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419章 一起渡劫吧

第419章 一起渡劫吧

        大鹏只觉身下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而后又是一阵失重。

        它终于浮空了,可却不是因为翅膀或法力,而是被击飞上的天。

        体内的力量正在流失,伤口好像化为了饕餮,大口大口的吞噬着他的法则与神力。

        垂首向下,身下华丽的毛毯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深坑。

        坑内,有一个金冠金甲的身影半蹲半跪。

        那身影一手握剑,一手拄枪,满是它的金血。

        他正扬着脸,目光满含怒火的看着它。

        孔寒安很生气。

        实际上,在天界的时候,感应到冥界的伤亡之时,他就已经很生气了。

        但那时的气愤,与亲临现场的感受是不同的。

        冥界容纳亡灵的特性,让冥界本就充斥着一些悲伤的元素,毕竟没有人离世的时候十分欢快。

        但此时的氛围却更为凝重。

        十室九空有些夸张,但冥界妖魔鬼怪的消亡量已经过了三成。

        还不算秦广之前允诺的战功,此战之后,凭功勋转世的亡灵只怕也不少。

        哪怕地府的麾下们努力插科打诨,也丝毫减轻不了孔寒安的心理负担。

        作为冥界的主宰,他没有尽到足够的责任。

        所以,他要发泄。

        强大的冲击力被大鹏用他的羽背挡住,佛门行营得以保全,而如今正是罗汉和金刚们出手之时。

        梵音在孔寒安周围唱响,针对的目标不是孔寒安,反而是大鹏明王。

        孔寒安一愣,再反应过来之时,已有一成佛光护住了大鹏。

        孔寒安的天罚法则,头一次失效了!

        关于社会结构的稳定性,孔寒安上一世许多哲学家和经济学家都给出了解释。

        但古往今来的变化,都透露着一个规律。

        阶级固化。

        如果把社会比喻成机器,每个人都是组成机器的零件,没有自己的特性和棱角,按部就班的运转,社会才会稳固。

        阶级固化对错与否无需讨论,起码佛门诞生的土壤身毒,便是这样一个国家。

        相比较地府部队战斗方式的多样,佛门的部队十分单一。

        颂咒,梵音,强横的肉体力量,仅此而已。

        但一个没有特色的宗教和国家是无法长久的,佛门自然有自己的特色。

        除了便于信仰扩张的佛种,便是佛光。

        抛开金属性的刚强,佛光之中,还有一些拥抱痛苦的洒脱与忍耐。

        被吞噬,也是痛苦!

        罗汉金刚们唱响梵音,赐予大鹏佛光庇体,大鹏明王,锁住了这股痛。

        孔寒安笑了起来。

        “有意思……正好我没发泄够,有你这个沙包,挺好。”

        大鹏也不废话,戾叫一声,妖王的气场遮天蔽日。

        它本就身形巨大,配合着冲天妖气,一时之间,压力铺天盖地而来。

        孔寒安嘿然。

        “比大是吧!”

        这里是冥界,冥界是他的域,冥界内的妖魔鬼怪就是他的信徒,在冥界,他的力量几乎无穷无尽。

        天地法相,开!

        孔寒安的身形开始膨胀,身形竟一时之间与大鹏不相上下。

        大鹏为了保持战斗警戒距离,不得不再向上腾飞避让。

        孔寒安又挥手一招,后土玉印自酆都城内飞入手中,法力激发之下,变得山一般大,与他身形匹配。

        轮回台上的半月轮也飞致孔寒安身边,环绕身侧,宛若护法神器。

        手中枪剑自不必提,生死簿也带着判官笔浮现出来。

        六臂手持剑枪书笔印,三头六臂九眼,好不威风。

        这是马元帅当初给他规划的完全体形态,他终于可以用一用了。

        他单手握枪,空出的手对正在避让大鹏明王勾了勾手指。

        “来战!”

        大鹏冷笑道。

        “怕你不成!”

        双翅一震,狂风涌现,他竟是以绝快的速度,倒飞而去!

        哪怕漫天的天雷,都拦不住他分毫……

        孔寒安展现天地法相,大鹏向上避让,已经接近冥界穹顶了,它的身形,就这般消失在了冥界里。

        别说孔寒安了,行营里的佛门弟子全部傻了眼。

        我们费心费力给你续了命,你居然跑了!?

        你不是说不怕的么?

        跑,肯定是要跑的。

        孔寒安一出现,大鹏就已发现了。

        孔寒安与那个释放敌意的绝世强者是两个人。

        固然佛门金刚罗汉不少,可地府还有一张底牌,而此行的佛门部队,已无精锐。

        所以,在第一时间,它便判断出了此战不可为。

        而后,又被孔寒安一击重创。

        它不知道孔寒安是从钧天开始冲锋的,它只知道孔寒安只用了一枪就捅穿了它。

        而且,那恐怖的法则,让他印象深刻,方才,他甚至产生出一种感觉,孔寒安可以抹杀掉他……

        固然有罗汉金刚给他用佛光稳固住了伤势,但拥抱痛苦是一个高深的境界……

        谁愿意一直承受苦难谁去,它反正不想的。

        看看这不遑多让的身形,那三头六臂,剑枪印书笔轮六种兵器,每个来一下,他不得当场去世!?

        没错,它就是怕了!

        它是妖,没有什么道德的限制,也不拘泥于面子。

        撤退的条件也已满足,它才不管这只部队如何呢。

        大鹏展翅,该溜就溜,三界之中没人能拿的下它。

        主帅逃离,佛门部队便是信仰再深厚,此时的士气也不由受到眼中的打击。

        尤其是面前还有一个三头六臂的巨人。

        投降是不可能的,他们都是受佛门思想长大,有的还身怀佛种,和大鹏那种招揽来的妖兽有本质区别。

        心怀绝望,他们盘坐在地,闭目合十,准备慷慨就义。

        非暴力不合作?

        孔寒安嘿然冷笑。

        身毒的猴子就喜欢玩这一套。

        追不上大鹏,那就拿你们撒气吧!

        挥手间,七情六欲盖顶而下,在他们心头出现了无数幻境。

        身毒佛门,可不讲究摒弃七情六欲,他们的和尚甚至能够结婚生子。

        所以,纵然是罗汉金刚,也不由被孔寒安的各种环境扰乱心智,深陷其中,一个个脸上或喜或悲。

        幻境只是精神折磨,物理打击也瞬息而至。

        已化作紫气的天雷,终于降下!

        罗刹妖和幽界的鬼怪们开始哀嚎痛呼,即便是金刚也偶有闷哼。

        可这不够!

        孔寒安举起手,三头纵声长啸,响彻冥界。

        “小的们,你们的君王回来了!”

        “度劫吧!给天空度上一场浩荡的雷光,迎接我的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