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398章 今夜动手(3000)

第398章 今夜动手(3000)

        临淄的气氛很诡异。

        示威的书生们被宫廷卫队暴虐的冲散了。

        为首的两个人,钟黎和杜平,都被带走了。

        张贴的布告上说出了皇室的处理办法……

        居然是要纳钟黎入皇宫,表现好会册封为皇后……

        吃瓜的群众想骂又不敢骂,临淄的大家族们悄悄在屋内供上了酆都帝君的神像,保持着默契的沉默。

        正所谓出头的椽子先烂,大家都在等,等一个领头羊。

        至于这领头羊是谁,当然是神桌上供奉的那位。

        众所周知,酆都帝君麾下的都是冥界的妖魔鬼怪,所以天黑之后,才好动手。

        冥界地府,罗酆山上的议事厅内,也陷入了诡异的宁静中。

        钟馗与钟书白跪在殿前。

        不谈对于钟馗的“交代”,钟黎被这般掳走,他们很生气。

        齐二世或许觉得这是恩赐,但在他们眼里,这就是羞辱!

        几个智也囊聚在一起,面面相觑。

        秦广挠着头,无奈苦笑。

        “这特么什么操作?”

        地府的三环规划里,本来该由钟黎杜平打下舆论基础,孟愈拖住孔圣,地府一众鬼怪趁夜“拜访”临淄各大家族,余勤进入皇宫显圣,教训齐二世一顿。

        不说伤害性有多大,但起码侮辱性非常强。

        为大齐即将燃起的火焰上添把柴,也足够钟氏父子出气了。

        孔寒安曾隐隐和他们透露过,这世间有一盘大棋,如果算上佛门,或许还不止一盘。

        临淄国庙里的修士和僧侣们,直到如今都在保持沉默,可见一斑。

        地府上下都知道大齐要完蛋了,他们不想贸然插手,当这最后的推手。

        可事情过于顺利了些。

        孔圣居然早已不在中枢……

        各大家族都换上了酆都帝君的神像……

        甚至不用他们添柴……

        齐二世掳走钟黎,已经等于是一手抱着油罐一手举着火把,在柴堆上跳起了舞。

        上吧,搞不好自己身上要沾火。

        不上吧,钟黎被掳走,这是赤果果的在打地府的脸。

        钟黎虽然与地府没有交情,但她的哥哥与父亲都在地府任职,地府不可能不做表示。

        就挺邪性的。

        仵官嬴驷戳了戳余勤。

        “你儿子这一手……倒是挺别致的,你们齐国的王室教育,厉害啊。”

        嬴驷在时,秦国已有盛世雏形,嬴驷之子继位之后,甚至联合诸侯,一度差点灭了齐国。

        所以,嬴驷对后来灭掉秦国的姜小白,情感有些复杂。

        一方面是佩服,另一方面,则有些反感。

        此时抓住机会,趁机调侃。

        余勤胡子抖了抖,火红的龙袍上有无数人影在跳脚。

        “我没这么笨的儿子,我在想他母亲当年是不是背着我偷了人。”

        钟馗正要说话,钟书白拉了他一把,对着余勤俯倒在地。

        “陛下,钟某生前虽是小吏,但也承您圣恩,拔为县令,钟某自问一生虽有疏漏,但上对得起圣恩,下对得起治下,我甚至死在任上,如今,钟氏父子皆为大齐殒命,只剩一女,请陛下为我做主!”

        余勤赶忙避开。

        “我如今已不是皇帝,与你一样同殿为臣,钟老弟不必如此。”

        言罢,他挥了挥衣袖,对秦广道。

        “秦祭酒,那逆子,我不管了,但凭你吩咐便是。”

        钟书白又对秦广下拜。

        “祭酒,钟某自从加入地府以来,一直兢兢业业,未曾逾矩,便是思念家人,也从未离开地府前往探视,我知道人鬼有别,可如今钟氏只小女一人尚存,您若无法抉择,我只好去询问君上了。”

        秦广叹了口气,揉了揉脸。

        “好了,不用说了!”

        “君上有他的事情,不用打扰他,我也不是无法抉择,只是我们出手,其中各方个面都要考虑清楚……”

        “既然齐二世不做人事,那我们只好让他见见鬼了!”

        “传令,让黎校尉来见我,各部做好准备!”

        孔寒安设置的六阶爵位,当然不可能只是空头爵位。

        他也相应的给与了这些爵位不同的权柄。

        秦广如今是伯爵,除了祭酒相应的权限外,他也获得了接引、增幅、治疗的能力。

        换句话说,他也可以建立“传送门”,释放“增幅光环”与“治疗光环”了。

        临淄是还没有城隍,但只要秦广到了那儿,他便可以打开地府的传送通道。

        “另外,让五盗盯紧幽界空间通道里的那批鬼修……”

