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400章 翻滚跳跃闭上眼

第400章 翻滚跳跃闭上眼

        不论曾经的皇子身份,还是后来的太子,如今的齐二世。

        小皇帝,从来没有觉得有如此这般无助过。

        整个皇城又黑又冷,连上天的月亮都不见了踪影。

        现在的他狼狈不堪,身着华贵的袍腹上满是泥尘……

        他已经从寝宫里跑出来了,此时,正在这熟悉又陌生的皇城里躲藏。

        自打他记事以来,这皇宫里,除了父皇,没有人能拒绝他。

        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顺的?

        随着他的长大,兄长对他越发疏远。

        等到他被册立为太子,兄弟之间几乎已没有感情可言。

        这是第二个开始拒绝他的人。

        后来,他有了太子府,可以开府募仕,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对他提意见的人,也越来越多。

        该死的战国文化,该死的诸国士人,你们难道还看不清形势么?

        如今,中土已然一统。

        君是君,臣是臣!

        君臣有别!

        现在,已经不流行自作聪明,靠反对来标榜自己的那一套了。

        朕要的是能替朕做事的人,而不是一群指点朕的人!

        有孔圣做老师,有齐始皇耳提面命,还不够么!?

        所以,那些人要么如董先生,自己走了……

        要么就被革除了。

        虽然他可以操作,但为了稳固太子之位,为了让自己仁孝谦恭的名声不受影响……

        他只能面带微笑,唾沫自干。

        这一次次的积累,让他心里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弑父。

        他的弑父与常人不同,因为他的父,也是君。

        但所幸,一切都不用他或者他的人亲自出马。

        他只用和巫神殿的巫师接洽,提前带他们进一回皇宫,悄悄做一些微不足道的改变,就可以了。

        道讲究自然,可论亲近自然,谁又比得过巫呢?

        哪里种些花草,哪里挪动些雕像,这种微弱的改变,甚至都不能引起道圣的注意,却让皇宫的阵法出现了一丝凝滞。

        而这丝凝滞,成功让他的父皇殒命。

        他本以为如此这般,就能继承皇位……

        可没想到,一向恭谨的孔圣,却对他说起了不……

        后来的事情,简直各种不顺。

        钟馗自尽,父皇诈尸……

        好不容易熬到了登基,迫不及待的赶走了孔圣,士族们又开始对他不远不近了。

        以前站在父亲身后,没见着有这么难啊!

        父亲只是吹胡子瞪眼睛,提高嗓门或者温柔以待,那些人就恨不得像狗一样扑上来舔父皇的靴子。

        为什么,我不行?

        登基之后,又是刁民闹事,又是流言四起。

        今夜,父亲的亡灵居然找了回来!

        这才第七天!

        他曾依稀记得,剑阁郡那边,五斗米教提出过一个说法。

        每逢七天,死者会回到人间看看子女亲人,一共要经历七个七,也就是四十九天……

        第一个七天尤为重要,叫做“头七”。

        他曾嗤之以鼻……

        可没想到,真还遇到了!

        心中恍惚,没注意路,奔跑中的他被什么东西绊倒。

        袍腹,说白了,也就是睡衣,不过是贵族人体面的叫法,实际上的防护作用,还不如农民的粗布衫。

        这一跤,摔得他头晕目眩,身上又出现了许多处擦伤。

        绊倒他的,是一个晕倒在地的暗卫。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了……

        整个皇宫,小皇帝所能见到的卫士暗卫,全都晕倒在地。

        他愤愤的踹了一脚。

        身后,熟悉而又冰冷的声音正在逐渐靠近。

        “皇儿啊,你在哪呀,我好想你……”

        小皇帝一个冷颤,连滚带爬继续奔跑。

        好歹贵族出身,该有的军事素养还是有的。

        他极快的判断出来,那个死鬼父皇,很快就要拐过拐角,碰见他了。

        但他不敢见!

        鬼知道变成了鬼,会不会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死的?

        想要甩独掉对方,只有利用地形!

        小皇帝心中计定,翻身爬上了附近的围墙,又通过围墙跳上了阁楼。

        希望这黑灯瞎火,也能影响鬼怪的视线吧。

        小皇帝意外有些后悔,没有去国庙系统了解一下鬼怪。

        在他眼里,这些东西本不该是他操心的事情。

        在阁楼中翻爬,他却意外听到了动静。

        “这些东西都是好家伙,修修还能用,可惜了,这么久没有人维护。”

        “那我们就……”

        小皇帝大喜,他总算遇到活人了!

        “救驾,快来人救驾!”

        那边的话语声一顿,好似两个人在沟通。

        “是在喊我们?”

        “应该是吧……”

        “他不是应该听不见咱们说话么……”

        “别忘了,咱们在战争迷雾里……”

        两道声音在问答,视他与无物,后方的阴冷越来越重。

        小皇帝隐隐有种感觉,他的死鬼父皇正在靠近。

        他大急道。

        “你们还在等什么!?不怕朕隔了你们的职?将你们赶出皇宫?”

        言罢,他也不等对方回应了,循声冲了过去。

        可等他赶到时,却在阁楼隐蔽的角落里,看到了一地狼藉。

        作为二世帝王,他当然对皇宫的布防图有一点了解。

        这里,应该是墨家的机关所在……

        可,怎么没了!?

        这玩意儿,不是除了墨家的人都拆不开的么!

        “皇儿啊,你怎么跑到屋顶上去了?”

        “丞相不是教过你么,君子不立危墙,你怎么这么顽皮,一点都不让你爹省心!”

        小皇帝又是一个冷颤。

        他顾不得再思考墨家的机关怎么会没有了。

        他只想跑。

        父皇,在他的印象里,是一个很重形象的人。

        “你爹”这个自称,几乎没有从他嘴里出现过!

        父皇不注重形象,只有暴怒的时候才会出现。

        比如上一次的诈尸……

        怕,他是真的怕。

        自打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害怕父皇生气。

        翻滚,跳跃,不停歇,小皇帝终于甩开了身后的阴冷。

        一连串的剧烈运动,他终于是体力有些不支了,俯身撑住膝盖,大口的喘气。

        肺部剧痛和身上各处擦伤,让他十分难受。

        但好在,这里有光。

        他勉强直起了身形,打量起附近的环境。

        微弱的幽光下,他很快辨认清了自己所在。

        这里是虎贲营!

        皇家卫士精锐之所!

        小皇帝大喜过望,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

        “来人啊,救驾!”

        一群“人”,从房里走了出来。

        只是,他们都顶着牛头、马头和狗头。

        这是什么东西啊~!!!

        小皇帝绝望的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