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诸天盗梦者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五章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一会儿,克里斯先生回到家中,脱下厚重的警署皮大衣,他走向了正在阅读报纸的佩顿。

        “学校的感觉如何?”

        “还不错,学校里有许多新奇的东西,老师讲课的内容也很有趣。”

        克里斯先生露出温和的笑容:“这样就好!”

        说着,他看了一眼,佩顿正在阅读的报纸,大大的标题——下一任的总统,你支持谁?

        联邦四年一换届,按照时间,下一任总统会在1953年1月20日正式就职。

        这是联邦的热点话题,明明距离换届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但是关于换届的议论话题,已经在联邦点燃了。

        几乎所有的民众对之斗投入了关注。

        克里斯先生来了兴趣:“小佩顿,你觉得下一任的总统会是谁?”

        佩顿沉思片刻说道:“根据1951年2月批准生效的宪法修正案第23条关于总统只连任一届的规定,总统的权力即将被关进笼子里,谁也不希望再出现一位强势的罗斯福。”

        “作为民主党的总统,罗斯福的继承者,杜鲁门大概率不可能连任,且现如今大环境也不支持他的连任。”

        “不错。”

        克里斯先生点点头,这一点是联邦所有人公认的事实——作为罗斯福的继承者,杜鲁门的地位遥遥欲坠。

        民主党执政二十年,沉寂了二十年的共和党不择手段的对其发动攻击,他们暗中不断推动麦卡锡主义在联邦盛行,矛盾直接指向杜鲁门。

        麦卡锡的口号是“将炮火攻进国务院”,杜鲁门政府也被贴上“私通苏联”、“出卖蒋介石集团”的标签。

        他直接指出民主党执掌的20年是“叛国20年”。

        同时,朝鲜战场的问题,加上解职麦克阿瑟与不久前的钢铁工人大罢工,严重的影响到了杜鲁门的连任……

        民主党的内部也暗潮涌动,党内的元老国会参议院们都不看好杜鲁门的连任。

        因此,这段时间,他们接连推出民主党新星,想要作为杜鲁门之后的下一任继承者。

        联邦的换届舆论,几乎是受到两党的共同推动。

        敌人的进攻,盟友的背刺,下一任总统,绝不可能是杜鲁门!

        “那你看好谁呢?林登.约翰逊议员,艾森豪威尔将军、罗伯特·塔夫脱议员、托马斯·杜威议员、史蒂文森州长?或者是超级政治新星尼克松议员?”

        克里斯先生缓缓的说着,一个个政坛上鼎鼎大名的名字从他的嘴里被说出来。

        这些都是报纸上正在议论的下一任总统的人员。

        他的目光灼灼的注视着佩顿。

        他很期待佩顿的回答,他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大女儿还好,算得上乖巧,只是性别就是最大的限制。

        别看女权正在兴起,距离女性真的在政坛上站起来还有漫长的道路。

        两个年长的儿子明显废了,只继承了他强壮的身体素质,根本没有继承他的眼光、智慧。

        日后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产阶级。

        目前看来,只有这个小儿子表现出来能继承他政治抱负的天赋

        对于佩顿,克里斯先生一直怀着一份期待。

        大号废了,重新练号!

        这就是他心中的期望。

        当初,克里斯太太质疑为什么会搞出佩顿这个意外。

        克里斯先生表示,他不清楚,但是他知道,那是因为套套不小心被他“无意的”扎破了……

        佩顿心中组织好语言,缓缓的开口道:“民主党已经执政20年了,太久了!”

        “无论是民众或者是联邦资本都需要一些新鲜感,二十年积累了太多的矛盾,现在,所有的矛盾都需要调和。”

        “矛盾、调和?”克里斯先生念叨着两个词,觉得很有趣。

        佩顿继续说着:“新兴的资本正在推动,他们希望联邦出现一些变化,希望台上站着一位关注他们立场的人,他们不希望下一任总统还是民主党。”

        “下一任的总统,我倾向共和党,林登.约翰逊议员和史蒂文森州长都是民主党的明珠,公认的民主党下一任继承人,或许他们之一会是民主党的候选人,但一定不会是总统,嗯……至少不会是这一届的总统。”

        “至于共和党,杜威议员已经失败了两次,他的主张也得不到太多的民众的认可,甚至在共和党内部,他的声望也大不如前。”

        (注:托马斯·杜威,纽约州长,著名的黑手党克星,两次作为共产党的候选人,分别输给了罗斯福和杜鲁门!)

