起来,这位巫神弱爆了。

        但事实上,在大齐建立之前,云中君在民间信仰颇甚。

        他在巫神中的地位,与东君不相上下。

        巫神体系中,至高神是东皇太一,对应道家三清。

        东君,便应该对应孔寒安前世的玉皇大帝,职责总管众神。

        关于云中君的传闻很多。

        有说他是个男性,执掌雷霆,有说她是个女性,执掌云雨。

        有说他有三只眼手臂,常常瞬息万里,也有说他有无数分神,监管世间。

        云中君如同它的名字一般,隐匿于云中,难为人所辨别。

        它喜怒无常,性情多变,所以民间也常用他来吓唬不听话的小孩。

        可是了解巫神本质的孔寒安,是如何都不信,云中君会这么慈爱。

        民间有所祭祀,便会降临。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反之,巫神能给与回应的,应该都是一国政要。

        这只是个野人村落,没有值钱的东西,也没有权贵。

        村里的巫,是因为他吓唬小孩儿,才设坛做法。

        这世间冒充巫神行骗的人不知凡几,这不是云中君会出现的原因!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

        老爷子幼年的记忆中,云中君是真的来了。

        他降临,是与道圣的幼年,狸儿有关!

        听到外面的呼声,婢女梅面色一变,恐吓道。

        “狸儿,你再不听话,云中君便来吃你啦!”

        作为一个婢女,她所知有限,还只是以为偶尔事件,还以此来吓唬狸儿。

        但老夫人明显比他知道的多,她冲入了屋内,见到狸儿没事,轻呼一口气。

        “狸儿,躲一躲。”

        年少永远是无畏的,更莫论以“狸儿”为小名的幼年道圣。

        在这个时期的南方,狸,可以指猫……

        也可以指幼虎!

        狸儿摇了摇头。

        “我为何要躲?”

        “商老先生说过,云中君真实的司职是赏罚,所以才有雷霆雨露的权柄。”

        “他可以是那云雾雷霆之神……”

        “也可以是所有神的部下……”

        “所以它们才有那么多功夫显圣,飘忽不定,形象各异。”

        “来的是哪位云中君,都还不知道呢,我怕他作甚!”

        孔寒安微微扶额。

        这小子又犯愣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

        你现在并没有谁都不怕的实力啊。

        知子莫若母,场间的两位女性也对狸儿的话给出了不同的反应。

        老夫人自然是担忧的,她知道,诸国之争的背后有神明博弈。

        而宋国的神明显已经无法再庇佑他们母子。

        作为宋国公室遗留的血脉,神找到狸儿不是好事情。

        她温言劝道:“儿啊,莫让阿母担忧,咱们还是避一避吧。”

        婢女梅作为监督狸儿学业的人,则挥动了戒尺,开始严厉的斥责了起来。

        “狸儿,你别忘了先生的教诲,你该当复兴宋国,是神选中的人,怎么能如此对神不敬,再如此不逊,我就要打你了!”

        听到这番话,老夫人犹如炸了毛的老虎,不复之前乡村妇女的形象,公国夫人气质尽显无疑。

        “住嘴!我让你监督狸儿学业,可没许你教他这些!”

        在奴隶主向封建制转型的时间里,诸国并没有一个很强的阶级观念。

        纵观史书,不论是孔寒安这一世的诸侯割据,还是之前的春秋战国,拒绝像君王效命的人比比皆是,甚至也有国民驱逐国君的例子。

        老夫人只是国公夫人,但婢女梅并不是奴隶,她也有国民的身份。

        王宫里的婢女侍从,可不是什么人能都干的!

        所以,婢女梅理直气壮的与老夫人吵了起来。

        “公子身怀国公血脉,本就该具有远大的志向,他是我们宋国国民的希望,岂能苟全性命于世?若他不能复国,还不如死了!”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女人的效果显然也不差。

        尤其又是关于子嗣的教育问题。

        两人吵了起来,不可开交。

        趁着这个功夫,狸儿却早已跑到了屋外。

        孔寒安心底叹了口气,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啊。

        但这是道圣幼年的记忆,他的目标,是保护道圣的不被伤害,那自然得跟出去。

        孔寒安摸出了天罚剑,走入了院中。

        来的云中君,应该是云中君的本体……

        那个执掌云雾雷霆赏罚的巫神。

        商容已经不见了,想来应该不是单纯不想回答狸儿的问题,可能也是因为感应到云中君的来临。

        而且,如此有分量的一个神,才值得在道圣幼年留下一个深刻的回忆。

        孔寒安有些好奇……

        道圣肯定是顺利长大成人的。

        那么在现实中的时间线中,是谁保佑他不被家将们害死?

        又是谁,在这野人村落里,让云中君铩羽而归?

        东皇太一化作的商容,又是对谁,说出了那番隐秘?

        他的目的是什么?

        孔寒安一直保持着警惕,但现在,他要应付过眼前这一关。

        野人村落喧闹异常,老氏的庭院便是在村里偏僻的角落,亦能听到一众祈求声。

        火炬如龙,大量的火把高举,排着长长队伍。

        火光照耀下,能明显看见,打头的就是一个巫师打扮的人,它周身已被神性覆盖。

        在它的身后,跟随的村民们一步一拜,咏唱着各种歌颂,赞美着云中君。

        队伍并不快,但目标明确,,正在向老氏的宅院缓缓靠近。

        狸儿指着那群人对孔寒安笑道。

        “其实我与他们的孩童玩耍数年,早知道他们那些龌龊的心思。”

        “他们说我是怪物,想赶我走,无非是想霸占阿母和梅姨……”

        “这村里的女人,没一个好看过她们的。”

        “但是这群人互相忌惮,深怕谁先动了手,被其他村民群起而攻。”

        “所以他们纵容孩子挑衅我,所以我一直不还手。”

        “于是村民找村长,村长找巫师,巫师找神……”

        “你看,他们多愚昧,明明可以自己做主的事,却偏偏要找一个人来打头,归根到底,无非是他们不敢,又不甘心。”

        “就连梅姨也是,她说我是宋人的希望……”

        “可宋人若真过得不好,又何须将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孔寒安诧异的看着狸儿……

        这就是学霸的天赋么!

        看的挺通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