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423-424章 不可说(二合一)

第423-424章 不可说(二合一)

        孔寒安飞升天界之后,隐藏了两个秘密。

        一个是他的天罚法则已不需要用剑施展。

        这个秘密,除了亲近的人,应该没人知道。

        另一个,则是他主宰了冥界。

        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少。

        平心虽然一再和他人强调……

        但这就和孔寒安上辈子,吹嘘自家公司前景广阔,吹嘘自家领导英明神武一样,信不信在个人。

        如今,这个秘密便这般被地藏逼了出来,公之于大众。

        孟婆庄内,阎美又一次做作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还真是冥界之主!?那姐姐你算什么?”

        平心剜了她一眼,不发一言。

        她的手紧紧握住了茶杯……

        她方才已经打算出手,但有人“看”住了她。

        平心毕竟只是脱于后土,她不是后土……

        面对“如来”,她很吃力。

        西天大雷音寺中,如来佛祖目光低垂,低声吩咐。

        “够了,让地藏回来吧。”

        一旁的观世音菩萨突然出列,轻言道。

        “我佛,地藏私自前往幽冥,是否应该治罪?”

        大雷音寺中一时寒蝉若禁,连梵音都不知不觉的停止了下来。

        两个菩萨一直在明争暗斗,观音胜在声望,地藏胜在功德。

        首席之争,他们不好插嘴。

        但有一人,长相秀俊,为如来二弟子,唤作金蝉长老,偏偏就敢。

        他出列言道。

        “观音莫要多想,地藏出生于剑阁郡,其生母亡魂落于冥界,地藏此去,只是为了接引亡母。”

        如来慈祥的笑道:“无妨,他没有抛开谛听,便证明他问心无愧。”

        “金蝉子,你脾气还需打磨,当庭插嘴,顶撞观音大士,草率了。”

        金蝉子一身冷汗,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只是一句仗义执言,便得如来如此评价。

        他连忙跪倒叩首。

        “弟子知错。”

        如来依然满脸慈祥,声音温和,但话却如同刀子,一字一句扎在金蝉子心中。

        “去冥界阴司地府,找孔寒安领一个转世名额,轮回修炼去吧。”

        “顺便替我给他带句话。”

        “空。”

        佛祖已定计,金蝉子无法抗拒,俯首叩拜,领命而去。

        观音垂首,回归队列,脸上无喜无悲,心中却有巧思。

        八师弟,我已按师父的吩咐帮了你一把。

        日后,就看你的造化了。

        太上老君派出十二大弟子,分不同的时间转世投胎,以不同的方式加入佛门。

        彼此之间,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前六个弟子,已修成佛,成为了如来的分神。

        第七个弟子,生前道号慈航,入佛门后,在大齐南境传教,名声颇高,还有自己的一座岛屿,红尘羁绊极深,终究难以成佛。

        他便就是观世音,传教,就是他避免成佛的路径。

        第八个弟子,道号宝相,入佛门后修功德,只差一个宏愿便能成佛。

        也就是如今的地藏菩萨。

        老君对孔寒安说,十二个弟子中,有七个失去联系。

        其实是因为,观世音,如今已是观世音。

        他不会泄露任何秘密,因为他不原成佛。

        但这一次大雷音寺出言,还前尘缘分之后,他便与老君再无瓜葛。

        老君和孔寒安也说过,他会尊重所有弟子的选择。

        所以,老君也只当这七弟子已彻底失联。

        如来吸收掉了分身的记忆,知道佛门有老君的暗子。

        但他不知道谁是卧底,也找不出来,只能怀疑,或者等对方成佛,然后吸入己身。

        若非平日里与地藏势同水火的观音说了这一句话,可能地藏,还真有被如来怀疑的危险。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如来千算万算,算不到自己最看好的两个菩萨,都是太上的弟子转世。

        也不知是造化弄人,还是太上的筹谋更深一层。

        大齐将亡,大争之世,如来自然也要布局。

        这落子,就落在金蝉子,就落在给孔寒安带去的那个“空”字。

        没有人甘当棋子,如来相信孔寒安肯定如此。

        如果要当棋手,那么孔寒安当知道这个“空”字怎么解。

        如果不知道……那孔寒安便不配与他对弈。

        大雷音寺远在西天,佛音重重,传不到中土冥界,可偏谛听听的到。

        “菩萨,佛祖让我们回去!”

