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大国风华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六章 人有点惨

第七百零六章 人有点惨

        由于就在郑建国身边的原因,安迪知道保护伞集团里面只有生物公司在那边开展了业务,好像是制药和什么研究中心,心中这么想着却没乱说。

        因为安迪的身份是安全助理,从工作职责上面来说,并不应该知道这些才对。

        只是,先前这人打通电话后语气亲切,安迪就感觉这应该不是外人:“能问下您是哪位吗?”

        “哦,我是他爹。”

        电话里的声音传来,安迪顿时就蒙了,他是学了不少中文,先前对话也是用中文和对方沟通的,不想就在沾沾自喜以为学的不错了时,一个爹字让他再次有了还需要继续学的感悟。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随着这句安迪有些蒙的话后,话筒里传来了个熟悉的电话忙音,对方不知是挂了还是掉线了。

        这个——

        有些蒙的安迪将电话挂上,看了眼窗外的郑建国后推开车门下了车:“boss,电话又挂上了,听声音好像是共和国内来的。”

        “你没问他是谁?”

        郑建国瞥了眼安迪,于是他就在接下来听到了个地道的善县话,安迪回忆着听到的声音重复道:“我是他爹,boss,这是我在问对方的身份后听到的。”

        下意识的看了眼手腕上的表,郑建国就发现已经9点23了,算上13个小时的时差,这个时候国内应该是晚上23点23,这个时间还没休息,老爹打电话来做什么?

        郑建国看向了安迪:“爹是爸爸的简称,他还说什么了?”

        安迪飞快开口道:“他还说,问我认识不认识善县的冯亮,说这个人是我们公司的经理,在善县的。”

        “那不是保护伞公司的。”

        郑建国拉开车门上了车,安迪脑海里闪过关于建国公司的传闻跟着上了副驾驶,便见郑建国从后面递出了个通讯录:“打上面这个号。”

        “好的。”

        接过电话本瞅着爸爸两个字后面几组号码,安迪摸起电话开始拨打,不过直到泰勒带着卡米尔和乔安娜出现,这几组号码没个打通的。

        有些担心老爹情况的郑建国有些急了:“你记得回去后尽快把这个电话换成来电显示。”

        “出什么事儿了吗?”

        敏锐的捕捉到郑建国语气里的焦躁,乔安娜问了句后将旁边的卡米尔注意力也扯了过来,只是没等她开口身边的泰勒开口说道:“郑,你有事情可以去处理的,让他们带我们转转也可以。”

        “没事儿,上车吧。”

        冲着博尔特点了下头,郑建国上了副驾驶的位置,把后面留给了母女三人,安迪到了驾驶位后发动车子向前开去,卡米尔声音传来:“今天郑园没有放假?”

        “应该是付了加班费的?”

        乔安娜跟着卡米尔回答了,郑建国侧过头后瞅着两人道:“是的,现在是土方施工,为了开春施工做准备。”

        “是像那个明轩从共和国内请人来修建?”

        泰勒突然开口问了,郑建国点了下头道:“是的,他们现在正在办手续,等到春天就会过来。”

        郑园的施工邀请虽然才批了没多久,可作为施工方的苏城古典园林建筑公司早就做好了准备,接到批复后当即马不停蹄的就开始报关手续,构件什么的这会儿已经装船发运。

        当然,郑建国知道之所以会如此快速,也是因为那高达八位数的工程款,还是美元。

        只是这就不用给泰勒说了,郑建国还没转过头便听电话铃声响起,考虑到这可能是老爹打来的,他也就飞快接了起来:“喂?”

        “建国,是我,我先前去看何成了。”

        话筒里的郝汉声音有些哑着嗓子传来,郑建国也就醒悟过来先前自己想差了,飞快开口道:“人怎么样了?”

