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95章 地府的新爵位(3000)

第395章 地府的新爵位(3000)

        阎罗最后还是走了,孔寒安让牛斗马勉一起送了他一程。

        不论怎么说,阎罗好歹也是佛门传说中的冥王,该有的气魄与担待还是有的。

        比手段,比布局,比谋划,比实力……

        没有和孔寒安正面碰一碰,便低头认负,阎罗做不到。

        孔寒安表示理解,但阎美估计心里很难过了。

        同样难过的还有孟小婉……

        她严重怀疑,孔寒安是嫌她与牛斗在一旁挤眉弄眼,所以才把牛斗派出去的。

        但这话她又不好说,毕竟他俩徇私在前。

        这边的事儿已经妥了,孔寒安没工夫管孟小婉和阎美心里怎么想。

        不管头上顶着的是酆都帝君,还是冥王的称呼,他终归有自己的工作得承担。

        可不止工资条批示,新入地府的两个“员工”,好歹也要把名字写在生死簿上不是?

        孔帝君忙得很呢……

        在他风风火火赶回了罗酆山时,议事厅内,秦广已与姜小白相谈甚欢,一旁还有顾强小意的陪着。

        孔寒安初时有些诧异,秦广与姜小白年代相隔久远,且身份天差地别。

        一个是蜀王,一个齐皇朝帝王。

        且秦广蚕丛昔日只是奴隶出身,但老皇帝姜小白,可是正儿八经根正苗红的王族。

        但转念一想,孔寒安也想通了。

        二者虽然有别,但不论是开国的经历,亦或者英雄传奇的惺惺相惜,想必都有共通话语。

        纵然他们之间可能会有一些理念差距,比如蚕丛希望看到一个和谐共处的盛世,姜小白希望看到一个永固的江山。

        但这都不影响二人,在几乎可以确定,彼此是未来同僚的情况下,求同存异。

        这世间没有一个身居高位的人,情商能差的。

        或许孔寒安除外?

        在两人相谈甚欢之下,孔寒安强行插入了话题。

        “两位聊着呢?”

        见孔寒安过来,秦广先行施礼。

        “君上,我正在和姜兄聊他的新化名。”

        姜小白点了点头。

        “是啊,本来我瞩意秦广,没想到被秦兄占了先。”

        顾强在一旁小意的说道。

        “陛下啊,别说您了,秦惠王嬴驷都没抢到这名头……”

        姜小白丝毫没有在意顾老爷的抢白,反而哈哈大笑。

        “顾强卿,你还是如此善于顶撞,让我找到自己的不足,纵然你我都变成了鬼,却依旧未变……”

        “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你顾强如今在地府,也比我高一头了!”

        这句诗也是曾经孔寒安随口一说,被乔道陵记载后,在冥界流传,没成想姜小白这么快入乡随俗了。

        顾强连忙摆手。

        “当不得当不得,陛下英明神武,胸怀宽广,我岂可与您比肩?”

        孔寒安一怔。

        好家伙,破案了!

        顾老爷之所以成为郡守,是因为英明的皇帝希望有一个人来怼他?

        李世民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以人为镜?

        不愧是九世善人,这都能让他遇到一个明君……

        而且还安然退休……

        若不是他儿子不孝,也不知道老皇帝日后会不会抛他的坟,鞭他的尸……

        唔,好像老皇帝的儿子也挺不孝的?

        心里微微吐槽,孔寒安笑着问道。

        “陛下新的名号,可有打算了?”

        姜小白点了点头。

        “昔日周天子常以余一人自称,我大齐秉承周志,虽然我改了称呼,但依然心向往之。”

        “想我一生,也算勤勉,我就叫余勤吧。”

        余勤……这名字有些耳熟啊。

        孔寒安点了点头,也不管是不是什么巧合了。

        先取了姜小白与钟馗的一缕精魄,写在了生死簿上。

        “二位可有对未来发展的规划?”

        五盗与秦广,可不是白接他们的。

        孔寒安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也充当的“新手指导员”的身份。

        躲在角落不想打扰大佬说话的钟馗,此刻率先跳了出来。

        “君上,我意在武职,若君上愿意,可让我先从阴差历练。”

        他与五盗走的近,又年轻气盛,当然更在意舞刀弄枪,昔日他没有继承才气之前,便也是这么干的。

        只是为何要从阴差干起?

        要知道,在如今完善了不少的阴司体制下,阴差晋升,可是不容易的呀。

        孔寒安略有些意外。

        钟馗却道。

        “帝君昔日有言,将出于行伍,我深以为然。”

        好嘛,看来被《酆都帝君语录》影响的,不知余勤一人。

        孔寒安随他了,将钟馗名字勾至阴差,便任由钟馗离开。

        他还要去见见自己许久没有见过的判官父亲……

        余勤则捋须而笑。

        “我生平虽破国无算,一统天下,但那都是麾下大将的功劳,我更多的是运筹帷幄,所以若君上不弃,倒可以给我些笔杆子的工作。”

        判官嘛,给!

