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14章 清醒

第314章 清醒

        狸儿看的通透,但讲道理,终归要有相等的实力。

        孔寒安比狸儿更懂这个道理。

        他没有等到对方队伍抵达老宅,便率先行动了。

        运起法力,借助水元素腾转挪移,他出现在了队伍的正前方。

        队伍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给队伍带来了一丝混乱。

        尤其这人凌空漂浮,手中的剑泛着紫光,来者不善。

        那个被云中君附身的巫师也愣了愣,用着毫无平仄不阴不阳的腔调说着话。

        “是你?”

        虽然没有平仄,但却听得出话中浓浓的忌惮。

        孔寒安也一愣。

        云中君认识我?

        随后,他反应过来。

        云中君认识的,应该是那个在道圣记忆里,保护了狸儿的人。

        真正的云中君已经死了,眼前这家伙是个幻象,总不至于对幻想用天罚。

        既然对方忌惮,孔寒安乐得如此。

        他冷笑一声。

        “为何不能是我?”

        云中君闷哼一声。

        “叛徒,你这是要与我们彻底决裂?”

        叛徒?

        这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

        商容应该是真的跑了……

        可此时还有一个人,在护持道圣。

        这个人,昔日也是巫神。

        孔寒安继续狐假虎威。

        “决裂又如何?你既然知道是我,也当知道,你这分身过不了我这一关,还不赶紧滚!”

        此话一出,村民们沸腾了。

        敢辱骂神明,你算什么东西!

        石块、菜刀……

        各种乱七八糟五花八门的杂物向孔寒安砸来。

        孔寒安随手一划,法力涌动之下,将这些东西丢到了一旁。

        云中君愣了愣,随后笑了起来。

        “只是大乘?你转世了啊……”

        “也是,你们这些叛徒,现在应该都开始转世重修,为加入道门递交投名状了。”

        所以,这也是商容刻意对孔寒安传音的原因?

        孔寒安已经知道神明转世会封印记忆,此时倒是能够解释的通了。

        在道圣幼年记忆中,护持道圣的人是个转世的巫神。

        转世历练,虽然不一定能顺利,但大概率可以重回神位。

        商容便是看到了这一层,才特意来与孔寒安结交善缘,并且告知他一些辛秘。

        虽然目前不知道自己“扮演”的是谁,但有便宜不占白不占。

        手中天罚剑紫光大盛,孔寒安一副即将爆发的样子。

        “我便是转世之躯,对付你一个降临的分神,也绰绰有余,不信,你大可以来试试!”

        你可千万别试试啊,试试就逝世了!

        孔寒安只是在狐假虎威,他心里也有些虚。

        在经历过多次运用天罚之后,孔寒安已有信心斩杀对面。

        但没有好处,反而空耗剑上的神血,亏的慌……

        云中君淡淡道。

        “我给你个面子,今次我不管那宋国的余孽。”

        “但,你护得了他一时,可护得了他一世?”

        “不用我出手,希望他死的人可不少。”

        孔寒安闻言心中呼出了一口气。

        就是不敢呗。

        云中君干净利落,说不管,还真就不管了。

        巫师身上的神性急速消失,那黑袍巫师抖了抖,摔倒在地,已经没有了气息。

        没有了神性的掩盖,露出了一张苍老干枯的女性面容。

        领头的死了,这群人总该散了吧。

        孔寒安环顾四周,却见人群眼中泛着幽光。

        连火把的火光,都掩盖不住的幽光。

        一个猥琐的男人喃喃自语着。

        “云中君说了,那一家人,是宋国余孽!”

        “只要将那怪胎绑到楚国,我们就能得到一大笔钱财!”

        “不光钱财,还能成为权贵,我便不用再在这野人村落里,被人欺压!”

        他这席话,激活了人群眼中幽光下掩盖的贪婪。

        “甚至不用活得,尸首也可以,楚国的巫师,肯定能验明他的正身血脉!”

        “神说的话,不会有假!”

        孔寒安愣住了……

        云中君说的话没有错……

        的确不用他出手……

        人群爆发了,即便有孔寒安悬浮在身前,但巨大的利益面前,也无法抵挡对未知的恐惧。

        孔寒安法力涌动,将他们挡了下来。

        但汹涌的恶念下,这群野人爆发了他们的聪明才智,各种花招层出不穷,污言碎语铺天盖地。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再如此,孔寒安只能开杀戒了。

        狸儿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人群面前,他丝毫没有畏惧人群对他的贪婪,反而蹲在地上,替巫师遮上了眼睛。

        “抛开巫师的身份,她本是个十分和蔼的婆婆,救治过不少人,也帮过不少人,可没人在意她的死活。”

        “比起我个人安危,我发现我更无法直视这样的愚昧。”

        他站了起来,目光坚毅。

        “我知道阿母是为我好,但我总想做些什么……”

        “曾经我以为,我若能重归国公之位,或许能改变一部分人……”

        “但这些人曾经也是宋人,他们却更在乎神,而不是国公。”

        “所以,梅姨给我规划的路是错的……”

        “既然人们因为神的一句话而癫狂,那我日后,便让这些神再也插手不了人间的事!”

        “我决定了,去齐国,修道!”

        话音落下,天地之间仿佛出现了一丝回响……

        孔寒安有些恍惚……

        这感觉,他也曾引发过一次……

        天地共鸣。

        眼前不知何时泛起了雾气,孔寒安朦胧中,听到人群中的慌乱。

        “地龙翻身了!!”

        “快跑啊,快跑!”

        “这狸儿就是个怪物,他就是个怪物!!”

        孔寒安的共鸣,只是共鸣,道圣老爷子的共鸣,却能引起地震!?

        不,这不是地震……

        这是,幻境的崩塌!

        迷雾彻底遮盖了孔寒安的视野。

        孔寒安隐隐听到,狸儿稚嫩的颂念。

        “道可道,非常道……”

        稚嫩的声音逐渐成熟。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

        声音逐渐中气十足,又开始苍老。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

        声音渐渐低迷。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

        最终,叹息一声。

        “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何若?”

        “我差点忘了我的本心……”

        待到孔寒安回过神来,他又出现在泰山上。

        他没有再感觉到人间界的排斥,神清气爽,浑身舒泰。

        四周的冰雪不知何时已经消弭,笼罩泰山的浓雾也不见了踪影。

        孔寒安抬头,看到了漫天积压的云层,其中满是天雷滚动。

        眼前的台阶上,匍匐着一句尸体。

        三眼六臂,浑身如同焦炭……

        道圣的苍老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小子,多谢护持,这云中君便就当给你的谢礼,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