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75章 试探

第375章 试探

        如来佛笑眯眯的询问,看似和蔼,但却给了东岳一脉极大的压力。

        尤其是东岳跟来的护法神明。

        正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须弥一词出自佛门,佛门除了金刚属性外,对这大大小小的变化,也极为擅长。

        不知是如来的法术还是视觉错觉,在东岳的仙人们眼中,如来佛已化为顶天立地的巨佛。

        这佛,慈悲友善,仿佛背负天地间的悲苦,却笑得风轻云淡,和蔼可亲。

        低头垂问,宛若垂怜众生。

        浑身金光大作,犹如世间真如。

        让他们心中不由生出钦佩之心。

        何止是他们,天兵天将又一次跪地叩首了起来。

        显然,他们也是见到了真如之身。

        李元帅不在。

        四大天王,护法神将,偏就是佛门的四大金刚。

        有带头的,天兵天将们即是没有着他的道,也得跟着跪啊。

        来都来了,见都见了,不上手试一试,怎么能行呢!?

        可真如法相,对两个护法元帅与孔寒安,却毫无影响。

        “位列玄坛,金轮如意……”

        财神的神性被激发,宝诰声响起,至公至正,清洁廉明。

        “关圣大天尊,伏魔真上帝……”

        武圣的神性被激发,颂念声刚勇,至大至刚,浩然正气。

        一股清流,一股正气,将东岳的队伍护持其中。

        在两道宝诰声中,有一群鬼哭狼嚎尤为刺耳,让东岳附属一众神仙瞬间清醒。

        “王上,该发工资了!!”

        关赵二位元帅忍不住捂住了脸。

        赵元帅小声在通讯神通里哔哔。

        “不是让你把你的神性藏好么!”

        孔寒安面如红枣,羞愧难耐,兀自喃喃辩驳。

        “这如来老阴了,我哪知道神性会下意识的给出反应来!”

        关二爷在通讯神通中解释道。

        “你已经是神了,除了要背负众生的祈念,也受他们所护,世间所有幻象,未突破神性,便不会让你迷惑……”

        “但你小子怎么特么以这个为锚?手下没个文化人么?丢死人了!”

        二爷本身脸就红,看不出特别来,但他急得骂脏话了,也可见得他气急败坏。

        这鬼哭狼嚎刺耳无比,瞬间破坏了南天门的气氛。

        天兵天将们醒过神来,有人忍不住偷笑揶揄。

        “想不到堂堂冥界主宰,酆都帝君,东岳一脉如今唯一的正神,居然还干拖欠俸禄的事儿。”

        东岳一脉上上下下也觉得贼丢人,但毕竟是自家的小主,总不能任由别人嘲笑。

        之前引路的绿袍将马友跳了起来,怒骂道。

        “酆都帝君只是有事耽搁在了天界,赵元帅麾下自有神人下凡去了。”

        “比起我家帝君,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主神,耍一些小手段,连自家人都不放过。”

        天兵天将心中一凛。

        之前拜东极青华,那是因为人家救苦救难,替他们挡雷劫。

        可现如今并无威胁,他们何必拜这如来佛老?

        他们下意识的看向如来,暗中拉开了一些距离。

        这一手转移矛盾,妙啊!

        孔寒安悄悄对马友比了个大拇指,找到他所在的“聊天群”,丢了一条地府的入职邀请过去。

        不谈孔寒安和马友的小动作,关二爷长槊顿地。

        “佛老,没必要玩这种阴招,若要过招,某家陪你耍耍!”

        如来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他虽是西天佛老,但硬要比信徒数量和质量,显然差东方道门神仙许多。

        毕竟身毒就那么点儿大,那么点人。

        所以,他不如玉帝,看不出孔寒安神性中的邪性。

        他知道孔寒安有信徒,但他想试一试。

        除了试试能耐,还想试试看,看能不能在孔寒安心中,种下一粒佛种。

        佛种,是佛门传播信仰的一种手段,其效果如其名字。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便只能任其开花结果。

        佛种,也是如此。

        心中有佛种,便会不知不觉开始亲近佛门,最终信仰佛门。

        冥界逃到幽界的养空,便是被种了佛种,如今彻底皈依的。

        说白了,如来佛,还是没有放弃与孔寒安之间的“缘分”。

        而且,如来佛的目标可不光是孔寒安。

        这里的神仙,也不少呢。

        可没成想……

        孔寒安神性中的锚……

        居然是这个!

        俗话说,心诚则灵。

        祷告祭拜求神,贡献信仰,肯定是要专心的,种下佛种的过程,也大抵如此。

        可听到这讨俸声,谁能专心的了啊!

        自己的手段不一定会成功,如来佛早有预料。

        可被如此荒谬的破掉……

        他头一次,感觉有些头疼。

        这孔帝君,还真是我佛门的天敌呀。

        做好了心理准备,当然也有应对之策。

        如来念了一声佛号。

        “是我一时疏忽,显露真形,孔帝君,您冥界所欠俸禄,我佛门替你还了。”

        “诸君也一样,一切损失,我佛门赔偿。”

        “此事事后再谈,孔帝君,之前的提议,您可接受?”

        怎么一个二个都赶着替我还钱?

        孔寒安内心吐着槽,收回了神性,再度看向如来。

        肉戏来了。

        天庭玉帝的谋划,显然不止如来佛说的那么简单。

        财神与钱财盈利打交道,早已敏锐的察觉出了其中问题,内部通讯中开口说道。

        “孔老弟,事有蹊跷,三思而后行啊!”

        孔寒安笑着摇了摇头。

        “不用担心,我知道。”

        当初那一路摸排滚打。

        孔寒安从一个被东岳大帝及武圣财神,在身上下了注而不自知,莽莽撞撞的凡人……

        变成了一个被孔圣道圣捏在手中的棋子。

        到如今,他也见过了不少的手段与布局了。

        他没有千里眼与顺风耳,可玉帝在凌霄殿里和南极长生说的那番话,孔寒安心里也有类似的猜测。

        甚至,他隐隐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玉皇大帝,一定还有更大的谋划。

        这局棋,他所知甚少。

        目前只能在棋盘上看到如来,看到自己。

        那就此收手,隐藏在幕后……

        甚好!

        昔日的手中刀,如今想要成为执刀人……

        昔日的棋子,如今想要跳出棋盘,成为棋手……

        除了实力,便就是要看清局势。

        然后,才能把水搅浑了。

        “不就是不让我出手么,我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