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异界建阴司在线阅读 - 第455章 北国小事二三

第455章 北国小事二三

        黎觅海最近很欢脱。

        他进阶了鬼神境,已经能熟练运用恐惧,消除恐惧了。

        最近地府虽然有战事,但又用不着他,君上在神殿里打坐感悟神通,他便得了闲。

        相比中元节的忙碌而言,他们反而觉得平日里更轻松一些。

        可惜这世上只有一个享受过“福报”的穿越者,不然一定会告诉黎三,他已掌握了躺平的真谛。

        孔寒安上辈子大部分工作,哪个不是节假日忙脱水,平日里才有时间摸鱼。

        黎觅海是东海郡的校尉,他要摸鱼,自然在东海郡摸。

        东海郡又比邻东海,常有一些新鲜事儿,正好合了黎三的心思。

        前些时,有一个姓徐的修士,修了大船,带着童男童女要出海寻找长生不老的仙丹,引得一阵议论。

        黎三对此嗤之以鼻,觉得滑稽可笑。

        那信徐的若是真修士,怎么可能不知道,长生不老就是个愚民的谎言。

        多是一些自己都迷失的人对神仙无根脚的崇拜。

        人若真能长生,怎么没有万年前的大人物在世间行走?

        哪怕一个也行啊。

        那修士它也瞅了瞅,不过是一个江湖骗子,没有修为在身。

        估计是感觉到大齐暗流涌动,所以骗了一些人,准备逃往海外某座像蚯蚓一样的岛上去开荒。

        还有,辽东那块儿有些扶余人准备建国了。

        他们好像也感觉到了大齐的动荡,自不量力的宣扬,说儒家文化起源于扶余,甚至还说道圣和孔圣是扶余人。

        孔寒安昔日闹海时法相之躯过于巨大,他们也看到了,也将孔寒安认为是扶余的海神。

        瘦死的骆驼肯定比蚂蚁大,大齐的辽东郡守派兵给他们好一通收拾。

        夜乞嗣作为地府辽东校尉,当时喊上了黎三,也去玩了玩。

        比起夜乞姣靠表象勾起欲望,夜乞嗣已经能够熟练的控制欲望。

        当然,它只能控制色与妒,毕竟夜乞族的欲界只有色欲。

        扶余人装备相比大齐要差很多,大齐的边防军队本就是碾压,夜乞嗣和黎觅海真就只是玩玩罢了。

        比如恐惧笼罩心头,当起逃兵。

        比如嫉妒战友吃饭的时候比自己多了两块泡菜,然后大打出手。

        当然,更可怕的是让他们莫名其妙的感觉燥热,一柱擎天。

        谁让他们乱改人籍贯,尤其是改了他们君上的籍贯。

        这事儿后来也成了趣闻传入东海郡,导致东海郡的人民总觉得扶余人少姑娘,深怕自家姑娘被骗去扶余。

        但毕竟国力差距在那,即便扶余人巧舌如簧,也不会有姑娘愿意去。

        当然,玩闹归玩闹,黎三也有正经事儿。

        除开日常工作,重中之重的,当然是宣扬地府威望。

        不过,东海郡有孔寒安显圣过,相比只在和尚嘴里出没的佛和菩萨而言,百姓们显然更认可孔寒安一些。

        但黎三如今不在东海郡,而在东海郡附近的北平郡。

        并不是黎觅海又在摸鱼,而是北平郡情况相对复杂,他被调来北平了。

        按之前儒门和道统的默契,佛门传教只在南边。

        可北国五郡,也不全是道门信仰。

        这边也有不少妖族活动,结合一些古老的巫祭之术在民间流传,俗称请神。

        他们没有固定的教派,只是请妖精镇宅或上身,对社会稳定也起了一定的效果。

        但人与妖,毕竟有不同,思考问题的立场也不一样,北郡五国也偶有诡事。

        如今道统衰落,儒门沉默,当朝天子都被和尚们控制,所以,这里也有佛门活动的踪影。

        地府原北平郡校尉牛斗,并不在北平镇守……

        地府势力已经在魙界铺开,魙界需要鬼将带领安排建设。

        在地府的计划里,地狱和负责科研的鬼修、墨鬼都会搬到魙界去。

        魙界时间流速慢,科研人员可以在魙界能有更多的时间研究技术。

        地狱就更不提了,可以给恶鬼们带来极致的享受。

        这本和牛斗无关,但魙界有忘忧汤所需材料,忘忧汤乃孟氏三姐妹熬制,孟氏三姐妹有孟小婉……

        所以,在中元节那天,孔寒安带着麾下们去魙界团建了一阵之后,牛斗自命请愿,去了魙界。

        北平郡这边,就是黎三来了。

        但来了北平郡,不代表黎觅海不能继续欢脱。

        孔寒安当初闹的东海,距离北国五郡也不远,彼时许多妖族放弃了亡魂,交割给地府,以换取和平。

        牛斗在此之时,它们也卖了不少面子,黎觅海跟活泼一些,与它们常有交道。

        人间妖族恐惧的味道与人又有不同,虽然这些恐惧和愤怒对它修行无益,但不妨碍它换换口味嘛。

        北国五郡之间更多的矛盾不就是人与妖么?

        他这也算是间接的为北平郡的安危提供了保障不是?

        北平郡的山不多,黎三在这里也能跑的很欢快。

        妖风呼啸过北平郡治所蓟(念济)县,它忽而顿了顿。

        因为它听到地府的字眼。

        这是一间茶楼。

        并不是只有南方人好饮茶,北方人的茶楼文化也不浅。

        相较于南方的安静,北方茶楼则有一些喧嚣,其中会有一些说书的事儿供茶客消遣。

        台上有两个说书人,一个捧一个逗,属于大齐新型艺术形式,是孔寒安闲极无聊让天师道弄出来的,叫做相声。

        他俩自然不是黎觅海停下的原因,这个世界的相声既然有孔寒安干预,那自然也会宣扬地府相关的消息。

        这两个说书人如今正在被人为难,而这个人,才是黎三的目标。

        这人一身书生打扮,言辞却没有书生的风度,反而显得咄咄逼人。

        “你们既然说地府,为何不说一说佛门的阴曹地府?”

        两个说书人并不是天师道信徒,但他们学的是这一行,自然也会对“祖师爷”孔寒安有那么点恭谨,怎么会刻意宣扬伪地府呢。

        逗哏陪着笑说道。

        “那阴曹地府的阎王长得丑陋,哪有阴司地府的酆都大帝看着舒坦?”

        捧哏下意识的接道。

        “那可不嘛,阎王是个王,总得比帝低一头不是?”

        那书生哼了一声。

        “只凭样貌,却不论功绩,你们这般宣扬阴司,是收了人家鬼差的好处么?”

        捧哏又习惯性的接道。

        “那您说说阴曹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