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医品嫡妃之王爷请纳妾在线阅读 - 第747章三百万两

第747章三百万两

        被明若叫来护理皇甫夜的沈聪听到‘三颗九转回魂丹’,给皇甫夜诊脉的动作都轻柔了许多——以黄药师炼药的本事,在药堂炼二三十年药,就可以抵三颗九转回魂丹的药款了。

        所以,黄药师绝对不能死。他要是死了,师傅可就亏大了。

        “黄药师,您身子虚得很,最好能卧床休养三五个月。”沈聪小心翼翼护着担架,“十二护卫,咱们走慢一点,黄药师现在就是一个价值三百万两的‘美人灯’,略微磕碰下,就不好了。”

        “……”十二头上掉下一排黑线,这‘灯’也太贵了。要是砸在自己手里,老大非锤死自己不可。怪不得十五那臭小子,蹲房顶上当‘押鱼’,不下来干活。

        明若站在廊下,看着皇甫夜被抬下去,揉了揉眉心,只觉得这一天格外漫长。

        司皓宸从身后将明若拥进怀里:“时辰不早了,咱们是回去,还是在这里歇下?”

        要是从前,明若就在这边住下了。可惜,今时不同往日,云皇陛下明日要早朝。药堂虽然离皇宫不算远,但还是不如回宫方便。

        “还是回去吧。”明若唇边勾起一抹狡黠的笑,“不过,现下宫门都下钥了,咱们还回得去吗?”

        “你说呢?”司皓宸戳了戳明若的脑门儿,“哪儿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十五,备车。”司皓宸瞟了一眼蹲在屋脊上的十五。

        “马车已经在门外候着了。”十五很有先见之明地把马车赶了过来。

        司皓宸揽住明若的腰,翻身跃上屋顶,几个纵跃直接落在马车旁:“皇后娘娘,移步銮驾吧。”

        “小宸子,扶本宫上车。”明若煞有介事地伸出手臂,纤纤皓腕上戴着一串连理果手串,月光下将手腕衬得更加莹白如玉。

        司皓宸眉眼含笑握住柔荑:“是,皇后娘娘。”

        “啊哈哈哈。”明若没想到云皇陛下如此配合,笑得前仰后合。

        司皓宸终于把满脸倦容的媳妇逗乐了,心下微微松了口气,他的若儿每天开开心心的才是。

        云皇陛下将皇后打横抱进马车,直接圈在怀里:“走吧。”

        出宫接帝后回宫的柯公公直接跪了,心中不断哀嚎:“皇上,娘娘跟您们关起门来想扮演什么就扮演什么,能不能别出来吓人啊!”

        旬邑伸手把吓得腿软的柯公公拎上车,挥动马鞭:“驾!”

        马车在夜晚的街道上小跑起来,上元节没有宵禁,街道两侧被各种花灯装点得灯火通明。

        但是,这个时辰,街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明若脑袋歪在司皓宸肩头打瞌睡。

        今晚一直随同楚沉舟当差的十三,在车厢外回禀:“结彩坊里的所有人,都被楚大人带回大理寺问话了。可结彩坊外诸多民众依旧昏迷不醒,楚大人让属下前来讨主子示下,那些人要如何处理?”

        关于这个问题,司皓宸完全不知道答案。抬手刮了下明若挺直的鼻梁:“要怎么办?”

        昏昏欲睡的明若眼皮都懒得掀:“什么都不用做,明日破晓时分,人就会醒的。”

        “不知皇后娘娘可有快些让人苏醒的法子?”十三回来复命前,就被前去‘认领’家人的百姓,吵得头疼不已。

        “抽几个耳光就醒了。”明若直接转述玲珑给出的‘解决方法’。

        “这……”十三有些不确定,皇后娘娘是在说笑吧?

        “咳咳。”‘抽耳光’虽然是简单有效的法子,但听着像闹着玩似的,“那个,银针刺人中穴入三分。银针一定要做好消毒,避免交叉感染。”

        “属下明白了。”十三忽然觉得,还是抽耳光比较实用,这大半夜的,到哪儿寻那么多银针和懂得下针的人去?

        十三决定将皇后娘娘给出的解决方法,统统丢给楚大人。至于那些去争抢金叶子而昏迷不醒的人,最后是吹一宿冷风,还是被抽耳光扎银针,就不关他的事了。

        马车行至寝宫时,明若已经在司皓宸怀里睡得很沉了。

        云皇陛下小心翼翼将媳妇抱回寝殿,放到床榻上。脱外裳时,明若嘤咛一声:“嗯?”

        “无事,睡吧。”司皓宸将外裳搭到衣架上。

        “哦。”明若顺势往床里滚了滚,被发簪硌了脑袋,“唔……”

        “先别动。”司皓宸倾身,将明若头上的发饰都取下来,如瀑秀发瞬间铺散在软枕上,景色分外旖旎。

        董嬷嬷和紫苏端了洗漱的热水进来,见皇后娘娘已经睡下了。紫苏绞了热帕子给皇后净面,董嬷嬷从衣柜里取出寝衣来。

        “你们下去吧。”云皇陛下接过董嬷嬷手里的寝衣,亲手打理自己的小点心。

        “不要~”明若在睡梦中感觉有人在挠自己的痒肉,又往床榻里滚了滚。

        “这可是你自己不要穿的……”司皓宸将手里的寝衣丢到床脚,扯过被子将两人盖好。

        可能是头一天太累了,明若睡得很沉,早起是被热醒的,整个人被司皓宸圈在身前。

        “嗯?”司皓宸握住在自己胸前作乱的小手。

        “热……”明若觉得自己就是被压在夫君山下的小猴子。

        司皓宸做了几次深呼吸道:“再乱动,只会更热。”

        明若不怕死地在司皓宸耳边吹气儿,然后捏着嗓子说:“陛下,您上班要迟到了!”

        被撩得蹭蹭冒火的云皇陛下,掀开床幔看了看天色,牙齿磨的咯咯响:“你这坏丫头,怎的这般磨人!”

        “哈哈哈……”明若从被子里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没穿寝衣,“呀!”

        云皇陛下看到肚兜儿的吊带落在纤细的锁骨上,眼眸沉了沉——这破皇帝当得好生烦躁,太影响自己陪媳妇了。

        “皇上,该起了。”柯公公在外间轻声提醒。

        董嬷嬷无语望天,都说了皇上不用人叫,这老柯忒爱作死。董嬷嬷带着紫苏霁月往边上挪了挪,远离柯公公。

        起床气满满的云皇陛下找到的发泄对象,一道黑影从内室窜出,在空气里划出一道弧线,直直砸在柯公公头上。

        “哎。”柯公公连忙捂住嘴,伸手往头上一摸,取下一只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