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85章 发泄(为舵主瘦月2020加更)

第385章 发泄(为舵主瘦月2020加更)

        此时已夜半三更,皇城依然灯火通明。

        庞大的大齐皇宫,并不是只有阴气森森的御书房里有事发生。

        议事用的金銮殿中,太子静立龙椅前,沉默不语。

        大齐姜姓,可没有如同孔寒安上辈子那般,被田氏取代。

        作为统治了齐国不知多少年的王族,得赖于优良的基因配种,太子当然长得十分俊美。

        他修长的手指在龙椅上轻轻的抚摸,宛若抚摸着一个美人。

        虽然年轻,但他也渴望坐上这个位置太久了。

        其实他与他的长兄大皇子之间,还是有一些相同之处。

        比如,他也认为,臣民皆是牛羊,当为他们予求予取。

        但他比他的兄长聪明那么一些。

        他知道,只有坐上了这个座椅,他才能将他们视作工具。

        所以,平日里,他对父皇孝顺,对孔圣恭谨,对朝中大臣以礼相待。

        所以,他成为了太子。

        可他的父皇,竟然和道圣比起了长寿。

        这可真让他受不了。

        父亲给他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

        二世若不如一世,史书会如何记载他?后人会如何看他?

        年轻人,终归血气方刚,他有自信,能做的比父皇好。

        但前提是,父亲别活那么久。

        作为一个人畜无害的太子,他理所应当的获得了一些权力,也理所应当的得到了一些消息。

        巫师行刺父皇,乃至杀掉他的兄长,都有他一份功劳。

        起码,他是这么觉得的。

        可父皇死了,皇兄死了,他依然无法登上皇位。

        该死的丞相,竟然那么顽固。

        礼?

        礼不过是皇室用来统治臣民的工具……

        凭什么来限制我!?

        孔寒安?

        孔寒安不过是我的臣子。

        即便他能得到“酆都帝君”的封号,也得由我来敕封!

        孔圣?

        只是丞相罢了,叫你一声老师,是尊敬你,而不是做一个傀儡,任由你摆布!

        如果说,御书房内,老皇帝对孔寒安说的话,可以笼统的理解为,君权与神权的矛盾。

        那么,这金銮殿里,太子心中所思的,便是君权与相权的矛盾。

        他的确还不是君,但已离帝位不远。

        这么久的隐忍,让他内心里充满了想要发泄的欲望。

        “报~!陛下,暗卫来禀,丞相进入了御书房!”

        一个内侍火急火燎的冲进了金銮殿。

        这内侍是个小宦官,自幼伴随太子长大,是个贴己的人。

        虽然他还未正式坐上眼前的这个座椅上,但这个小宦官,却很细心的改口称他为陛下了。

        太子心里十分畅快,但他脸上却是一肃,张口呵斥。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孔圣有教过他为君之道,不能让臣下太容易猜到他的想法。

        在太子看来,正如现在,他开心的时候,就要训斥才能隐藏他的心思。

        训斥之后,他又迫不及待的问道。

        “确定了?我的好老师进入了御书房?那孔寒安出来了没有?”

        内侍对方才的训斥毫不在意,他知道自家主子想听什么。

        “消息准确,有三个暗卫同时禀告,丞相进入御书房,冥王也没有出来。”

        太子厉声喝道。

        “别喊他冥王!他不过就是个油嘴滑舌的奸诈小人!能有如今的成就,全赖丞相与道圣的照拂,换我,我可以做的比他更好!”

        内侍唯唯诺诺,他知道,刚刚是真的惹火了主子。

        太子猛然想起孔圣的教诲。

        为君之道,对待下属,要刚柔并济,不能一味的严厉。

        他放缓了声音,柔声解释。

        “我只是不齿那孔寒安的为人,并不是针对你。”

        内侍立刻跪倒在地,他知道此时要怎么让主子开心。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谢陛下不杀之恩。”

        太子心里舒畅了不少,果然,我有成为帝王的潜力。

        身子轻轻向后靠去,小心翼翼的,落在了龙椅之上。

        不知是身下龙椅给他的力量,还是方才“调教”手下得来的自信。

        太子的眼里又一次泛起了熊熊火焰。

        “别打诨了,开始吧!”

        他要发泄欲望,可这欲望,不是靠嫔妃太子妃能发泄的。

        他要敲打一番丞相,敲打一番那个未来的“酆都帝君”。

        怎么敲打?

        当然是敲山震虎!

        他瞧不起孔寒安。

        所以,他认为那么多法师高僧都不能解决掉的御书房,孔寒安必然解决不掉的。

        一切,还不是得靠孔寒安那叔父,当朝丞相,当世孔圣人出手?

        这是他今夜计划的依仗。

        果然,一切如他所料。

        孔圣人也进入了御书房,现在,皇城之中,再也无人能阻止他做事了。

        内侍麻溜的爬了起来,对于他们这种自小就在宫里长大的宦官而言,跪地磕头,可不算什么事儿。

        他冲着门外高声大喊。

        “宣,会元钟馗觐见!”

        尖锐的嗓音,自金銮殿传出,一道又一道,宛若接力,传向了宫门外。

        “会元钟馗觐见~!”

        尖锐的嗓音,又从宫门外传来,一道又一道,宛若接力,传到了金銮殿门前。

        内侍看向太子,见太子点了点头,便又扯着嗓子高喊。

        “宣钟馗进殿!”

        如此这般,喊了三声,宛若黑塔一般的钟馗,才走入了大齐的朝堂。

        他步履如风,低头走到了龙椅前台阶下,跪倒在地,“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

        “臣钟馗,拜见太子殿下!”

        磕完头,钟馗直起身子,看到太子坐在龙椅之上,怔了怔。

        视线交错,太子心头火起。

        不愧是孔寒安一脉的人!

        内侍当然知道自家主子的想法,他尖锐的呵斥。

        “大胆,毫无礼数的东西,圣颜也是你能直视的?”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钟馗经历了许多磨炼,又有周苦闷与他交好,接受了孟愈给他的才气,已非昔日莽撞人。

        见了如今的情况,他怎么还没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

        钟馗立刻匍匐在地,行了一个标准的五体投地大礼,高声喊道。

        “臣有罪!”

        可他终归年轻了些……

        他只以为太子想当皇帝,自己犯了忌讳,却没想到,太子就是要来找他的茬。

        原因也很简单。

        他是地府一脉的人,孔圣认为他能成为状元。

        只听见太子说道。

        “朕曾听闻当今会元,文武双全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心生爱才之心,才半夜召见,没成想,长得如此丑恶不堪!”

        “简直扫兴!”

        不论才华,只论相貌,这种行径,让钟馗心中隐有怒火。

        他虽然多了一些圆滑世故,但也只是一些。

        此时话不投机,他冷言问道。

        “殿下让臣来,只是为了羞辱臣?”

        太子冷笑一声。

        “当然不是,可你这丑恶样子,实在让我无法忍受。”

        “明日殿试,你不用来了!”

        钟馗猛然抬起头,目眦尽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