        “塔夫脱是共和党先生,共和党的领袖,但是他冰冷得不像是有血有肉之躯的领袖,而更像是台政治机器,而且他会承受民主党最后的反扑,他成为总统的可能性极小。”

        “尼克松是共和党的政治新星,很有民众基础,但是他太年轻了,从政的经历太短了,或许他能成为共和党推出的下一任副总统,日后的总统。”

        “至于艾森豪威尔将军,作为联邦军方的五星上将、哥伦比亚的校长,他在民间的声望已经越来越高了,作为战斗英雄,且暂未参加任何党派,目前两党都在拉拢他,成为总统的概率极高!”

        听得佩顿的话语,克里斯先生心中无比的满意。

        当然,他并不赞同佩顿的看法!

        克里斯先生作为民主党人士,他并不支持佩顿看好共产党的主张。

        但是,竞选的结果在未出来之前都是未知的。

        现如今佩顿能思维清晰的分析,说出每一位政治新星的利弊,得到一个看似合情合理的结果,这已经十分令他满意。

        我的儿子他日一定能成为一位优秀的政治家,克里斯先生心中想着。

        “很不错,虽然我不支持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你的观点很充分,但是你忽略了民主党的力量,我们有罗斯福这样伟大的总统,也有杜鲁门这样合格的继承人,20年的执政,远远不是共和党的风吹草动可以撼动的……”克里斯先生自信满满的说着。

        他活在民主党的时代,经历了伟大的罗斯福总统时代,他不认为共和党可以影响他们的执政。

        一切的困难都只是暂时的。

        共和党?那是一群什么家伙?

        一群虫豸,如何能执政?

        “而且一个无党派人士,怎么可能成为总统?”

        “或许艾森豪威尔将军会加入共和党,也说不定?”佩顿笑道。

        “怎么可能,即便是入党,也只会是加入民主党,执政二十年,这是我们的底蕴!”

        克里斯先生坚定的说道。

        听得克里斯先生坚定的话语,佩顿也不反驳、争论。

        因为,没有意义,他不喜欢做没有意义的争论。

        时间会证明一切!

        他所言的基本上都是后世得到论证的结论,既然自己父亲不相信,那就算了。

        在某种意义上,他很理解他的父亲。

        克里斯先生活在罗斯福的时代,活在民主党的天下。

        大清都有遗老遗少,还不允许罗斯福有几个追随者?

        巅峰见证虚假的拥护,黄昏见证忠诚的信徒!

        富兰克林·罗斯福本身就是一种信仰。

        跟随着民主党的领袖,克里斯先生经历了二战,见证了联邦的崛起。

        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位坚定的民主党党员,罗斯福的信徒,他对于民主党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只是他忘记政治的本质是妥协,二十年,社会积累的矛盾需要解决,一切都需要调和。

        两党执政,自然有其缘由。

        想要解决这些矛盾,调和社会的秩序,这一次的总统换届就是最好的契机。

        无论总统是谁,必须是共和党。

        这一点,佩顿相信在两党的高层,已经有了默契。

        摇摇头,佩顿也不多想,反正,这件事对于父子两人的影响不大。

        克里斯先生虽然是民主党人士,但是只是一位低级的市议员,这样高层的博弈,对于他还很远。

        距离佩顿则更加遥远了。

        ……

        转眼之间,又是一年过去,已经是1952年10月。

        时间似乎一点一点的正在验证佩顿的观点,数月之前,杜鲁门宣布不再参选。

        艾森豪威尔将军宣布成为共和党的候选人,尼克松参议员成为他的搭档,两人开始一场场的演讲,争取选票,分别竞选总统和副总统。

        不久前还爆发出来一场风波,媒体攻击尼克松拥有不正当的行为。

        然后,一场轰轰烈烈的反击开始了!