        天庭要下什么棋,他猜不到。

        不过可以预见佛门,八成会趁机找冥界的麻烦。

        之前救苦庙的修士在剑阁郡找上佛门联合的时候,剑阁县的城隍听得清清楚楚。

        天庭一方,四个携带生死簿的鬼修已加入地府,他们也申请了去前线作战。

        一共四个校尉,被孔寒安派到了之前五盗挖通的地道里,和幽界去打游击了。

        至于他们会不会打游击,怎么打游击,孔寒安没管他们。

        孔寒安当时给秦广传达的意思就是,若他们真正臣服了,可以回来。

        否则,提供补给,全一份人道就够了。

        四个鬼修一直没有表态。

        得赖于补给线,地府依然能掌控他们的动向,起码对方没有真的跑到幽界投降便是了。

        余勤和嬴驷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可行,正式编制工无法对生灵产生威胁,可以留下来防备幽界,人间以临时工出战。”

        “五盗的魙界通道即将完工,用孙三角的话说,只剩一层薄膜,轻易可破,此刻不如直接打通,让佛门的正面部队去魙界替我们开疆扩土吧。”

        大局已定,秦广随黎觅海离开。

        黎觅海下辖东海郡,本身又擅移动,如今已在冥界晋级为鬼仙境,可以带秦广快速抵达临淄。

        倒是钟馗有些怅然。

        以五盗的照拂和父亲判官的地位声望,自己当时即便是临时工加入地府,也转正可期。

        怎么就找君上要了编制呢……

        好想去揍一揍那孙子啊。

        ……

        临淄国庙,袁道人与一个大和尚相对而坐。

        这大和尚也不是生人,若谢云华在此,一定认得出来,这和尚就是法华。

        谢云华回京述职,丢官丢脸,如今在家养闲。

        而法华,则是因为在剑阁郡表现优异,得以提升到了京城,主持事物。

        虽然与地府交战,佛门始终处于下风,但这和法华无关啊。

        神明之间的博弈属于神明,他肉体凡胎,属于他的职责,只是在剑阁郡布道。

        不得不说,法华完成的极其出色。

        借助黄泉司巡使谢云华,佛门的影响力虽不及天师道,但也提升了几个档次。

        和尚法华,几乎与谢云华回京述职的车队同时启程,同时抵达的京城。

        两人一个丢官一个升迁,也是造化弄人。

        如今,法华和袁道人相对而坐。

        不是因为他级别够了,而是因为……

        这回,他真的要参与进神明的博弈之中了。

        “南无阿弥陀佛,袁居士,今夜动手?”

        袁道人笑着点了点头。

        “钟黎已被虏入宫内,城内七成家族都供奉起了酆都帝君的神像。”

        “地府如今已被架在火上,他们不出手也得出手。”

        “我已与四个拥有生死簿的鬼修取得了联系,传达了天庭的指令,佛门部队进入通道,他们会给与配合。”

        “今夜,地府若是动手,你们幽界的部队正好可以趁虚而入,若是地府不动手,他们在人间的威望便会被削弱……”

        “若是他们准备动手,被佛门拖住,也对你们有利……”

        法华唱了一声佛号。

        “我佛慈悲,去解救那些被酆都帝君暴政统治的亡灵,倒在所不惜。”

        “只是小僧有一事不明,天庭如此帮助我们,所求为何?”

        世间熙熙皆为利来,世间攘攘皆为利往。

        佛门上下始终想不通,天庭为何要帮他们这一把。

        袁道人笑眯眯的摇了摇头。

        “无他,坐山观虎斗尔。”

        法华眯着眼,点了点头。

        袁道人的意思,他大概明白了。

        天庭没出一兵一卒,但不论是哪方地府受到损失,都是天庭乐意见到的。

        可真这么简单?

        法华有些不信……

        孔寒安看出了玉帝在布局,如来也看出来了。

        但眼前的饵,必须要咬……

        佛门一定要拿下阴司地府,同样,孔寒安一方,也容不下幽界的阴曹。

        不过,佛门如今并没有将指望都放在那四个鬼修身上。

        他们又有一批护法神抵达了幽界,打算正面强攻了。

        思虑到此,法华微微抬头,看向天边。

        “天要黑了……”

        袁道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嘴上却说道。

        “是啊,天要变了……”

        伴随着夜色降临,整个临淄皇城陷入了黑暗,只有零星的灯火。

        各大家族宅院,都默契的没有点燃灯烛,平民区,也有杜平游走告知。

        而往日灯火通明耀眼的皇城,则被笼罩进了一股迷雾里。

        偶有打更人路过此处,只觉皇城比往日更冷,迷雾中鬼影绰绰,偶尔还有牛马犬类低鸣。

        皇城有马有犬,他能理解……

        可里面什么时候有牛了?

        打更人倒没想过会有妖邪入侵,毕竟皇城,是有太上老君的阵法相佑。

        他做梦也想不到,皇城里,真有妖魔鬼怪作恶。

        而带队打头的,正是先帝。

        相比较自以为是的齐二世,皇城的护卫与暗卫们早已轻车熟路。

        看到余勤的那一刻,已经跪了一地。

        此时,余勤不得不抛弃他的化名,再度用上了生前的名字。

        “我的皇儿啊,今晚有没有做噩梦啊?”

        “你爹我又来看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