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97章 火上浇油(3000)

第397章 火上浇油(3000)

        其实,这消息也有删减,比如钟馗后来化作恶鬼,比如之后老皇帝化作恶鬼。

        若这样的消息直接发出来,可能还会让人觉得荒唐。

        但架不住朝廷之前消息更荒唐。

        即便是高中的状元,此时也不由心有戚戚。

        虽然他是捡了钟馗亡故的漏,才考上了状元,可当时的太子,便如此折辱会元,在殿试之前逼死钟馗,事后还如此草率……

        那么他便是考了状元,又能如何呢?

        那荒唐的太子,如今已经成了皇上了啊!

        谁知道他还会不会更变本加厉?

        而朝廷的官员,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消息途径。

        他们也对此事有些猜忌。

        毕竟前一天才大放异彩的会元钟馗,死的不明不白。

        正如孔寒安所说,这件事,瞒不住的。

        太监侍女可以杀一批灭口。

        但当晚那入门的通报声,整个皇城多少人听见了?

        钟馗连夜被招进皇宫,这一路上又有多少人知道这消息?

        杀不完的!

        钟馗背后是阴司地府,是新册封的酆都帝君孔寒安,是掌管冥界的死神。

        钟馗的妹妹,凭什么不能从亡灵口中,知道真相?

        钟黎一现身,他们便信了几分,碍于身份,他们三缄其口,但心中早已对刚刚登基的皇帝失望至极。

        而漩涡中的另一个主角,齐二世,此时正在金銮殿上发火。

        “将他们全部捉拿入狱,全部入狱!”

        “朕已经敕封那孔寒安为酆都帝君了,已经敕封那钟馗为门神了,还要怎样!?”

        “一群刁民!给脸不要脸!”

        太监赵要小心的陪在新皇身边。

        “陛下别气坏了身子,那群刁民无非觉得补偿不够,臣倒有一个建议。”

        他没死,他被后来醒来的太子强硬的保了下来。

        新皇登基,他也得到了册封,官职为中车府令。

        所以,他没必要自称奴婢了,只用称臣即可。

        “陛下,按理而言,您称帝之后,太子妃当为皇后,但陛下您至今未曾下诏……”

        齐二世暴虐的打断了他的话。

        “那是她背后家族势力庞大,若封她为后,岂不是让外戚做大?”

        “有话就说,别扯这些虚头巴脑的!”

        赵要谄媚一笑。

        “哎呦我的陛下,臣当然知道您的顾虑,眼下情况,可是正正好,一箭双雕呢。”

        “那钟馗虽长得丑陋,可听闻他的妹子美若天仙,您不如就此纳她入宫,封她为后,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啊,别说那群刁民了,便是满朝文武也不会有话说。”

        “钟氏衰败,也只有钟父钟书白曾担任过县令,可前些时便死在了剑阁郡,钟母在天灾中失散,估计也死了,钟馗虽然文武双全,但也死了,您完全不用担心外戚势力。”

        齐二世瞪了他一眼。

        “你在教朕做事?”

        赵要心中已了然,主子是对这个提议动心了。

        他二话不说,挥了挥手,便有小厮送来了画像。

        画像栩栩如生,其上的钟黎一身素缟,跪在地上,正是今日有人用墨家机关造的像。

        俗话说的好,想要俏,一身孝,钟黎俏灵灵的样子,确实很可人。

        齐二世虽不贪恋女色,但想到无外戚掣肘……

        他,动心了。

        “先收入皇城,教她些规矩。”

        赵要眼帘下垂。

        “需要和太傅说一声么?”

        新皇登基,他的班底,自然会获得提升。

        比如丞相孔圣,或封太傅。

        但,太傅乃三公之一,是公爵,只是爵位,不一定有实权。

        齐二世这一手,实乃明升暗降。

        老皇帝在时,孔圣一直有建议,迁都雒阳,摆脱道统牵制。

        所以,太傅孔圣,被打发至雒阳督办修建皇宫。

        甚至,就在他扶柩完,获得登基认可之后,孔圣便领命离开了。

        那时,他还没有登基继位。

        按理而言,赵要不该多此一问。

        毕竟齐二世这些举动,就已经表明了他想迫不及待的摆脱孔圣的束缚。

        此时再开口,无异于火上浇油。

        可他就是要火上浇油。

        孔圣要灭他的口,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的梦魇,他恨极了孔圣。

        “不用问那个老东西,要问他,一定又会说与礼不符,就让太傅就在雒阳,好好修皇宫吧。”

        “对了,传令下去,各地全力配合太傅建城,务必要在七月前,将皇宫修好!”