        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请记住一个名字!

        一位真正的政坛天才!

        这位1946年才踏入政坛的,短短六年就成为副总统候选人的天才政治家。

        这位超级新星进行了一场著名的“跳棋演讲”

        在演讲之中,他说道:“我的美国同胞们,今天晚上,我既是以一位副总统候选人,又是以一个其诚信与正直受到质疑的男人身份来到你们面前。”

        “我不会向杜鲁门先生一样无视人们的质疑,最好的解决质疑的方式则是站出来说出真相。”

        ……

        之后的演讲之中,他就像是理科生一样,一项项的列举账单,公布了自己微薄的财产,还表示自己从未进行不正当的募捐。

        他声明自己唯一收到的礼物是别人寄给他女儿的狗,名叫跳棋。

        他表示跳棋就是他的家人,无论如何,他们都将继续收养他。

        佩顿从电视机前,亲眼见证了这场演讲。

        这一场演讲,与其说是在自辨,更不如说是尼克松对于民主党的一次次批判。

        从diss杜鲁门无视控诉开始,到诉说现在的民主党候选人史蒂文森州长的政治观点不符合时事。

        踩着民主党的尸体,他得到了无数的鲜花掌声与共和党党内的支持。

        之前党内也有更换他副总统选举人的风闻,但是一切的危机都在这一次演讲之中消散了。

        紧接着,尼克松叙述了现如今整个联邦社会最关注的杜鲁门政府最大的黑点——朝鲜战争。

        一位声称是朝鲜战场军人妻子出现在演说现场,她说希望和丈夫的团聚。

        虽然她家中经济捉襟见肘,但还是凑了十美元捐给尼克松,希望尼克松竞选成功之后,一切能得到解决。

        尼克松:我们不需要战争!

        一个话题允诺被说出,成为压倒杜鲁门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

        关于这位军人妻子,佩顿相信这绝对是托,不过谁在意呢?

        持续已久的朝鲜战争早就让联邦的公民们苦杜久矣!

        公众对于持续数年的朝鲜战场,心中充满了厌恶。

        他们并不能接受伟大的联邦竟然不能在朝鲜战场上干脆利落的击败一个第三世界东方弱国。

        没有半点的超级大国气象!

        这场演讲吸引了超过6000万人的目光,成为全民热点。

        演讲之后,在社会产生了巨大的舆论影响。

        曾批评尼克松的《纽约时报》意识到大势在于共和党,于是连忙赞扬了尼克松的“沉着和(所做出的)保证”。

        《纽约新闻报》发表的社论中写道:“在我们看来,他实在是了不起,我们实在想不到别的话来形容。”

        《匹兹堡新闻报》称这次讲话是“一次非凡的演讲”。

        《移动记录报》表示,尼克松把这次基金危机成功转变成一次机遇,并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这一场演讲也让所有的民主党人,意识到他们招惹了一个不可招惹的对象。

        尼克松,46年踏入政坛,短短数年之间成为联邦国会参议员。

        现如今就要朝着权力的最高层发起冲锋。

        此人剽悍也!

        一场演讲也基本上奠定了共产党的胜利!

        “了不起,当真是了不起!”

        佩顿心中无比感叹,这场演讲对于他的震撼极大。

        较之之前的铁幕演讲,这样演讲带来的震撼更强。

        那般的煽动能力,不比传销大师恐怖?

        可以说,共和党压倒性优势就是从这一次演讲之中确认的。

        无论演讲之下的真相如何?

        到底是民主党人精心谋划的攻击,还是共和党人自导自演的阴谋,都不重要了。

        结果已经注定了,共和党必胜!

        这就是尼克松登上联邦权力核心一场梦幻演讲,尼克松即将成为最年轻的副总统!

        克里斯先生和佩顿一同见证这样演讲。

        那时候,他是无比沉默的,半响之后才吐出一句话:“该死的家伙,为什么不是一个民主党人。”

        年国际形势群魔乱舞,一大堆佩顿没有听过名字的国家时不时登上国际版块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