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想要当店长的我却成了剑豪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一章 疾风骤雨之狼

第三百七十一章 疾风骤雨之狼

        鹿岛仁利用半步的缩进,和平田更进一步的拉近了距离。

        手中的竹剑快速的向平田刺去。

        攻击的目标正是平田的胸部。

        在判断自己的攻击影响了平田的节奏后,他手腕部转动,将竹剑向外拉动,从平田的身体内侧拉到外侧,避开平田下意识在中段进行的防御。

        从外围进行攻入的竹剑,瞄准平田的腰腹进行攻击。

        平田虽然被鹿岛仁大师近身,并且节奏被打断之后步伐乱了,但他立即反应了过来。

        超强的身体素质给予他的是快速的反应速度,以及常人无法比拟的战斗直觉,尽管落入下风,貌似要被鹿岛仁的竹剑命中。

        但平田还是在危险的困境中反应了过来。

        竹剑被他以“手之内”的握持方式,举到胸前,然后快速的向身体的外围荡去。

        目的就是防御住对方的如此之近的攻击。

        “嗬啊!”

        嘴里发出怒喝,双手握持着的竹剑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外荡去。

        这更像是“无想剑”中随意使出的剑法。

        虽然看似威力不大,但却让鹿岛仁警惕心大作。

        鹿岛仁向后一个退步,闪避开平田气势凛然的一击。

        身体躲避开之后,用竹剑进行格挡。

        双方的竹剑发生猛烈的碰撞。

        嘭!

        竹剑的中节皮发生交叉,碰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声音。

        鹿岛仁大师被平田势大力沉的一击弄得连连向后退步。

        平田则是站在原地,将竹剑从中段收回。

        “鹿岛大师,没事吧?”

        平田收起竹剑,向鹿岛仁问道。

        “没事......”

        鹿岛仁大师喘了口气,向平田摆了摆手。

        “果然,即便已经取得先手,甚至将平田君逼入了下风,还是不能战胜呢!”

        鹿岛仁大师摇了摇头,露出一副遗憾的表情。

        大师收起竹剑来,向平田走来。

        “刚才虽然我采取的奇袭失败了,但如果是高锅仁的话,有很大的可能在平田准备不足的情况下,作战成功。”

        鹿岛仁大师向平田解释道:“刚才我模拟的进攻手段,就是高锅仁最经常用的‘多攻入半步后的对峙’,目的就是以对手僵住为目的。这样的攻击,如何确定你的打击范围就变得非常重要。”

        他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具体来讲,就是最远的打击范围再移入半步,并且保持耐心直到我们竹剑的中节皮交叉,从这里破坏对手的体态。要点在于不要在没有信心可以施展斩击的情况下,急于起手。”

        鹿岛仁大师详细的讲解了刚才那招的要点与奥义。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平田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了。

        这种“多攻入半步后的对峙”,实际上是一种对于攻击距离的精准把握和破绽的捕捉。

        在常人以为不可能的攻击距离内,再踏步半步,这样就会令对手困惑,产生“这样的攻击距离真的可以吗?”这种思想,然后趁着对手犹豫的瞬间,立即欺身而上,进行攻击。

        “很好,看来平田君的剑道悟性很高。那么接下来进行其他剑道选手的模拟。”

        鹿岛仁大师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始进行其他的剑道选手的模拟。

        一旁在静静的看着自己父亲和平田进行剑道稽古的鹿岛若叶老师,看到自己父亲停下,走上前去,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老爸,你的身体还吃得消吗?适当的意思一下不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一直进行剑道稽古?”

        她担心父亲的身体无法支撑这样长久的高强度运动,向着一旁的平田瞪了一眼。

        “没事。”

        鹿岛仁大师摇了摇头,“我又不是那种走几步路就喘气的老家伙,来吧,平田君,我们继续。”

        平田看着对他发出不善目光的鹿岛若叶老师,又看了看一副跃跃越试的鹿岛仁。

        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陪鹿岛大师切磋一下。

        不过,可以适当的放一放水。

        在鹿岛仁大师家的稽古,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半。

        在若叶老师的强烈要求下,才不得不停止。

        平田在与鹿岛仁老师的剑道稽古中,获益颇多。

        虽然自己的身体素质碾压了鹿岛仁,但是大师的经验充足,在自己无法使用太多超出常人的速度和力量下,竟然有时会压制自己。

        果然,在剑道的博大精深的探索道路上,自己距离大成还远着呢!