        “人有点惨,肋骨断了三根,左胳膊也断了,不过人没事儿。”

        郝汉的声音虽然有些哑着,语气里却透着股轻松,郑建国都听的皱起了眉头时,不说他上辈子的记忆了,这辈子在急诊室也见过不少肋骨断了胳膊折的,没谁会说这种情况叫没事儿。

        当然,郑建国脑海里飘过这个念头时,便醒悟到郝汉这货可是上过战场的,估计按照他的标准得是那种缺胳膊少腿的才叫有事儿:“人没事儿就行,那里面的情况我也能想象,不过这个事情现在不方便处理,你找下何成的家人办理下保外就医——”

        “他没家人了,前段时间他家在的村子遭遇了泥石流——”

        话筒里郝汉语气中的轻松瞬间消失,比之先前多了些平静的莫名味道:“上次我去探视的时候他还在说,如果没被关起来吃八大两,就保不准会不会一起倒霉。”

        咕咚咽了下唾沫,郑建国再次想起先前还以为这货晚上去哪潇洒的念头,也就开口道:“胳膊折了肋骨也断了,那你找个手脚麻利的去帮着搭把手,让他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安心养伤接受改造。”

        “好嘞,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郝汉语气中的轻松再次回归,不过没等郑建国开口说话,接着自顾自的说了起来:“那个,哥哥有个事儿想求你——”

        “——”

        似曾相识的声音传来,郑建国拿开电话后确认了下,才接着放到耳边听起来,只是这么个动作就耽搁了郝汉的半句话没听到:“——这是我想拜托你的地方,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找了你,她对自己很有信心——”

        “佘正在你旁边吗?”

        郑建国突然开口打断对方的话,郝汉声音一愣开口道:“她没在,这次她感觉考的很不错,不过我能看出她的心事,我听说美利坚那边也有每个学期千多两千美元的学校,你能——”

        “郝大哥。”

        心说大哥你可是真枪实弹冲过猴子阵地的爷们,郑建国是接着开口道:“我问她在不在,就是想给你说这个事儿,我想对你说,你把她送出来了,那就差不多是煮熟的鸭子飞了。”

        “建国,你能这么说,也是没拿哥哥当外人。”

        郝汉的声音依旧,语气都没什么变化:“我也给她说你打算让她去齐省航空公司上班,只是她想要出留学,说是留学回来再去齐省航空会更好。”

        “这女人还真是想的美——”

        郑建国心中涌起对佘正的不满,郝汉这话透露出来的意思,便暗示出国上学是为了好在公司里上班,以便为了公司的利益发挥最大价值。

        然而郑建国是谁,佘正这话明显是在给她自己留好了后路,出来学习不说找工作也不说,即便混不好学不好也能回去在齐省航空上班,这个算盘也是打的响当当。

        不过,郝汉前面才说了求自己的话,一天之内两兄弟一个为了女人一个为了兄弟都开了口,郑建国能做的也不多:“那行,你让人帮她办护照吧,我这边联系个学校给她发邀请,不过费用你自己解决。”

        “那是那是,谢谢你了,建国,哥哥一定会给你看好这个摊子——”

        如果说先前郝汉的语气只是轻松的话,这回直接变成了欢快:“对了,郭怀怀说他手上有批多人贴条的古董要按无主之物没收,如果你有想法的话,我去弄几个条子让他贴上——”

        贴条子,是将之前不可描述没收的财产财务返还后剩下的部分,由于原来持有者大多早已去世,就让家人或者是后人前来辨认。

        如果感觉是自家的,就可以将自己名字和联系方式贴上去,随后管理人员便会对这些贴了条子的东西进行验证。

        至于验证办法也很简单,如果一件物品上只贴了一张条子,那么就说明这件东西不是其他人的,就会发还给这家人。

        而郝汉说的贴了很多条子的,则就证明这是有争议的东西,或者是多家都有这个东西,那么处理办法就是谁也不给,直接没收进入国库。

        郑建国知道这是郝汉在表示亲近,不过以他现今的身份地位和财富来说,这些就属于歪门邪道了。

        当然,郑建国更知道郝汉之所以会出这么个馊主意,还是因为随着他让朱景宏在国内文物商店和友谊宾馆买买买,再加上不少进入内地的外商跟着买,直接把古玩市场带的热了不少。

        不过,即便是贵了点,郑建国也不会接受这个建议:“这个就算了,让郭怀怀盯着那批东西,办理完入库后再让朱景宏去找人看看能买下来不。”