        普照的佛光一收,残余无几的金刚罗汉便融入了流光里。

        地藏轻笑一声。

        “孔帝君,佛祖召唤,小僧就先告辞了……”

        谛听四蹄一振,便要跨界离去。

        孔寒安一声冷笑。

        “你既知道冥界是我的域,还觉得能如此这般轻易的逃脱?”

        整个冥界震动了起来,天地自带威势,宛若两片面包,夹向地藏。

        谛听不是大鹏,没有展翅万里的能耐。

        地藏也不善挪移,此时生起气来。

        “孔帝君,莫给脸不要脸!”

        赵元帅的身形再度出现在了地藏生前,双鞭又一次当头砸下。

        同时,缚龙索悄然缠向了谛听。

        佛光刚刚显现,又一瞬而灭。

        孔寒安喷出了一口血。

        “我说,冥界不该有光!”

        整个冥界为之一暗,佛门最依赖的的金刚属性,短暂的一扫而空。

        佛门庇体的佛光,没了!?

        这一手的确出乎意料,地藏与谛听都猝不及防。

        缚龙索将谛听捆了个扎实,双鞭砸下,一阵短暂的爆破声,落在了地藏身上。

        “duang~”

        又是一声巨响。

        地藏嘴角流下了一丝血,低声念到。

        “眼中无佛,世间无佛,但我心中有佛!”

        佛光从地藏体内燃起,他竟是开始燃烧自身!

        微弱的光,卷着地藏谛听冲天而去。

        “哪里走!”

        财神一束缚龙索,高声厉喝。

        “拿来吧你!”

        孔寒安嘶哑着伸出了手,虚空一握。

        佛光消失在天际,但谛听被留了下来。

        地藏的声音幽幽而落。

        “孔帝君,改日定当再登门拜访!”

        孔寒安闷哼一声,又吐出了一口血。

        “随时恭候。”

        “来人,把它押下去,好生伺候!”

        早有等候多时的妖魔鬼怪簇拥而上,将谛听捆成了粽子,押往地狱。

        赵元帅笑眯眯的传音道。

        “孔帝君,为何你最后让我捆谛听,而不是捆地藏?”

        “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以财神对孔寒安的了解,这一波与地藏的交手,有一丝古怪。

        好像,在演戏?

        但如果是真的在演……

        那这两人,演的也太拼了吧!?

        孔寒安是什么人?

        财神与他初见之时,为了一个后土玉印,一介凡人,连他财神的大腿都敢抱。

        还敢当面非议东岳大帝。

        可以说孔寒安很有些厚黑。

        但细数他回冥界的这些举动,虽然处处在理,却少了一丝“孔寒安式”处理。

        从天而降击败大鹏,这里没有问题。

        可击败之后,对于战败的佛门部队的处理,在财神眼中,就有了一点诡异。

        若依孔寒安原来的性子,不是砍了拘魂,在冥界劳作,就该直接魂飞魄散。

        帮助手下渡劫,按以往龙寒安的处理方式看,应该是之后的事儿。

        这怎么看,都像是故意留下一些金刚罗汉……

        更不提之前绝境时的复生。

        地藏虽然厉害,但终归是个菩萨,是正神一系。

        正面交手,赵元帅自诩还有一些后手能够牵制住他。

        孔寒安完全不必如此。

        复生类似于造物,对自己消耗极大,而且,等于向地藏告知他就是冥界之主。

        诚然,知道孔寒安主宰冥界的人也不少,但只要孔寒安自己不暴露,别人顶多是怀疑。

        诡异的很!

        如今,佛门只要宣扬,漫天神佛就能都知道这事儿了。

        以后对付孔寒安,只管来冥界大杀四方就行。

        虽然一切看似在理,孔寒安心系手下,又“山穷水尽”……

        但财神和孔寒安多熟啊,他总觉得,若孔寒安愿意,应该能做的更好。

        比如之前那招清空属性,虽然也是暴露,但不比复生强么?

        还有地藏……

        财神虽然不了解地藏,但方才也有一些细节值得深思。

        地藏明明已经在附近设好了“小局”,雷光与后土玉印砸不到他,便是如此。

        局未破,他便是立于不败之地,没有必要急着离开,反而平添破绽。

        佛祖只是召他回去,又没有催他……

        而且,地藏已知道孔寒安乃冥界主宰,为何还用佛光防御?

        主神的自保手段多了去了,地藏身为佛门高层,就没个法宝?

