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435章 晬天二三事

第435章 晬天二三事

        中元节,鬼门大开,地府员工放假,这是孔寒安在一年前定下的规定。

        但毕竟是这个世界第一次中元节,别说人间,就连冥界的阴司地府都没有做好周全的准备。

        幸好剑门关人迹罕至,而流浪汉们多集中在背面,大半夜赶路的只有南郭斗一人。

        可中元节遇鬼的,并不只有南郭斗一人。

        天界晬天,有一个姓马名方的三眼娃娃,也遇了鬼。

        晬天,位于第五重天,是天界人口极其重要的一环。

        据说,昔日的东皇太一,为了培养出高阶的巫师,调整了九天的规格……

        晬天的时间流速,甚至高于钧天。

        只是,天道的交换是等价的,晬天流速快,但其能承载的天道与法则便少了。

        所以,晬天只有繁衍人口的作用。

        马方,如今已有三岁大小,但从他额间一直没有睁开的三只眼便能看出,他就是昔日马王爷转世。

        马王爷才转世多久?便已从十月怀胎,变成了三岁的娃娃。

        晬天流速之快,可见一斑。

        时间是一个哲学概念,很多人都难以理解,或许孔寒安上一世伟大的物理学家来,才能列出一个公式。

        但多么无法理解,也不用担心天界的人口会爆炸……

        因为晬天的生老病死,自成循环,而哪怕是在天界,晬天中走出的仙人依然不多。

        马方,便是此界最有希望得道成仙的孩子。

        “确定了目标吧?”

        “确定了,不谈刘胜都尉给的坐标就在这左近,就是这三只眼的娃娃,整个晬天也只有他一人……”

        熟睡中的马方模模糊糊的听到了附近有人在说话。

        很快,他刷得一下睁开了眼。

        晬天虽然是天界的人才培育基地,但人不是猪狗,人有七情六欲。

        尤其是晬天之内,有望成为仙人的孩子,不知有多少人盯上。

        得不到,便毁灭他,不如他,便毁灭他。

        这种事情,在晬天内不知发生了多少次。

        会有仙人出手干预,但仙人也不是时时有空,毕竟这里修炼速度,甚至不如第九重成天。

        马方是目前晬天里最聪明的娃娃,这种暗算,已经经历许多次了。

        可这一次他睁开眼,他愣了愣。

        眼前是两道透明的身影……

        虽是透明,但看得出五官与四肢,身上有一些致命的伤口,看起来十分狰狞,但又不影响他们活动。

        他们都面色惨白,身上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穿着一套黑白相间的衣服,衣物上印着一个大大的差字。

        奇怪……

        晬天在天界,几乎见不到鬼,这也是马方头一次撞鬼。

        但他很快就猜到了,因为学堂里的先生有提过。

        只是先生没有说鬼的衣服这么统一啊?

        马方来不及细思,只是稚嫩的大喝一声。

        “大胆妖魔!”

        来的两个鬼差,当然是地府的员工。

        巧了,还正好是袁家叔侄,袁道人与袁展鹏。

        他俩毕其一生没能渡劫登临仙界,变成了鬼,反而蒙孔寒安恩赐,到了晬天。

        别小瞧那黑白相间印个字的一身行头,丑虽丑了点,但在地府,这是正式工鬼差的象征!

        马方三岁左右,粉雕玉琢,正是最可爱的年纪,虽然他等着大眼睛,皱着小眉头,努力摆出一副严肃厉斥的样子,但依然把二袁逗乐了。

        谁会在乎一个三岁娃娃发脾气啊?

        袁道人心觉有趣,故意逗起了马方。

        “桀桀,侄儿,这娃娃看着肉嫩,咱们把他活剥了吃掉吧?”

        袁展鹏瞬间理会了叔父的意思,开始配合起来。

        “叔父,我觉得生吃不太妥帖,不如下锅炖吧,炖了进味儿。”

        马方是谁?

        他是马王爷转世,是晬天十岁以下最靓的崽。

        年轻人,热血冲动,最见不得魑魅魍魉,他能容两只鬼怪在眼前放肆?

        只听马方轻喝一声,鼻间涌出了两道赤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了二袁。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摄!”

        不伦不类的咒语,配合花里胡哨的指决,两道赤烟缠住了二袁,在摄字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便瞬间将两鬼捆束起来。

        “啊~!”

        二袁发出了一声惨叫。

        他们生前都是大乘境修士,死后又成了鬼仙,本不觉得一个三岁的娃娃能有多厉害,一个不察,吃了个暗亏。

        “方儿,发生了什么事?”

        屋外,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听得出是个妇人在询问。

        “娘,没事儿,您睡您的。”

        马方乖巧的回应了一句。

        说话间,二袁很快挣脱了束缚,对视了一眼。

        这妖孽真是个三岁娃娃!?

        干,让他瞧瞧咱们的厉害!

        他俩之前是吃了个暗亏,但也只是暗亏而已。

        两个鬼仙,让一个三岁的娃娃欺负了,说出去太丢人,得找回场子来!

