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80年代好日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能同媳妇讲道理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能同媳妇讲道理

        金老太对于这个问题很慎重,还真不能这么傲娇了:“那个给人送东西没法要钱,不过倒是能有个好人缘,这也不用我成天盯着摊子,求我的,都得由着我的空。”

        人老成精,算计的比金芳还精明。劝那是劝不住了。

        向阳看着金芳败下阵来才开口:“奶,金芳心疼您,不想让您下地。您若是非得去,我就得比您起来得早,提前把活都给干了。您就当心疼我,别去地里了,这样我还能多睡会。”

        金老太对着金芳怒吼:“你个倒霉孩子,你折腾向阳做什么。”对姑爷的维护已经到了不辨是非的地步了。

        金芳不吭声,劝不住就换成打人情牌了,这个她懂。不过就是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对她伤害有点大。

        向阳:“奶,不用金芳折腾,我也心疼您。我不想您下地吃苦。您在家里照看着摊子,外面的事情,地里的事情,有我在。”

        好吧,金老太那是真的不下地了,她舍不得折腾姑爷。

        金芳就看着向阳三两句把老太太拿下了,心情别提了,酸酸的。这家庭地位自己算是彻底排在了后面。

        老太太就把自己院子给收拾好了,院子外面自家的菜地收拾的整整齐齐的。

        见天家门口转悠看着摊子。让老太太说,开始享福了。

        金芳算是知道了,向阳一句话,比自己十句话都管用。

        家里东西多金贵,只要向阳带着伴儿回来,老太太不要钱一样,热情的招待人家。

        看的金芳气气的,心里老不舒服了。在孙女姑爷入侵之后,老太太的勤俭持家,艰苦朴素都要丢了。

        另外就是,老太太对金芳同向阳看的可严实了,就怕两人跑一块,鼓捣出来小娃娃。

        说是严防死守也不为过。孙女姑爷的面子这时候不管用。

        金芳知道怎么回事,向阳不知道,还纳闷的问金芳:“我觉得奶对我没有原来好了。”

        金芳装作不知道的岔开话题:“我们家好东西都进你肚子了,你还想怎么样。”

        原谅金芳,饿过来的孩子,心里装着的就这点事。好不好,全在吃上。

        向阳挠挠头:“不是我就觉得不太对味,奶怎么好像不太愿意我同你在一起。咱们没有定亲的时候,奶也没这样。是不是我哪做的不好。”

        金芳冷哼,没定亲以前,那是套狼,定亲以后那是防狼,能一样吗。

        可这话不能说,她是姑娘,要脸的:“我觉得你对我也不太一样了,过去的时候,出门你就惦记着拉小手,现在你就怕我手上拎的东西少了。想的都是钱。”

        这个指控那真是太严重了,向阳:“过去咱们走着出门,现在咱们骑车出门,怎么拉手,那可是有技术难度的,再说了,我带你出去,就得安全送回来。”

        心里说,那时候没成家,出门就哄小姑娘的,现在定亲了,要琢磨的是怎么赚钱养家,成家过日子了,能一样吗?

        看着金芳的脸色,向阳就知道,实话不能实说。

        不拉手,还说的义正言辞,可女人是同你讲道理的生物吗?

        金芳挑眉:“小哥,责任心挺强的吗,不错。”

        话说的挺好的,味听着不对。不过向阳当时那是真的没看明白。

        然后向阳就发现了,同自己对象,就不能嘴硬了,也不能同她讲你说的道理。

        自从这次沟通之后,金芳都不带正眼瞧他的,想要拉小手,那就更不成了。

        认识到错误之后,向阳立刻改正,该认怂就得认怂。

        背着老太太,拉着金芳的手:“那个,是我脑子不好使,谁说骑自行车就不能拉手的,我主要就是在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可思前想后,咱们感情不能耽误了,要稳步发展。安全要兼顾,你以后坐车搂着我的腰。不然奶不放心。”

        金芳:“切。”当我愿意搂着你不成。

        向阳立刻不敢嬉皮笑脸了:“我这不是憋着劲想把老太太的一百块钱聘礼给圆回来吗,不然总觉得自己有点像骗财的。你可是我媳妇,咱们要过一辈子的,我做的不对你就踹我两脚,不能同我生分了。”

        金芳一点没客气,直接就踹过去了,意思就是你不对。向阳吸口冷气,愣是没敢变脸。

        自找的,谁让上次说话不走心,把媳妇给气到了呢。

        老太太就在外面敲门:“向阳呀,奶给你冲糖水了,快出来喝了。”

        向阳抓紧时间同金芳说道:“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你在生气,还踹我,别不搭理我了”

        然后蹭就窜出去了,没办法,老太太就怕两人独处,保准三五分钟就能出现在两人面前。

        向阳这个姑爷都觉得委屈了,老太太对他信任没有那么多。

        金芳被哄高兴了,突然发现自己很肤浅,竟然吃这套。

        向阳变着花的哄着自家老太太高兴,金芳投桃报李,过去向阳家的时候,那也是讨巧卖乖技能全开。把婆婆当成亲妈哄,那就没有相处不好的。

        日子不咸不淡的,挺有滋味。定亲也挺好,作为半有主的姑娘,双方家长都挺好。

        家里人变化最大的就是老太太,人家自动解锁了多元化经营。

        家里老母鸡把小鸡孵化出来的时候,金芳发现自家小摊子,已经多了收废品的这项业务。

        而且老太太神神秘秘的说了,这个更来钱,不比代销点赚的一点不少。

        向阳都佩服老太太,对这老太太竖起大拇指:“奶你可真行。千万别累到,身体最重要。”

        金老太挥挥干瘦的手,都不带搭理这个问题的,意思就是,老太太身体好着呢。甭瞎操心。小买卖折腾的比年轻人都干劲儿足。

        老太太笑眯眯的给老母鸡喂米糠:“这就是咱们家的金鸡。自从抱了这只鸡回来,奶觉得哪哪都是顺的。”

        金芳很无语,日子好了,跟这个母鸡虽然有直接关系,可真不是这样说的。自己难道就没有作用吗,人还能不如鸡?

        可老太太不讲道理,愣是把这个变化,给老母鸡背上了。

        金芳同向阳说,老太太有点神道,说自从家里抱这只老母鸡,日子同坐驴车一样,蹭蹭的好。

        金芳都对着老母鸡让步,向阳更是不敢同老母鸡争功。权当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