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448章 互相给与的惊喜

第448章 互相给与的惊喜

        “这的确是人族能够造出来的东西。”

        孔寒安点了点头。

        “我想,这推衍已经说明了问题。”

        孔寒安上辈子是文科生,要他解析机械构造物理原理,他说不明白。

        但人类社会的发展变迁,历史的进程,他好歹能说一个大概出来。

        “人类从历史中获得的唯一教训,就是从不吸取任何教训。”

        这只是黑格尔的一个趣言,虽然历史中分分合合,但人类始终在进步,社会构架、法律制度,一直都在完善。

        而最明显的,便是科技给人类生活带来的便利。

        起码孔寒安到现在,依然不觉得生活有上辈子舒坦。

        孔寒安上辈子在社会里也浪了许久了,他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

        面对一切考验,都要展现自己的价值。

        学生考卷的价值在分数,社会上的价值在于贡献,人际交往之间的价值在于其社会符号。

        而其中,有很多地方是共通的。

        比如“见义勇为”“良好市民”,能在关键考试里提供加分。

        比如高分的孩子能让家长更有面子。

        同样也比如现在,孔寒安面对紫微大帝的考验。

        的确,孔寒安直到如今,都觉得让他得到“紫微大帝”的名号有些荒唐。

        但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他的路已经被铺好了,那么为什么不努力一下呢。

        论功绩与能力,孔寒安自承不如,但紫微想要的是一个继承者。

        孔寒安不需要多能打,甚至不需要表现的如同紫微之于人族一般伟大。

        他只用表明自己的价值就好。

        四周的幻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是孔寒安曾经日思夜想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

        最终变为了他熟悉的家里。

        既然是以他孔寒安的记忆成型的幻境,那孔寒安自然也能操纵。

        打开空调,让室内的气温得以舒适,孔寒安四仰八叉,缩到了沙发里。

        大齐的人大多跪坐,椅子虽有,但上不得台面,更何况哪有软乎乎的沙发舒服。

        紫微大帝很聪明,很快学会了坐法,但他满心急迫,只坐了一小半,身体前倾,显然在等孔寒安的解释。

        孔寒安打开了电视机,电视上开始播放火箭发射基地的采访。

        主持人跟随车辆,在荒无人烟的大漠中行驶,驶入卫星基地,最后便是火箭升空……

        孔寒安又换了台。

        当然,这是在他的记忆幻境里,换台能换出的,当然是孔寒安设置好的画面。

        电视上正在播放“胖子”和“小男孩”的爆炸景象。

        紫微大帝一时看痴了。

        无法修炼的普通人,能凭借网络信号看到千里之外的场景,能凭借载具高速移动,甚至能抵达神明无法探知的外太空。

        而且,还拥有了类比神明的伟力。

        “这些,是我上辈子的生活,一个没有神明的世界里,人族最终依然能凭借自己而变得强大。”

        孔寒安如是说道。

        紫微不语,他已沉浸其中。

        这是这位上古人皇没有见过,也没能设想到的场景。

        看了许久,他点了点头。

        “想不到,想不到……”

        “泰山、勾陈、后土、太上选中的小伙子,居然是一个异人。”

        异人……

        孔寒安心里不知不觉也有些感慨。

        他好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

        上一次听见,还是在和略镇的东岳庙,东岳大帝如此形容他。

        异于这个世界的人,为异人。

        这曾是孔寒安最大的秘密,好像三界之中,只有泰山大帝是知道的。

        太上老爷子知不知道,孔寒安不知道,老爷子没和孔寒安提过,对他也没有多其他人有任何不同。

        但如今,孔寒安已经不惧这重身份的暴露了。

        因为他已不再是任人拿捏的蝼蚁。

        太上给孔寒安的剑,便是紫微昔日的佩剑。

        后土娘娘的冥界也已传承给了孔寒安。

        泰山大帝自不必谈,孔寒安能有如今,都是当年在东岳庙里开始的。

        这些被紫微看出来,孔寒安倒没觉得什么,他只是好奇,他什么时候和勾陈大帝有了联系?

        “大帝,勾陈是……?”

        紫微愣了愣。

        “你不知道?”

        “当初,他得了东皇太一的化解,消弭了一身戾气,但也得了东皇太一的嘱托,帮助人族崛起。”

        “那带你来的老头儿,便是勾陈的转世,当初太上带他来给我扫过墓。”

        “只是我看他似乎还没恢复前世的记忆。”

        惊喜果然是相互的。

        孔寒安给了紫微大帝一个惊喜,紫微大帝也给了孔寒安一个“惊喜”。

        就是这惊喜里的惊,占了九成九。

        主兵戈的勾陈,居然转世成了人族儒门的领袖圣人!

