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41章 拿来吧你

第341章 拿来吧你

        一般神仙交锋,出手的多是护法神。

        主神们鲜少正面作战,他们多半隐居幕后谋算设局。

        但这不代表主神是没有正面作战的能力。

        他们可以布置一个大局。

        类似这一世的倾天,类似这一世儒门开设的天庭,又或者孔寒安上辈子的西游封神之类。

        他们也可以布置一个小局。

        类似衡山山顶,孔圣与衡山的对峙。

        类似现在,青华对孔寒安的埋伏。

        昔日,孔寒安看不懂,他只是局中人,在衡山与孔圣的操纵下,成为了一柄“手中刀”。

        现在,当青华的算计落到身上的时候,他却能看懂了。

        这种谋算无需铺“域”,铺“域”,就太明显了。

        这是神仙凭借自己对法则大道的理解,利用神力仙力,在小范围空间里做的短暂的改造。

        孔寒安只感觉自己仿佛已落入蛛网,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丝线”,让自己成为了牵线木偶,一举一动皆在对方的掌控之下。

        这种感觉,孔寒安曾经在道圣身上感受过。

        是事物发展的规律,是天地变化的至理,是“道”。

        只是昔日,他是看清了规律,看清了温穹的弱点与破绽,而如今,他深陷其中,被青华的规则左右。

        孔寒安在算计青华,但青华何尝不是在算计孔寒安?

        从青华出场开始,他仿佛一直在被孔寒安牵着鼻子走。

        但这一切并不正常啊!

        他是神,是主神,是御,天下间仅有的九个神明之一。

        即便孔寒安利用天劫与劫云,利用他的软肋与弱点,但他也不至于如此毫无招架。

        青华一直在示弱,在引导,在等着孔寒安踏入他早已做好的“局”里。

        “小子,给你上一课,神明间的博弈,可不是如你那般无脑!”

        孔寒安动弹不得,被青华牵引着转过身。

        这姿势,让他感觉羞耻极了。

        宛若双人舞里的女性位,被青华牵引着旋转跳跃。

        但他更觉得,自己像被蜘蛛缠上的猎物,被“蛛丝”一圈一圈的捆绑。

        天上了天雷依然在落,但孔寒安与青华武圣三人,宛若脱离了这般空间一般,雷劫只是穿过他们,却再不造成伤害。

        孔寒安受制,天地法相已被解除,而他身旁的武圣,手中长槊也已脱手,从他僵硬的状态来看,他与孔寒安状态无异。

        他对孔寒安投以苦笑。

        护法神的确可以掀翻猝不及防的主神,但陷入局中,他们便难以为继。

        财神另有任务,没有跟来,孔寒安这边只有一个护法神跟随,他得护持孔寒安周全,所以一直未曾离得太远。

        不然,以武圣的性子,早就抽刀砍到青华面前了,哪会给他这般准备布局的时间?

        可惜,架不住孔寒安送上了门。

        武圣眼中光芒闪烁……

        老赵啊,看你了呀!

        此刻的财神爷,正在尝试着登上钧天。

        天界虽看似被打通,但界与界之间,依然存在着限制与隔阂。

        中央钧天尤甚。

        在天界里,钧天看起来如同一座高耸的山峰,其中早已被三清的三个神域占满。

        没有根脚的神仙,只能在“登山”途中迷失,只有三清嫡系,才有“上山”的可能。

        财神归属东岳泰山已久,但许多人忘了,他曾是截教弟子,也是三清一脉的嫡系。

        孔寒安和赵元帅并没有小瞧过天庭。

        闹一闹,很可能会自己折进去。

        那么,总要有些后手。

        于是,二人也陷入了烂俗的“摇人”环节。

        这方世界还没闹过阐截之争,赵元帅的背后,还有一群截教的师兄弟。

        而道圣老爷子既然认了孔寒安为关门弟子,总不能不管吧!

        即便三清默认天庭建立,也总得让手下的弟子们参合一下吧。

        可财神有登中央钧天的资格,不代表他一定能上去。

        这一切,要看三清愿不愿意,途中有没有人拦截。

        财神回趟“娘家”应该十拿九稳。

        但吸引天庭的目光,就要看孔寒安了。

        没办法,谁让他动静这么大,登天以来,一直是整个天界最亮的崽。

        这是二人的分工。

        孔寒安的确闹足了动静,天庭一方暂未发现财神的行动。

        可财神此时也想不到,孔寒安闹得过了些,把自己陷入了蛛网之中。

        “蜘蛛”还在好整以暇,一边捆绑,一边戏弄着自己的猎物。

        天劫掉落在羡天的地面上,激起了一阵哀嚎,可青华却看都未看一眼。

        “你确实很敏锐,发现了我的弱点。”

        “我的确受限于救苦救难的名望,不得不做些什么。”

        “但不代表,不能利用我的软肋来引你上钩啊……”

        东极青华微笑着,宛若蜘蛛对自己的猎物露出了獠牙。

        “你这法则,十分适合作为对我生死之道的补充……”

        说着,他将手伸向了孔寒安手中的天罚剑。

        “挺不错的,我有雷霆云雨,也有生死相关,天罚,合该我来掌握。”

        孔寒安如陷泥潭,感觉自己动弹不得。

        眼见青华便要节奏自己的剑,孔寒安笑了起来。

        “我是物化神通,这剑你倒是很容易拿去,可这道剑,是我师父留给我的。”

        青华的手顿了顿。

        长生和玉皇大帝告诉过他,孔寒安拜师道圣,也就是如今的太上。

        他也听说了,道圣在巫山留了一柄剑,镇压巫神。

        道圣昔日通天彻地,可不光在人间横行。

        他要立规律,是上过天界的。

        人间百年,于天界不过数百天,道圣横行之威仍在,作为神职最多的神,他吃过老爷子的亏。

        孔寒安继续说道。

        “你利用你的弱点来算计我,又何尝不知,我是在算计你?”

        青华笑了。

        “所以,我依然要拿走你的法则。”

        “我就是要赌一把,赌他现在归位了,暂时不能管事。”

        言罢,一把夺过了天罚。

        “拿来吧你!”

        青华弹了弹天罚,收去了孔寒安放出的劫云。

        又一挥剑,漫天劫云皆收入剑中。

        “这法则真不错。”

        劫云已经消失,青华的信徒们最先反应过来,大声颂念起了宝诰。

        这一切,都是太乙救苦天尊赐下的福。

        这些声音,带动着劫后余生的天兵天将们一同跪拜。

        本已衰弱的宝光大盛,青华越发得意,指着地面上的天兵天将对孔寒安笑了起来。

        “你看,只要我谋划得当,他们又哪会在意之前的威胁,又哪会在乎同伴的死活,你那些小手段,终归上不得台面。”

        “而且,我赌赢了,太上并没有管你的打算。”

        但他并没有得意多久,只觉剑身之上传来了一股炙热,让他拿捏不住。

        天罚紫光大盛,竟失去控制,反向插入了他的体内。

        布局人重伤,局已破解。

        孔寒安扭了扭脖子,伸手握住了剑柄,学着青华方才所言,喝道。

        “拿来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