        平田在坐电车回来的路上,心中暗想道。

        ......

        翌日,傍晚。

        天空的乌云渐渐聚拢而来,虽然还未到五点,但天空已经暗的厉害。

        黑压压的云像从高空压下来一样。

        街道上起了风,温度开始降低。

        这是开始降雨的表现。

        平田抬头看了看天空,从书包里拿出雨伞,等开始降雨的时候撑上。

        绫小路学姐因为有事,已经提前被家庭司机接走。

        平田一个人向电车站台走去。

        今天就是约定的接受东京剑道协会挑战的日子。

        “果然,连天空都不作美呢!”

        平田低声自语了一句,迈步向前走去。

        滴答滴答的雨滴缓缓的落下,已经开始降雨了。

        平田打起雨伞,继续向电车站走去。

        背上背着剑袋,里面盛放着两把普通的木剑,“斩樱鬼”、“黑猫.病”竹剑木刀,以及“薄绿”太刀。

        五把剑鼓鼓囊囊的装在里面,尤其沉重。

        二十分钟以后,从电车站下来。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了。

        瓢泼的大雨“哗啦哗啦”的从天而降。

        整个世界成为了白茫茫的一片。

        平田看了看手中的雨伞,脸上露出愁容,不知道这雨伞能不能顶得住呢?!

        另一边,东京剑道协会的三层建筑里,所有的剑道协会成员正坐在一起。

        一楼的剑道场,是平日里剑道学员们用来练习的场所。

        现在,所有的成员们全部盘腿坐着,每个人都面色肃穆。

        由于外面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导致走廊内的灯光不断闪烁,显得忽明忽暗。

        “可能是配电箱出了问题,你们几个,去看看。”

        剑道协会会长杜荣皱着眉头向几个成员说道。

        打发掉成员去修电配箱之后,他站起身来,面部带着忧戚的看着窗外的天气。

        “现在这种天气,不知道平田三成会不会来了。”

        他转头向旁边的一男一女两个人说道:“抱歉,井上先生,芝纱织小姐,可能让你们白跑一趟了。”

        “怎么会呢?能够采访到杜荣先生,以及各位剑道社的大人物,这次也是不虚此行呢!”

        波浪卷长发,烈焰红唇,戴着红框眼镜,嘴角带着笑意的熟女就是芝纱织,她微笑着向杜荣会长说道:“无论平田三成能不能到来,我和井上都非常感谢杜荣会长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呢!”

        芝纱织和井上,两人是《friday》杂志的记者。

        《friday》杂志被誉为“2ch论坛的杂志版”,相比起之前采访平田的《现代周刊》,其八卦和不靠谱程度也不相上下。

        《14亿中国人都是baka    》,《中国泡沫经济大暴死》,《韩国的所有的料理都垃圾》,《47都府县的白痴排行榜》,《参拜jing国神社的怪胎们》,《工口女艺能人排行榜》......

        诸如此类的标题,都是这些杂志喜欢刊登的。

        相信看到这些标题,大多数人都知道这家杂志社的尿性了。

        杜荣会长之所以邀请《friday》杂志社的记者前来,正是准备让记者们记录下平田惨败的新闻,既能对平田进行羞辱,又能在全国的剑道爱好者面前拆穿他的虚假面具,还能顺便宣传下东京剑道社。

        如此一石三鸟的事情,杜荣会长觉得如果不叫记者来亲眼见证,自己一定是个白痴。

        和杜荣会长寒暄了几句之后,芝纱织走到井上旁边,一位留着平头的青年旁边,问道:“机器都调试好了吗?”

