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一帘风月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94回

第94回

        丹台山,既是当年的安平王修行之地,景观自然不差。峰峦叠翠,古木参天随处可见,林荫密布。以前他云游时带回的许多奇花异草,已被人连根挖走。

        “那些极品牡丹,梅花品种,还有珊瑚树全被挖走了,一根丝都没留下。”季五骑马紧随车旁,笑道,“每年有人上山查看,发现那些品种的新苗立马挖走……”

        如今,珍稀品种的花卉树木在丹台山绝迹多年了,全被移植到皇宫的后林苑种着。

        目前山上有樱花、桂花、菊花等,哦,普通的红梅、兰草等也各有几株。

        “即便如此,剩下这满山的树在秋天时五彩斑斓,依旧美如仙境。”生怕夫人和小郡主失望,季五补充说。

        “无妨,我以后慢慢种回来。”元昭坐得不安分,一半身子伸出窗外探头探脑。

        “这恐怕不容易。”真是孩子话,季五笑道,“侯爷十岁去了东州学宫,13岁出外游历,费了好多年的心血。”

        从被老北帝逼亲,返回世俗成家生子,一有空就往外跑。到了郡主这一代,哪有侯爷以前那般自由?若得不到那位的旨意,怕是连京城都出不去。

        “不要那么悲观嘛,船到桥头自然直。”元昭没想太多,“既是我爹住过的山,姑父陛下居然肯赐还,真是天大的恩典。”

        想必此山已被人家翻个底朝天,确定没猫腻才还的。不知山里可有秘道?若有,应该被填平了吧?

        “怎么,还给你你不高兴了?”小祖宗真难伺候,姜氏生怕她跳出去,一直拽住衣角不放,“行了,回来坐好。姑娘家家的,成何体统?”

        与充满好奇心的女儿相比,姜氏对季五的话没有丝毫反应。

        回想当初,她与侯爷刚成亲的头几年,他便经常带她来此避暑,那时是丹台山最美的时刻。如今,除了漫山遍野的树和杂草,和普通的山头没什么两样。

        以前的丹台山,青山绿水,丛林繁茂,大小石径纵横交错,一不小心就能迷路。

        如今的丹台山,风景依旧,路却只有一条,绕至山巅。车队缓缓而行,远远地,透过浓密青翠的林梢,一栋雄浑大气的观宇隐约可见。

        元昭再次探出脑袋瞅瞅,四周景色怡人,但正如母亲所言,和普通山头无有不同。

        那栋观宇是丹台山的主建筑,侍卫的营宿之所分别在山脚、半山和观宇附近。等主子们的马车到达观宇的前院门口,侍卫们便在季五的安排下各司其职了。

        此观的建筑风格和侯府差不多,色调深沉,庄严肃穆。元昭跳下马车,一溜烟跑上台阶,来到观宇的牌匾前抬头一看:

        无极观。

        名字不错,元昭径自进入观内。里边雕梁画栋,斗拱交错。四面墙壁看似陈旧,经过先到的那批奴仆的打扫,墙面、栏杆和观内的树木花草皆十分干净。

        爹娘和在侯府时一样,在正殿的东侧、北侧二院居住。元昭独居后院,在门口的高台等到姗姗来迟的爹娘,指着一处仿佛高耸入云的楼阁嚷道:

        “我要住那儿!”

        嚷完,迫不及待地跑,着急上去看看自己选的内室环境。

        啧,定远侯指着跑远的孩子,冲姜氏献宝似的:

        “这孩子像我,有眼光!”

        姜氏嗔他一眼,“你哪次不是这么说?哪个孩子不喜欢登高望远?”

        那上边原是他的书房和寝室,嫡长子在时来过多次,那楼阁早已不属于侯爷。寝室书房依旧在,先是侯爷住过,继而是嫡长子,然后是眼前这位小嫡女。

        侯爷哈哈大笑,道:“证明孩子脾性都像我,长相随你。”

        这倒是,姜氏叹气。

        “叹什么气?”侯爷最见不得她这习惯,“这次带你们娘俩过来,一是让昭儿在此修身养性;二是为了让你喘口气,好好将养身子。说过多少次了?一切有我和孩子,你无需多虑。”

        朱寿也跟来了,待会儿让他替夫人诊一诊脉。

        “我知道,”姜氏感激地瞅他一眼,“我只是担心你和孩子的处境……”

        “没什么好担心的,该来的终会来。”侯爷拍拍她单薄的肩膀,望着欢天喜地冲向楼阁的小屁孩,“年少无忧老来愁,孩子们和我们恰好相反,他们的人生与咱们不同……”

        “但愿如此吧。”姜氏凝望那消失在楼梯口的小身影,眼眶微湿。

        大人的心思,小孩子不懂;就算懂,顶多不以为然,不值得挂在心上。

        此时的元昭兴冲冲地来到那处阁楼一看,噻!寝室隔壁是一间开放式的书房,面朝山林的墙是两扇活动门,往两边拉开,登时视野广阔,便于极目远眺。

        一旦刮风下雨,直接把门拉好就行。有门槛,不怕雨水洒进来。

        即便是今日这种炎热天气,她走出书室外边的平台迎风而站。远近的林木苍翠尽收眼底,仿佛站在山顶之巅,格外清爽,还稍微有点凉。

        似乎有一点点了解,阿爹年轻时为何想修仙了。站在此处,颇有随风而去、羽化成仙的欲.望。

        一时兴起,她跃上阁楼的屋顶,攀柱而上,成功地将自己倒挂在高高的飞檐翘角上,充当晃动的钟摆,声音回荡在山间:

        “阿爹,阿娘,我也要修仙!”

        正在观内一边闲逛,一边回顾过去的悠闲的侯爷夫妇闻声抬头:

        “……”

        姜氏一个踉跄,幸被身边人扶住。她捂住狂跳的心口,已无闲情回忆过去:

        “看你都教了她什么?我迟早被她吓死,你赶紧去教她怎么做个人吧。我不行了,得回院里静一静。”

        “……”等夫人走远,一脸无语的侯爷挥手,“去,把她给我拎下来。”

        再一次印证,父母当年绝对是被他气死的。

        随着嗒嗒嗒的一阵脚步声,两列护卫整齐划一的从他身边跑过,直奔阁楼的方向。

        热闹的避暑方式,由此刻开始……

        丹台山的早上,林间浓雾弥漫,恍如仙境。

        住在阁楼的元昭早早就醒了,趴在书室外间的平台边沿,不安分地四处张望。昨日挨了阿爹一顿板子和训斥,今儿不敢再走捷径往下跳了,怕吓着母亲。

        在婢女的千呼万唤之下,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洗漱,换好练功服到楼下的庭院练功。

        一个时辰后,重换一身衣裳去给父母请安,吃着早点,听着父母的训示。等回到自己的院子,在玳瑁姑姑等人的监督之下,她乖巧如淑女,打开八门图玩游戏。

        可是,这图她已经玩了至少9999次了。不玩出点新意,对不起她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