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90章 想要

第390章 想要

        比起局促的钟馗,孔寒安感触更深。

        老皇帝的自称,从“我”变成了“朕”又变成了“寡人”,这象征了他逐渐找回自我,恢复帝王气度。

        又从“寡人”变回了“我”,这象征着,最后他摆脱了帝王的身份,放低了姿态。

        这是一个父亲,在为不成器的儿子擦屁.股。

        他已不再是那个放不下江山的帝王,而是一个无奈的父亲。

        顶着钟馗和老皇帝的目光,孔寒安点了点头。

        “他本就与我地府渊源甚深,他的意外,与我思虑不周也有关系。”

        相比曾经因曾悟牺牲自责不已的孔寒安,如今的他已经成长了很多。

        死亡并不可怕,与其自责,不如弥补,更何况,他就是执掌冥界的神明。

        “我如今只是分神,回冥界后,自会与钟馗正式职务,具体官职,也等回地府之后再做定夺。”

        “陛下,您是希望我背着您上路呢,还是您自己走呢?”

        老皇帝干瘪的尸体抖了抖,好似彻底失去了支撑,瘫倒在地。

        腐肉枯骨自不必提,尸身倒下,还有一道光华笼罩的人影,照亮了整个太子寝宫。

        老皇帝的光华,与孔寒安的祥云类似,只不过孔寒安的祥云是天地生成,而老皇帝的光华是万民敬仰。

        钟馗闷哼一声,缩在了孔寒安身后。

        人怕鬼,只是源于对死亡的畏惧,对同类死相的心有戚戚,一身正气不畏死的人,反而会令鬼生惧。

        更何况,老皇帝一身,汇聚了几乎整个大齐的意志,或许还带着一些气运,这光芒虽未万丈,对鬼物而言,却比太阳还要刺激,钟馗如何受得了。

        老皇帝顽皮过了,还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鬼,光芒收敛,显出了他的身形。

        白发苍苍,身体老迈,但精神矍铄,气宇轩昂。

        齐承周,属火德,国色为红。

        老皇帝身穿一身火红长袍,其上有九爪金龙,栩栩如生,作势欲扑。

        他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指甲整整齐齐,哪有之前那干瘪僵尸邋遢样子。

        与一般帝王不同,他未戴冕旒,头顶之上,反而是一个冲天冠。

        可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威严,甚至给孔寒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其实,也可以说,那不是感觉……

        在老皇帝身上,常有各种各样的“人”淡淡的出现又消失,士农工商,百姓黔首,甚至他国的王侯……

        放眼看去,那长服里的人,或在经历自己的人生。

        或许,这就是这个世界里第一个大一统的帝王所能拥有的民望?

        若不是神像分身,孔寒安感觉自己都要流口水了。

        这套衣服,好想要。

        孔寒安在打量着老皇帝,老皇帝却没有看孔寒安。

        他复杂回头,看了一眼太子,又看了看寝宫,隔着屏风出神了良久,才微微叹息了一声。

        “咱们走吧……”

        孔寒安虽然本体是神,但这座分神其实没多少能耐,或者说,没有能耐在大齐皇城这座法阵里撕开前往冥界的通道。

        他要去东岳庙或者冥王庙,借用自己的香火,才能前往冥界。

        给五盗下了一道神旨,简单的将情况告知一番,让他们不用再来。

        孔寒安驾起祥云,带着老皇帝和钟馗飞出了皇宫。

        皇宫法阵,确实需要权限。

        但老皇帝本身,就有道圣给与的最高权限。

        之前他不愿身死,自缚于残尸内,尚还需要孔圣随行。

        如今他已褪壳而出,皇宫当然拦不住孔寒安。

        方才老皇帝万般不舍,走出寝宫驾云而起,他反而洒脱了。

        地上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侍卫,他看都不看,只是挥了挥手,让他曾经的“蹦蹦跳跳仪仗队”彻底变成了尸体。

        钟馗在一旁抓耳挠腮,嘴巴张了又张。

        “有什么话就说吧,我这儿没那么多规矩。”

        孔寒安瞥了他一眼。

        “冥王,您嘴角那块儿掉漆了。”

        钟馗局促的说道。

        孔寒安十分淡定,抬手擦了擦。

        “没事,之前这神像下巴还脱臼了呢……还有问题么?”

        钟馗低头打量了一下托着他的祥云,又抬头看了看跟着的云朵,惊叹道。

        “真是夺天地造化啊。”

        老皇帝也在一旁点了点头,感慨道。

        “天地功德,无量无垢,令人羡慕。”

        孔寒安心底冷哼一声。

        让你那大红袍害我掉漆,羡慕不死你。

        嗯?不对,这老鬼本来就死了。

        许是老皇帝接了话,钟馗大胆了些,小意指了指身后,向老皇帝询问。

        “陛下,那些僵尸……他们的魂魄……?”

        既然得了冥王允诺,他已自认自己是地府一员。

        从五盗那儿,他听说了地府的许多职责,其中就有捉鬼引魂。

        反正都死了,不如便宜了自己不是?

        老皇帝抖了抖身上的龙袍,九爪金龙在其上翻云吐雾,隐有人影在它嘴边出现又消失。

        老皇帝笑得很神秘。

        “帝王不只有仁爱和气度,还有残忍……”

        “你真想知道他们去哪了?”

        钟馗喉咙动了动,顾左右而言他。

        “冥王,您怎么又掉漆了?”

        孔寒安目不斜视,专心驾云,抽空又擦了擦嘴角。

        好想要……

        临淄作为京都,自然有国庙,就在皇城边上,作为宫廷的一道屏障。

        但临淄在琅琊郡,离泰山也不远,这里自然也有东岳庙。

        孔寒安的神像,就是这东岳庙里来的。

        巧的是,这庙里的道首,还是老熟人……

        正是和略镇的陈道首。

        孔寒安控制神像睁开眼撒丫子跑的时候,就认出了老陈和他的小徒弟。

        只是彼时,孔寒安懒得寒暄罢了。

        其实也不能说巧,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陈道首作为东岳一脉修士里,与孔寒安熟识且关系不错,特意从偏远地区调了过来。

        此时,庙里一阵鸡飞狗跳。

        “酆都帝君的神像丢了一整天了!你们还没找到!都是废物!”

        陈道首的怒吼响彻了整个东岳庙。

        小徒弟苦着脸开口道。

        “师傅,好好的神像不翼而飞,可能有超凡力量介入……”

        陈道首眉眼一拧,冷笑起来。

        “我知道了,一定是东极青华那帮泼才做的祟,青华帝君被我们酆都帝君砍了四个分神,正面斗不赢,他们就玩阴的!”

        “来人呀!随我去救苦庙找场子!”

        “刷刷刷!”

        无数剑光自东岳庙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