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88章 舵手最后的倔强

第388章 舵手最后的倔强

        皇宫闹鬼的传说,可不止一群蹦蹦跳跳从角落中飘然而过的卫士。

        太子的寝宫里,也传来了尖叫!

        “你不要过来呀!!”

        太子猛然从床上坐起,可熟悉的寝宫还是那副模样,眼前并没有那头破血流黑塔一般的壮汉。

        做……做噩梦么……

        太子呼出了一口气。

        他立志成为皇帝,想要超过自己的父亲,平日里当然也有向老皇帝学习。

        老皇帝的寝宫,鲜少有妃子陪寝,太子的寝宫,当然也是如此。

        他方才就寝之前,遣退了所有内侍宫女,所以此时的寝宫里,尤为安静,毫无人烟。

        最是无情窗外黑,太子私下里虽然模仿了许多老皇帝的言行,但在今夜,他才突然有点明白“寡人”这个自称的感觉。

        但也只是有点明白。

        很快,他彻底明白了什么是“寡”。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寝宫的门被大力推开。

        “啪”“啪”“啪”。

        好像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那东西行动缓慢,每一步都间隔许久,掷地有声,好像什么硬物在捶打地面。

        一步一步,甚至伴随着脚步声,有什么东西滑落坠地,与木制的地板碰撞,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从风水学的角度上说,床榻正对房门,是不吉利的事情。

        在古人的观点里,家就是一个安全屋,而房门,是将一切污秽挡在屋外的关键一环。

        从科学分支堪舆学的角度上说,人若长期睡前起床,看见屋门,会给内心增添一些不好的心理暗示,会导致做噩梦。

        所以一般的富贵人家,宅院大门后都有一道墙,而屋内,也会有一面屏风,挡住房门。

        作为大齐皇城,太子寝宫,其装潢当然十分注意。

        太子看不见声音的来源,但醒来之前才做过噩梦,寝宫骤然的阴冷,和莫名其妙的声响,也让他心头警铃大作。

        “来人啊!”

        “来人!!!有刺客!!”

        可任他如何呼喊,寝宫依旧安静如初。

        除了间隔许久才会响起的“啪”“啪”声,便只有他的呼喊。

        仿佛皇城里的护卫们都听不到这里的动静,仿佛那些内侍宫女都不曾在附近等候……

        这整个太子寝宫,仿佛只有他一个人。

        干枯刺耳的声音响起。

        “寡人的好儿子又做噩梦了?”

        “别怕别怕,寡人这就来看看你……”

        奇诡的脚步声停了下来,但屏风的边缘,却缓缓的探出了半截脑袋。

        这脑袋上虽然带着皇冠,可面容已经变形,脸上的肉干枯而腐败,皮肤溃烂处,甚至还有尸虫蠕动。

        这是什么东西啊!

        太子的瞳孔放大,一声尖叫,想要晕倒,却发现自己晕不了。

        干枯的灰白长发之下,因为干瘪而尤为突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嘴巴一张一合,但声音却不像是从嘴里发出的,因为画音并不同步。

        “皇儿啊,这么久了,你都不来看看寡人?”

        “寡人只好来看看你了~!”

        ……

        寝宫内,太子大呼小叫。

        寝宫外,壮大了不少的僵尸队伍静立其外,一动不动。

        当然这些“仪仗队”外,还跪了不少活人。

        跪地不杀,老皇帝还是很讲究的。

        在一个跪倒的内侍面前,孔圣和孔寒安面色铁青。

        其实,若非孔寒安,太子本不该这么早醒。

        钟馗赋予太子的噩梦被终结了,此时正静立孔寒安身后。

        被偶像打断,钟馗一点也不急。

        他知道,还有噩梦等着里面的太子。

        “小人叫赵要,小人真是个好人!”

        “丞相冥王若不信,可以查小人一切生平,小人从未做过任何作奸犯科之事……”

        “这一切都是太子的主意,与小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太子说,作为未来的皇帝,他要敲打一下丞相,他也一直瞧不起冥王,认为冥王能有如今的成就,不过是……”

        “够了!”

        一向温文尔雅的孔圣怒吼着打断了赵要的话。

        他头一次感觉到了绝望……

        哪怕是孔寒安看到了大齐国运衰颓,哪怕是老皇帝亲口述说太子没有帝王之姿……

        他也并没有现在这么绝望过……

        孔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稳住了情绪,开始下达命令。

        “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全部灭口,一个不留!”

        “会元钟馗,突发恶疾……”

        孔寒安冷笑一声。

        “叔父,你觉得这消息能压的下去?”

        “你能封住人的口,可封得住我们地府鬼怪的口?”

        “又或者,你能封住我的口?”

        两人都知道,这个消息传出去,那些各国遗族,一定会作乱,而各地大大小小的豪门寒门,也会彻底失去对大齐朝廷的念想。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是有这么一句话。

        但如果真的有君这么认为并且去做了,那这个帝国就会如撞了冰山的泰坦尼克号,极速覆灭。

        孔圣想要封口,但孔寒安不想。

        孔圣霍然转身,双目如剑,圣人的气场压得太监赵要差点窒息,刚刚让太子做了噩梦的钟馗也抖了抖,差点被孔圣身上的正气给驱散。

        但孔寒安丝毫不怵,与孔圣对视。

        “他不配当皇帝,连大齐的国运都不保护他,你、我,都清楚!”

        孔圣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最终,气场一泄,软了下去。

        四五十岁,本该是不惑而知天命的年纪,尤其是孔圣,谋天大局,封神成功,当朝丞相,人间圣人,天地人大权于一身。

        可这一股气泄了之后,孔圣的身上,疲态更盛,有些孤寂与无助。

        “寒安……给我一个面子……”

        孔寒安摇了摇头。

        “我给你面子,谁给我地府面子?太子?未来的圣上?”

        孔圣长叹一口气。

        “但,他毕竟是先皇唯一的血脉了……”

        “你放心,朝廷会给你,会给钟馗一个交代的……”

        “寒安,叔父求你了,我一生的心血都在大齐,我不想大齐毁掉!”

        孔寒安终于明白,为何傍晚之时,孔圣一笔带过了朝内的问题。

        或许他已经清楚,大齐在日薄西山,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大齐已经要完了,只差一个导火索,但孔圣,还在做着最后的倔强。

        这股倔强,令孔寒安有些心恸……

        巨轮沉没,不论乘客怎么想,舵手总想坚持到最后。

        孔寒安已经成了神,还是冥府的神。

        不论大齐,又或者大齐之后的朝代如何,都与他无关。

        纵然眼前这个便宜叔父与他多有意见不合,孔寒安此时也不想再戳破他最后一层梦。

        他过身,走向寝宫。

        “我去接陛下入冥……”

        “我们会在冥界,等着朝廷给我们的交代。”

        “但叔父啊,陛下之前有句话说得好……”

        “圣人。就不会犯错么?”

        “我去了一趟天界,天庭,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听话……”

        “而你们之间若有矛盾……”

        “我地府一脉,也只会酌情考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