        “没问题。”

        井上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那就好,如果平田三成和剑道协会的人发生冲突,记得要完整的录下来。”

        芝纱织向上推了推眼镜框,“这是我们的独家新闻,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错。”

        井上是杂志社的新人,平常很少出外景进行采访。

        即便出外景的话,最多也是捧着一个照相机加录音笔,这次带着杂志社的唯一摄影机,他有点疑惑不解。

        “芝姐,那个平田三成很有名吗?”

        他向芝纱织问道。

        “嗯哼,最近不仅在剑道界,也在社会新闻中引起了非常大反响的剑道名人呢!”

        芝纱织看向剑道场中的十几名剑道手,“这次东京剑道协会摆开的擂台赛,无论是平田三成上来就输掉,还是一连战胜这些知名剑道手,都会是非常大的新闻素材!”

        “额......”

        井上看着这些散发着强大气势的剑道手们,咽了口吐沫,“感觉一个人要想击败这么多人,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吧?”

        他将视线投到外面漆黑的天空中。

        狂风暴雨更加的猛烈了。

        雨滴使劲敲打着窗户,发出“啪啪”的声音。

        “我觉得......”

        井上看着芝纱织,说道:“平田三成很可能不会来了。”

        “在这里等着吧,我们的时间足够。”

        芝纱织踩着高跟鞋向道场中央走去,“总要给一会登上舞台的选手们一些宽容和时间。”

        咚!咚!咚!

        剑道场外面的庭院里,传来沉闷的脚步声。

        即便在狂风大作的雨天里,也能听得清楚。

        杜荣会长和一众剑道手,以及芝纱织和井上,一群人走到门口,向庭院大门方向望去。

        庭院大门处,站着一个全身沐浴在漆黑中的人。

        打着雨伞,全身裹着一层蓑衣。

        黑色的围巾围住口鼻,背后是鼓鼓囊囊的剑袋。

        整个人站在那里,仿佛从时代小说走出来的流浪剑客。

        雨水顺着雨伞边沿和裤脚,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

        虽然全身有不少的地方沾上了雨水,但是却并没有多少狼狈的样子。

        整个人散发着强大的气势,即便在雨幕中,也能清楚的感受到。

        井上吃惊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平田,脑海里忽然涌出来一个词汇——剑豪。

        平田自然不知道有记者正在被自己的身姿折服。

        他嘴里吐出一口水,擦了擦眼睛部位的雨水,让自己能看清东西。

        话说,这雨还真是大!

        即便打着伞,去二手古着店买了一套所谓的完全防水的“蓑衣”,再加上学姐送给自己的围巾堵住脖颈部位,依旧有雨水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早知道,今天就不来了!

        心里一边埋怨着天气以及杜荣的邀请时间,一边大跨步的向剑道协会走去。

        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道场内。

        芝纱织以及井上还没有看清,就看到一道身影朝着自己这边疾冲而来。

        等反应过来,看到平田已经站在了道场内。

        平田把沾满雨水的伞放下,然后揭开自己脖颈间的围巾,把蓑衣脱了下来,抖了抖头发上的雨水。

        然后冲着目瞪口呆的剑道协会众人说道:“抱歉,路上的天气有些差,所以耽搁了一下时间,我有没有迟到?”

        平田向众人问道。

        “咳咳......”

        杜荣最先反应过来,向平田问道:“目前来说还没有,你是平田三成吧?”

        “是我,那么你就是......杜荣会长了?”

        “我是东京剑道协会的会长杜荣神领,对于平田君的到来,我们已经翘望已久了。”

        杜荣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次如果能和平田君进行剑道交流,获取一些经验,这次的活动也就不虚此行了。”

        平田耸了耸肩膀,不知道对方说的“不虚此行”指的是自己,还是对方。

        “你好,平田桑,我们是《friday》的记者,我叫芝纱织,能简单的采访你一些问题吗?”

        芝纱织踩着高跟鞋走过来,对平田问道。

        “记者?”

        平田意外的看了一眼对方,杜荣这老家伙还请了记者?

        怪不得说话这么客气,原来是有记者在。

        请记者的原因,平田也能猜到几分,无非是让自己出丑,顺便宣传一下对方的剑道协会。

        不过啊,我可是专业打脸的,自然不会让你如意了。

        平田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题外话------

        感谢北极狼皇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