        这怎么都联系不起来啊……

        孔寒安苦笑了起来。

        紫微摆了摆手,意犹未尽道。

        “不管他,说说你的上辈子吧,那个毁天灭地的武器,你会弄不?”

        孔寒安无奈的摊了摊手。

        “不谈它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特性,您觉得,我要会弄,何至于此?”

        孔寒安上辈子没有神佛妖鬼,但他坚信,即便是有,在原子弹下也要众生平等,物理超度。

        紫微怔了怔,随后苦笑起来。

        “也是……”

        但他转而严肃的问道。

        “你能带领人族走上这条路么?”

        “我不是说一步而达,我的意思是,哪怕你能让人族的发展如同你刚刚衍化那般,哪怕有弯路有波折,最终依然能如此。”

        孔寒安摇了摇头,认真道。

        “我不能保证,甚至我也不太敢……”

        孔寒安在昔日第一次观想,觉醒自身神通之时,就差一点以那抹红色为参照。

        但最终被一股强大的意志改变了……

        他若那般发展,这方天地很有可能,被某个河蟹形状的大能给彻底泯灭掉。

        毕竟,他的麾下都是鬼,他的基本盘在冥界,而红色在冥界可实在太刺眼了,说不得会不会被认为是讽刺……

        “但我们做好现在,便能给后辈们创造更好的环境,或许他们在千年万年后,能比现在更好呢?”

        “您当初带领人族披荆斩棘之时,可有想过世界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紫微释然而笑。

        “也是……”

        “大道千万,但殊途同归。”

        “你上辈子那上下五千年,我已看过。”

        “甚是感佩,甚是……欣慰。”

        “你不是好奇我为何能利用你的某些记忆做出幻象来么?”

        “你的天魂虽然在这世间打下了烙印,但依然有一些小小的隐患,一般人可能感觉不到,但我的神魂足够强大,又没有肉体束缚,借之前在石碑上留下的秘术将你拉入我的域内,也能得以窥探一二。”

        孔寒安怔了怔。

        难道还是因为穿越者的不合……?

        不对!

        有人在暗算我!

        孔寒安心中一凛,却听紫微说道。

        “你别急,我来助你一把……”

        一道剑光便出现在了孔寒安眼前,他只觉身体一轻,好像有什么从他身体里撕裂出来。

        天魂再一次出现在了孔寒安眼前,他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我有什么问题么?”

        他本是一个充满理想化的灵魂,被现实打击了许多次,已开始心生自卑。

        之前与孔寒安合体时还好,如今被紫微从孔寒安体内斩出,加之之前的话,此时不由又一次开始自我怀疑。

        “我”拖了“我”自己的后退……

        “我”被人利用,反过来暗算“我”自己。

        紫微叹了一口气。

        “痴儿,你本身就是问题啊……”

        “若你是之前的孔寒安,那么便无需什么‘烙印’,你便是孔寒安在三界存在的证明呀。”

        这话,别说天魂了,就连孔寒安也一震。

        他虽不善推衍,但想到温穹、玉帝,也猜到了天魂本身被做了手脚。

        可他没想到的是,这本就是自己的魂魄。

        是了,如果说,天魂是原本的孔寒安,那么他的外貌,为何与自己上一世的样子那般接近?

        知道孔寒安的记忆没什么特殊的,他转世过来便也知道这些。

        可是问题又来了……

        他的穿越者身份,玉帝知不知道!!

        孔寒安当时只是凡人,他的天魂,并不能抵抗神明用强!

        天魂失去的记忆,到哪里去了!?

        天魂显然也想到了这些。

        “那……我还是我么!?”

        知道了前因后果的紫微微微一笑,学着孔寒安靠在沙发里。

        之前他一直在观察人间的发展,后来又帮孔寒安斩下天魂,如今倒可以学着孔寒安享受一下。

        不得不说,还挺舒服的。

        “你放心,你还是你……”

        “泰山我是熟悉的,以他的思虑,不可能不给你留下保护,玉皇是什么玩意儿,他动不得你的。”

        “但你的天魂被他设下了限制,导致不太圆满,就如同补好的杯子,总会有漏水。”

        “我想,最终,这会成为钳制你的手段。”

        孔寒安不如长生那般会推衍,但他不傻,很快猜到了玉帝要谋划的东西。

        温穹死前那恶魔一般的低语言犹在耳。

        自己这也算替泰山大帝挡了灾么?

        孔寒安无奈笑了笑。

        可随即,他又想到了关键所在。

        “天魂过了老师的手,为何老师当初没有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