        两鬼正要扑上,却见马方斜了他们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

        “二位是有官身的吧,地府的鬼差么?贸然出手伤人,不怕被反噬?”

        二袁势头一止,再度惊骇的对视了一眼。

        “你怎么……”

        马方将食指竖在嘴边。

        “小声些,我娘在睡觉。”

        “我的鼻烟哪火属性纯阳神通的一种,最克阴邪鬼物,二位即便是鬼仙,能这么快挣脱,想必也有天地功德加身。”

        “放眼时间,天地功德只地府一家,所以,我很快猜到了二位的身份。”

        “二位差人放心,我不会把今夜的事情说出去的。”

        今夜的事儿,当然是指他们两个鬼仙在马方手下吃瘪的事情。

        二袁收势,面面相觑……

        这智商只是三岁?

        太离谱了吧?

        马方盘腿而坐,压着声音脆脆的说道。

        “二位差人何事来寻我?莫不是我阳寿已到?”

        两鬼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马方眼中精光一闪,三岁幼躯,竟爆发出了一股杀气。

        “那就是我娘岁数到了?”

        二鬼又摇了摇头。

        看得出来,马方真是个孝顺的娃娃。

        如果他们敢动马方的母亲一根汗毛,马方只怕会当即暴走。

        这与他们来此的目的有悖。

        袁道人也不卖关子,直接开口说道。

        “我们奉酆都大帝之命,来此与你结一个善缘,马公子如今还未拜师吧?”

        马方一愣,随即嘿嘿一笑。

        “这晬天无数人想收我为徒,只要我原意,各大门派任我选择,我凭什么拜入你们地府门下?”

        一道身影凌空浮现,给二袁一人敲了一脑门。

        他周身仙气盎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却是被孔寒安招上天界的杨林。

        “马小哥,凭我,你行么?”

        杨林上天界,并不光是因为冥界已不适于仙人修行,他也是带着任务的。

        主线任务,是在晬天之中建起阴司地府办事处。

        重要支线,是找到马元帅的转世,并护佑他们母子平安。

        孔寒安可不想某一天,马元帅转世长大成人,跑到地府来刷经验……

        那可亏大发了。

        孔寒安虽然一直没有接受玉帝的正式册封,但讲道理,天界有谁正眼看天庭啊?

        更何况,泰山一脉在晬天也有势力的。

        晬天修炼,相比其他诸天较难,所以鲜少有仙人驻扎。

        泰山一脉因故收缩势力,杨林上来,正好接手,这便成了泰山一脉与地府一脉的优势。

        其他仙人觉得慢,可杨林是从冥界出来的,这晬天的灵气甚至差点让他热泪盈眶。

        来之前,杨林都打听好了。

        晬天的生态,与人间无异,甚至更恶劣。

        各门派支持的修仙家族盘踞碾压,鱼龙混杂,普通人,真的只有普通人的命。

        如马方这种横空出世的天才,若不早早选择投靠对象,极有可能被直接扼杀在摇篮里。

        天界是缺仙人,但不缺不忠诚的仙人。

        一般而言,三岁测试,就会有大家族抛出橄榄枝,提供优秀的功法筑基。

        在这段时间里展现出足够的天赋和价值,家族背后的门派才会下场……

        直到天才安稳的成长到大乘境,才有仙人露面收徒,带离晬天。

        其中门道,可多了去了。

        毕竟这不是人间,有道圣立规矩,有统一的政权。

        更何况,晬天流速快,成长起来的仙人若不经历这番尔虞我诈,进了天界各域,哪扛得住啊?

        而且,这一步一步,都是逐渐培养修士对门派,主神忠诚的步骤,必不可少。

        天界是有散仙,但多是小门小派出来的,比不过正规的大门派。

        马方出生在一个小家庭,家父早亡,家母也很普通……

        若不是觉醒了神通,又年纪尚小,还有时间周旋,可能要面临的风暴更盛。

        杨林派二袁来,本来只是打算做个保护。

        谁成想出了事儿?

        他只好急急忙忙赶来救场。

        正所谓上行下效,孔寒安平日里虽然偶有对手下敲打,但他并不是一个摆架子的人。

        相比其他家族门派,杨林以仙人身份,摆询问姿态,给足了小马方面子。

        年轻人最好什么?就是面子啊!

        马方没有前世的记忆,他一直没有选择门派,就是想挣个面子,希望有仙人收他为徒。

        此时,地府直接来了个仙人,还很照顾他的感受,哪怕他再妖孽,也很承这个情。

        马方努力板起脸,认真的说道。

        “你当我师父,教我功夫,可以,但你不能左右我以后的选择。”

        杨林笑着点了点头。

        “应有之义。”

        同时,心里暗暗呼出了一口气。

        君上的任务,总算没给办砸。

        我教功夫的时候,给你灌输一些私货,慢慢改变你的想法。

        以后你总不能真因为娘死了,就去闹地府吧?

        小小卧室,一个人仙,两个鬼仙都不知道。

        在他们隔间的卧室里,马母并没有睡觉。

        她双目泛着微光,好似在思索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