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这群玩家都是史莱姆啊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最后的对话

第三十八章 最后的对话

        “超高校级欺诈师,你为何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一个新玩家不满的说道。

        “难道不是事实么?看看你们,费了大半天力气,进行了大量的技能整合,甚至使用一天一次的技能转移的机会,最终勉强搞定了一个纯爱老哥。万一遇到3l怎么办,万一遇到脱下衣服怎么办。不说别人,光我就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们。”

        “现在开心一下,有什么不好的。”

        “开心可以,不过请不要盲目的开心,我们的路途还长着呢。首先解决下一步问题吧,我已经从神画师那里得到消息了,青梅最高稍后就要去见艾伦了,应该是昨晚的事情产生的影响。对青梅最高的暗示进行的如何了。”

        “五成把握。”催眠师回道。

        “有点低,不过可以尝试一下了。筑梦师,继续在沙盒边观察情况,并辅助催眠师进行行动。能不能将艾伦拖进来,就看这一次了。”

        “好的!”

        结束了通话,超高校级欺诈师返回游戏,继续盯着面前画满线索的黑板思考起来。

        黑板上的线索层层叠叠,无数线条纷乱如麻,但最终都指向了一个目标。

        脱下衣服。

        “怎么才能取代你呢,脱下衣服同学。”

        在超高校级欺诈师思考问题的时候,青梅最高已经来到了城主府,并准备面见艾伦了。

        拟态成某个很普通的恶魔的青梅最高在城主府内等候了片刻,便看到身材高大的艾伦在泰拉的陪同下来到了这里。

        与六十年后的艾伦不同,此时的艾伦看起来更加的年轻,但脸色更加阴沉,精神也更加的颓废。

        他简单的跟青梅最高打了招呼,随后说道:“抱歉,最近有些私事耽误了一下,没有立刻去见你们,这是我的失职。首先,欢迎你们来到铁锤镇,你们可以在这里休整几天,不过铁锤镇不会参与你们的行动中,我们是严格中立的。”

        “我们理解,恕我冒昧,我想问下领主大人怎么了?”

        问完之后,青梅最高感觉有点惊讶。

        他本来想刻意规避这个问题的,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情况下问出来。

        毕竟艾伦弑父这件事是未来注定的,从现在看似乎已经发生了,问出来反而会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想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看之后能不能随机应变,将这个问题糊弄过去。

        而面对这个问题,艾伦的严重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但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不用担心,我的父亲只是生了一点小病,过几天就好了。”

        “难道不是死了么?”

        说完之后,青梅最高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

        自己再怎么无理,都不应该问出这种问题。

        但他似乎管不住自己的嘴,导致他直接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迫使他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连半点隐瞒都做不到。

        “你这是什么意思?”艾伦冷冰冰的问道。

        “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情,我先告退了。”

        青梅最高立刻匆忙离开,只余下艾伦若有所思的看着青梅最高的背影。

        “他们知道什么,还是说……就是他们主使的?”

        艾伦面无表情的盯着门口,随后对一旁的泰拉说道:“盯着点他们,顺便帮我联系附近的地狱领主,我需要借一些兵以防万一。之前牛头人送的财物应该还有不少,就用它们来当做酬劳吧。我父亲那里应该还有一些宝物,稍后我将它们一起交给你作为报酬。”

        泰拉本来想规劝一下艾伦,不过看到此时艾伦的神情,她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对方都不会听进去的。

        于是,她只能点头,低声说道:“听从您的命令。”

        艾伦站起身,来到男魅魔的房间前。

        轻轻敲了敲门后,他打开门,走了进去,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无论看多少回,他的内心都会在一瞬间充满了愤怒。

        “艾伦,我的孩子,外面的情况如何?”男魅魔低声问道。

        “一切都好,不用担心,爸爸。”

        “你多久没叫我爸爸了呢?好怀念啊。走近一点吧,我感觉我已经快要看不到东西了。”

        艾伦顺从的走上前,坐到了男魅魔的身边。

        此时的男魅魔已经化为一个巨大的肉球,大量触须从肉球上弥漫出来,粘附在四周的墙壁上。

        肉球的中间很薄,透过半透明的肉壁,隐约能看到小女孩爱丽被包裹在肉球中间,仿佛还在沉睡。

        此时此刻,唯一能看出这是男魅魔的地方,只有他贴在肉壁上的那张脸。

        即便是最后的部位,上面也挂满了肉须。

        蚯蚓一般的肉须从他的双眼中爬出来,不时将恶臭的具有腐蚀性的液体低落到地面上。

        不过,艾伦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厌恶。

        他温和的帮自己的父亲清理脸上的黏液,将父亲喜欢的玻璃器皿放到父亲的身边,让对方可以用脸颊感受这些器皿顺滑的外表。

        “啊,这个是彩色玻璃皿么,这个触感还是这么温暖魔心。不过你可以把它放到一边么,我想感受一下你的温度。”

        “好的,爸爸。”

        放下玻璃器皿,艾伦轻轻的抚摸着父亲的头发,温柔的将父亲的黑发梳理整齐,并小心的将白发藏在黑发后面。

        “我们有多久没有这样亲近了呢?我还记得你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这样,帮我梳理头发,帮我找白发,拔掉后放在火焰上烧化。那个时候真快乐啊。”

        “是啊。”

        “你的母亲那个时候还没有离开,一切都很好,真的很好。后来是因为什么原因,她离开了我们呢?”

        “您又娶了一个魅魔。”

        “哦,想起来了,然后没多久就有了爱丽。我开始还很担心你会弄死她,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她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小丫头,你也很喜欢她。”

        “是的。”

        “然后……然后又发生了什么?算了,不重要了。艾伦,你还在么?”

        “我还在,爸爸。”

        “我不思进取,我贪图享受,我辜负了你的母亲。但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恨我么?”

        “……我爱您。对我而言,能成为您的儿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谢谢。再近一点,我想更多的感受你的存在。不要怪你的妹妹,我不知道她发狂的原因,而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方法。阿尔萨斯家族的最大秘法就是这个,临时突破到法则层的第八层甚至更高,从而在短时间内获得超凡的施法能力,代价就是让肉身消融或者变成怪物。来吧,这是我最后能教给你的东西了。”

        艾伦握住从肉球上探出的触手,潜藏在血脉中的知识被激活,让艾伦瞬间掌握了这种秘法。

        “保护好你的妹妹,我只能让她沉睡并暂时不发狂,不过我无法根除这份影响。去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吧,我相信你可以的。”

        “好的,爸爸。”

        “我累了,不过我还想跟你说说话,一会儿就行。你能陪在我身边么?”

        “没问题的,爸爸,你想说多久都行。”

        “谢谢,说点什么吧,你想听什么?”

        “可以谈谈我的母亲么?”

        “好吧,她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巨魔,患有侏儒症的她看起来跟人类没什么区别,刚好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跟人类过过夜,所以中招了。”

        “这个话题有点诡异啊。”

        “男女之事就是这么诡异。然后……我忘了。奇怪,那段时间也很快乐,不过我只能记得那份感觉了。看来这个秘法的影响比我想象的还深。算了,我还是睡一觉吧,等我醒来,或许……我就可以……”

        男魅魔的声音逐渐低沉,最后消失殆尽。

        冰冷的泪水仿佛雨点一般,静静的从艾伦脸上滚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