        “哦,建国——”

        发现郑建国没接受自己的建议,郝汉也没多想的开口道:“说起朱师傅我这边有个事儿,他前段时间从这里提了100万去买了套假的编钟——”

        “嗯,那不是假——”

        才想纠正对方话里的错误,郑建国说了半句猛然醒悟过来仿照的可不就是假的,于是顿下开口道:“这个我知道,那套编钟是国宝文物,这个钱是复制的费用,这也就是文物所那边缺钱罢了,否则这种级别的文物,你看都得买票去看,哪里还会给你复制一套?”

        “行,既然你知道就行,我还以为朱师傅被骗了。”

        郝汉的声音里没什么变化,郑建国不禁扯了下嘴后没纠正他的认知,朱景宏这个人并不是那种一朝得势便张扬跋扈的性子,他自打成了建国公司在紫禁城文化艺术公司的代表,就借着和故宫博物院打交道的机会邀请了不少大佬成为公司顾问,甚至在他本人擅长的领域瓷器方面也找了俩顾问进来,要说这么个专家团队面前都能造假,那就是在扯淡了。

        不过说这话的是个文盲,郑建国也就没稀得搭理他,而是飞快说起了自己找他的事儿:“先前俺爹给我来电话,我没接到电话就挂了,你让人尽快去找他,确认后给我回个电话,或者让他给我打也行。”

        “啊,好,没问题!我办事你放心!”

        郝汉爽快的应下了这个活时,郑建国是不禁怀疑这家伙到底靠不靠谱,不过又想起他毕竟经历过完整的军旅生涯,应该不是那种嘴上跑火车的人才对。

        一通电话打完,郑建国放下电话后才醒悟过来还有个事儿没说,于是摸出口袋里巴掌大的口取纸,将要帮佘正办理留学手续的事儿记上,交给了旁边的安迪:“记得给大约翰。”

        “好的。”

        大约翰不在的时候,安迪就成了郑建国的临时的生活助理,这种记事儿转达什么的次数一多,大约翰也就认可了他的这个临时工身份。

        临时处理完没接到老爹电话的事儿,郑建国也就把这个事儿给扔到了脑后,接下来带着卡米尔和乔安娜到了纽顿镇,在保护伞建设总经理亚力克的陪伴下转起大工地的郑园时,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善县建设公司里面,一阵急促铃声打断了狗喝水的动静:“铃铃铃——”

        “曰,谁特么深更半夜来电话!!!”

        正抱着褚林玉使劲的冯亮一声骂过,望着门外隐约的电话铃声迟疑起来,感觉是不是嗨皮过再去接的时候,不想底下的褚林玉一推他道:“还不赶快去接,这个时间来的电话,肯定是有急事的。”

        “哦,好吧!”

        看着要耕的地都跑了,冯亮也只得匆匆套上裤子和外套,他之所以没回家而是带着褚林玉回来打夯,主要原因是这里有冬暖夏凉的空调,家里虽然也有暖气了,可是由于只是暖气片而不是地暖,效果并不怎么样。

        “你这个扣子还扣个屁,不赶紧裹着去接了电话。”

        眼瞅着冯亮还要给羽绒服里的内扣扣上,褚林玉飞快踢了他一脚后跟着摸过羽绒服套上,便跟着冯亮出了休息室的门到了外边,却不想零下的温度直接将她冻的打了个哆嗦。

        几步到了办公桌前,冯亮已经撩起旁边的电话线,把电话都拎了起来后接过道:“喂,你好,你找谁?”

        旁边,褚林玉飞快竖起耳朵跟着进了休息室,就在转身关门的时候便听冯亮声音陡然一变:“啊,郝大哥,你说,我,我今天没事儿,不是,那个谁,菲欧娜,保护伞公司的菲欧娜来了,她现在正在县委招待所里,我怕她临时有事儿召唤,就住在了公司里面。”