        “这皇城,总给朕一些阴魂不散的感觉,朕待着膈应。”

        赵要点了点头,领命而去。

        他当然知道他出了个馊主意。

        满朝文武,也不会有一个赞同。

        皇帝走到了世家大族的对立面,是一定会被推翻的。

        但他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若非大齐,他曾也有可能,继承赵国王位啊。

        可如今,他成了一个阉人。

        他不光恨孔圣,还恨这个大齐。

        如今,道圣归位太上,孔圣远离中枢,老皇帝御龙归天。

        正如憋了许久的齐二世一样,他也迫不及待的想发泄了。

        有一说一,不光是地府,便是如今成了神的孔寒安,也没料到齐二世已昏庸至此。

        国之脊柱被放逐出中枢,议事却听凭一阉人胡作非为……

        实在滑天下之大稽。

        所以,地府第二环谋划,扑了个空。

        其实,也不算扑了个空。

        孟愈,确实“扑”到了孔圣。

        在雒阳……

        山高皇帝远,并不是一个空话。

        在齐二世的交代与赵要的运转下,即便这是个仙侠世界,孔圣也是直到如今,才知道敕封的消息。

        如此草率,令他大惊失色,正要令人驾车送他回临淄,却被孟愈拦住了去路。

        孟愈恭谨行礼,一板一眼,双手环抱,弯腰鞠躬。

        “老师……好久不见。”

        孔圣怒目而视。

        “子愈,汝要拦我焉?”

        孟愈再拜。

        “老师,我并非想要拦您,只是临淄危险,请您珍重性命。”

        “您还看不明白么?大齐要完了!”

        孔圣复杂的叹了口气。

        “他的那些手段,我知道……”

        “可……”

        “大齐,有我半生的心血,其中有我的道!”

        “纵千万人,吾往矣!”

        孟愈三拜。

        “可若您要面对的是千万鬼呢!?”

        孔圣变色。

        “寒安,他要出手,那我更得回去了!?”

        一股才气凭空涌出,将孟愈困住。

        孔圣是圣人,他若要施展圣言术,没必要念子曰。

        孔寒安是正神,麾下地府妖魔鬼怪不计其数。

        临淄危矣!

        “出发,立刻!”

        可任由车夫如何鞭策,马车却动弹不得。

        一股温柔而又刚毅的才气,将马车困住。

        孔圣脸色又变。

        孟愈叹息一声。

        “老师啊,我本不想和您有争执,但我觉得,您的路走错了。”

        “您讲究尊君,我讲究爱民。”

        “君主荒淫无道,视百姓如草芥,那他合该要被推翻。”

        “正如您现在限制不了我,反而被我限制一样……”

        在余勤还是姜小白的时候,他曾问过孔寒安。

        圣人便不会犯错么?

        事实上,没有人不会犯错。

        正如现在,孔圣根据有限的信息推断,的确猜错了。

        孔寒安不会出手,不光是他与天庭、与如来有约。

        齐二世这种小人物,也不需要酆都帝君出手。

        交由地府麾下们策划实施,就够了。

        要么怎么说猪一样的对手,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儿呢。

        在齐二世下达了纳钟黎入宫的命令之后,地府的第三环谋划还未施展,便已经达到了目的。

        在世俗世界里,什么是力量?

        法兰西斯培根名人名言。

        “知识,就是力量。”

        而在封建社会,知识掌握在谁手里?

        家族。

        只是引导舆论,并不能给齐二世带来实际上的伤害。

        在临淄大大小小的家族手中,可不光有知识,还有力量。

        他们若愿意,这股舆论风暴,瞬间可灭。

        但巧的是,家族们并不愿意,而如今,甚至准备给齐二世一个警告。

        已被革职的谢云华正在和父亲相对而坐,此时正满脸不解的问道。

        “大人,如今不是我们为陛下表忠心的时候么?说不定我还能借此官回原职。”

        大人,可以是对上司的敬称,但在某些特定时候,也是对德高望重父亲的敬称。

        尤其是大家族中。

        谢父已经白发苍苍,他淡淡的看了眼谢云华。

        “所以说,你愚蠢。”

        “陛下一直没有给后宫一个名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对我们各大家族并不信任。”

        老头弹了弹手上新鲜的情报,丢给了谢云华。

        “你看,他甚至准备迎娶一个泥腿子的皇后,这是对我们整个临淄士族的侮辱。”

        谢云华手忙脚乱的接过情报,低头看去,瞪大了眼睛。

        “那……大人,我们要怎么做?”

        然后,他见到了此生又一次难忘的一幕。

        谢父笑眯眯的掏出了一个袖珍型的冥王神像,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桌子上。

        “云华啊,你知道你在剑阁郡,错在哪么?”

        “不是你选择扶持佛门,这只是表面。”

        “选择没有错,但你选择的动机错了,信仰哪个神明,宣扬哪怕教义,对我们而言,都无所谓……”

        “前提是,他们能为我们带来好处。”

        “什么都别说啦,等天黑吧……”

        谢云华疑惑不解。

        “天黑?天黑之后会怎么样?这和他的神像有什么关系?”

        谢父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对谢云华问道。

        “你之前在剑阁郡学那五斗米教,怎么祭拜酆都帝君来着的?”

        “你是一,也是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