        孔寒安正准备大笔一挥,可又突然心有所念。

        秦广这个祭酒,也当了好些时候了。

        而目前麾下判官,也都有功劳……

        即便是转职城隍的顾强和胥童,也做过不少贡献。

        而且,仵官嬴驷、余勤姜小白,生前也都是一代传奇。

        只是判官一职,已有些配不上他们的地位了……

        不止判官们,其实武将到达校尉,也已经到头了。

        大帝没有留下日后升级路线,孔寒安纯靠运气和法则,自己进阶到了正神。

        可大帝同样没有留下未来的官阶设置啊。

        孔寒安一时迟疑,有些难以落笔。

        要是有个老师来教教我就好了……

        老师!?

        猛然间,他回想起了太上老爷子的话。

        以后的路,要自己走……

        孔寒安微微眯眼,决定在生死簿扉页上试一试,动笔试一试。

        他先将姜小白勾到判官栏,然后尝试着在祭酒之上,写下了“王公候伯子男”五个字。

        公侯伯子男,并不是西方爵位,而是周天子给麾下诸侯的册封的爵位等级。

        只是孔寒安上辈子的翻译,为了通俗易懂,将这一套阶级划分,套在了欧洲骑士贵族阶级上。

        这个等级,并不会分散孔寒安的权柄,让冥界出现诸侯割据的现象。

        事实上,孔寒安上辈子的秦汉,也有类似的爵位。

        比如李广难封的“侯”,便是如此而来。

        在孔寒安的规划中,这更相当于一个荣耀或者功勋的表现,虚重于实。

        但即便如此,写上这五个字,也让孔寒安感觉身体被掏空,十分虚弱。

        他的分神再度恢复成了神像,已然力竭。

        不光是分神,他的本体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正在财神面前的他身子晃了晃,差点跌倒。

        财神敲了敲他的脑袋。

        “你小子又在干什么?”

        孔寒安抹了抹嘴角流下的金色神血,摇了摇头。

        “没事,我们继续……”

        生死簿是创世青莲之一叶所化,天下三本奇书之一。

        以他如今的本领,能写上五个爵位,已经谢天谢地了。

        但他也没打算再写更多。

        五个便够了。

        秦广一直辛劳,孔寒安将他提升至伯爵。

        剩下的,让他们自己拟定一个流程出来即可。

        爵位,自从周王室开始运用,便一直让无数好男儿抛头颅散热血。

        孔寒安上一世的军功授爵,也为秦国成功统一天下打下了基础。

        新爵位的出现,生死簿上有名的一众正式工,也都收到了感应。

        马勉牛斗刚送走阎罗,正在返回的路上。

        他们不用送多远,找一处僻静的地方,放阎罗离去即可。

        前线是军机要地,马上要开战了,怎么可能让他看到。

        此时,他们双眼冒光。

        “作为最早追随帝君的马,我要努力获得爵位,可不能给咱们冥妖丢脸!”

        “俺若当了男爵,婉儿一定会以我为荣的!”

        不远处,鬼门关守将周仓双眼燃起了熊熊鬼火。

        “君上昔日曾说,可敢随他做鬼雄,这鬼雄,是里面哪一阶?”

        正在协防的胡路摸了摸改良后的大尾针。

        “周将军,你说,我若让王上看到我这大宝贝,王上可会给我封个爵位?”

        一旁同样协防的苟启白了他一眼。

        “胡将军,你们冥蜂族的雄蜂常年采蜜,尾针上都沾了一丝诡秘法则,慎言啊。”

        鬼门关外防线处的主帅帐篷里,夜乞姣越发缠着夜乞嗣。

        “好嗣儿,你一定要多替我美言几句啊,我好歹助过王上修行,此时也在助你修行。”

        夜乞嗣激动的长叹一声,声音中充满了疲惫。

        “你别急,据我所知,王上已有对天行夜叉的安排了,好像对你们天行夜叉的修行,也有好处……”

        夜乞姣娇声道。

        “这么重要的消息,嗣儿有心了,那我们再来一次?”

        夜乞嗣抽了抽。

        “别吧……”

        帐外,妖风阵阵,卷起了无尽黄沙,甚至吹到了地府核心区。

        正在判案的仵官嬴驷怔了怔,笑了起来。

        “君上,终于开窍了啊。”

        雷天佑的判房内,惨叫声更盛。

        罗酆山中,议事厅内,三鬼还未离开,此时收到感应对视了一眼。

        秦广叹道。

        “没想到,我们这些生前的帝王,又要重头爬爵位了啊。”

        已经改名的余勤,笑眯眯的拱了拱手。

        “倒要恭喜秦兄,先行一步了。”

        “我想,地府的王,或许会比人间的王,有意思些。”

        “顾强,你觉得呢?”

        顾老爷在一旁陪着笑。

        “您知道,我一向没什么野心,封王这事儿,我是没打算的。”

        “即便日后不巧为王,我顾某也把话放这儿,我依然会比所有封王都低一头,还做你们的小顾,两位大人且放心便是。”

        谁还能没有个野心呢……

        除开他们,黑白无常、修罗舞、姬霸、钟氏父子等,皆有响应。

        爵位的出现,激起了他们的欲望。

        即便是顾强如此谦虚,也没有再喊余勤“陛下”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