        孔寒安豁出去了,是肯定会如方才一般,短暂的清空整个冥界的金属性。

        虽然可以理解为交手只是没想那么多,但财神总觉得,地藏不该是有如此疏漏的人。

        怎么看都像是故意卖了破绽……

        孔寒安诡异,地藏古怪,加之他上前之时,孔寒安刻意强调针对谛听,所以财神才有此一问。

        孔寒安闻言嘿嘿一笑。

        “赵元帅,事关我老师的布局,不可说,不可说。”

        财神一翻白眼。

        “不说拉倒,那我会天界去了……”

        孔寒安赔笑道、

        “爷,这么急着走么?”

        赵元帅瞪了他一眼。

        “可当不起你的爷?你什么都不说,我还留着干嘛?”

        孔寒安笑得很羞涩。

        “爷,我刚刚力量透支,此时有些乏力,您好歹扶我回罗酆山吧?我难得回来一次,怎么能让麾下们看见我的丑态呢……”

        赵元帅:……

        ……

        幽界,阎摩罗王接应到里“落荒”归来的地藏。

        看着眼前只剩十八个罗汉和五个金刚,阎摩怔怔出神。

        出征前,可是五百罗汉,一百金刚啊……

        现在死的就剩这么点了?

        “阎摩,我只能救回他们,很抱歉……”

        地藏垂首道歉,阎摩连忙避开,不敢受这个礼。

        “菩萨已经尽力了……您可遇到平心和我妹妹?”

        地藏一愣,面露疑惑。

        “平心?”

        阎摩骇然。

        “平心是冥界界主,她没有出手?那是谁有这通天本事,灭我佛门金刚罗汉?”

        地藏摇了摇头。

        “冥界的界主是孔寒安,那边还有东岳一脉的护法元帅赵财神。”

        阎摩不由心生绝望……

        平心说的,居然是真的!

        难怪平心那般大能,对孔寒安低三下四……

        原来孔寒安藏的这么深。

        “那……那我可如何是好!?”

        地藏叹息一声,开口道。

        “我再回去一趟,替你拖延时间吧。”

        阎摩心生感动,连声道。

        “菩萨,不可,太危险了……”

        地藏摇了摇头。

        “我不光是为你,谛听为佛祖为我寻觅的代步神兽,我岂可弃它于不顾?”

        “我还是要回去的。”

        “大齐即将大乱,正是收割信仰的好时候,你自己要加油啊……”

        言罢,不等阎摩反应,已从幽界消失不见。

        阎摩热泪盈眶……

        都说地藏菩萨宅心仁厚,果然名不虚传。

        ……

        幽界与冥界,也是有着时间差的,只是幽界混乱,各处比例不等。

        时间差这个东西,完全可以视作离道天道远近。

        时间流速越快的地方,修行感悟越深。

        所以,幽界的佛国,多建在人间一日过七天的地方。

        但冥界时间稳定,这般地藏在与阎摩交涉,冥界那边,已很过了些时日。

        论功封赏,战俘的处理,也都已完成。

        生死簿全部收回,孔寒安又一次圆满了。

        除了袁展鹏,另外两个天庭一脉的鬼修,在叹息之墙攻防战中陨落,孔寒安正好多出了两个名额。

        五盗和胡路终于完成了升迁,分别为邯郸郡校尉和巨鹿郡校尉。

        周仓是个讲信用的汉子,直到最后,孔寒安直属麾下多已晋升,才接受了雁门郡校尉的职权。

        除了原琅琊郡校尉袁展鹏,孔寒安手上还有养空的淮阳郡待分配,手下也只有钟馗还在当一个小鬼捕。

        如无意外,钟馗不用和他人争抢,已经内定了校尉之责。

        夜乞姣另有任务,不参与武职。

        至于为何不撸掉袁展鹏……

        起码人家带头投诚,在叹息之墙上也有斩获,地府总要做些表面工程不是?

        袁道人和袁展鹏喜提阴差身份,成为了正式工。

        千倍功勋,当然不止于此。

        秦广的说法是,让他们在“基层历练”一番。

        毕竟君上曾有言,“将必出于行伍”。

        等于说,袁展鹏日后若没有犯大错,也是内定的校尉了。

        至于多久正是升职,那就得看他的表现。

        原淮阳郡校尉养空与原雁门郡校尉邓雄,属于冥顽不灵类,发落雷天佑审判。

        没必要杀,财神都知道,孔寒安会对这种威胁不大的战俘进行“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

        谛听,自然在地狱里。

        要救谛听的地藏,此时正隐去身形,悄然进入了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